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六四章 忽悠小悠

第五百六四章 忽悠小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真想吃这个野菜馅饺子?想吃成这样了?可她那几个厨子做的饺子她吃过不只一回,跟小悠比,那味道只好不差,她想干什么?

    李桐虽然困惑,却不敢耽误,急忙让人吩咐了小悠,想了想,又吩咐绿梅跟过去,给小悠帮忙打个下手什么的。

    小悠和绿梅把这会儿想得到要用的东西装了两大提盒,刚要提着走,李桐又打发人过来,吩咐她俩不要带任何东西,人过去就行了,这是宫里的规矩。

    小悠和绿梅把提盒一放,急急忙忙往外冲,还没到二门,文二爷气喘吁吁从后面追上来,看到她们赶紧招手,“等等!”

    文二爷一头冲到两人面前,一手扶着腰,一只手冲两人竖起一根指头,喘着粗气,“就……一句话,听……我先,喘口气。好了,听着,到了长公主那里,别的都无所谓,拿长公主当你家大姑娘侍候就行,只一样,要是看到从前见过的人,不管是谁,只装从来没见过,听到没有?”

    “这不是一句话。”小悠嘀咕了一句,她本来就够紧张的了,听了文二爷这番话,她更紧张了。

    “记下了,二爷放心。”绿梅心里微微一动,赶紧答应一句,文二爷捋着最近好象多了几根的胡须,赞赏的看着绿梅,“你这个聪明丫头,到时候做菜做饭这事归她,别的,你多留心,多提点。”

    “是,多听多看少说话。”绿梅笑应了一句。

    “错了,你们进宫,一定要少听少看不说话!”文二爷郑重交待,她们两个都是奴婢,身份卑贱命也贱,可不能有错。

    绿梅和小悠答应了,被文二爷这一大桶凉水浇的没了兴奋,连紧张好象也没那么紧张了。

    大乔赶车,他是往宝箓宫去惯了的,赶着车径直到了宝箓宫门口,放好脚踏,看着两人下了车,低低交待道:“我就在那边等着,你们一出来我就能看到,放心,别怕。”

    两人谢了,转身往里进,小悠这是人生头一回进皇宫,要说不紧张怎么可能,紧张拿捏的走路都别扭起来。

    绿梅跟着李桐来过一两回,见小悠太紧张了,伸手拉着她,低低介绍道:“进了前面的圆门,就是长公主住的地方了,墙那边是宝箓宫的正殿啊什么的,不过现在听说已经没有人了。”

    小悠顺着绿梅的指点前看看,再左看右看,她本来就是个心大的,顿时就没那么紧张了,一放松就想起了文二爷的话,“嘘,二爷说了,少听少看别说话!”

    绿梅差点想翻白眼,她还不是看她太紧张,说几句话好让她分散分散。

    几句话间,两人就到了圆圆的院门前,正犹豫是直接进去,还是报个名什么的,绿云从西厢廊下微微探身,冲两人招手,示意两人进来。

    绿梅拉着小悠进了院门,低到不能再低的介绍道:“那是长公主身边的大丫头,叫绿云。”

    绿云站在廊下等两人走近了,微微欠了欠身,“有劳两位了,这边吧。”

    绿梅和小悠都是机灵人,抢在绿云前头深曲膝见了礼,站起来,低眉垂首,规矩无比的跟在绿云身后,往安置在最后一排的厨房进去。

    福安长公主坐在西厢炕上,透过新糊的银红纱,看着绿梅和小悠过去,抿了几口茶,吩咐女侍,“你去一趟延庆宫,问问五哥儿用过饭没有,要是没有,跟他说,我这儿请了李家的厨娘过来做野菜馅饺子,问他要不要过来吃点。”

    女侍答应了,垂手退出。

    没多大会儿,五皇子就跟着女侍进了西厢,卫凤娘将他送到院门口,一步没敢往里进,遛遛哒哒退到宝箓宫门口,转了半圈,一眼溜见正在刷马收拾车子的大乔,晃过去,和大乔聊起天来。

    福安长公主那处厨房可比她住的西厢宽敞多得多了,连院子里的青砖地都洗的纤尘不染,厨房里一应俱全,五六样野菜只留了最嫩的菜心,都已经洗好了,小悠和绿梅净了好几遍手,赶紧动手剁馅调馅和面包饺子。

    几个御厨微微欠身站在旁边,看的十分专心,可一眼没漏的看到最后,也没看出半点与众不同的地方,看样子是调馅时的配伍有讲究,几个御厨期艾了半天才张开口,求小悠能不能留点生馅料,让他们看看能不能包出一样味儿的饺子来。

    小悠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还用求?这么多馅,小悠是个大方的,顺手就拨了一大碗。

    小悠走后,几个御厨忙了大半夜,总算包出来的饺子和小悠包的相比,任谁也吃不出分别了,可第二天包了野菜饺子呈上去,长公主尝了一口就感慨:还是桐桐家的野菜饺子好吃。

    素饺子包的快蒸的也快,小悠和绿梅托着刚刚出笼的饺子,送到西厢,两人谨记文二爷的吩咐,少看少听,一路上目不斜视,进了西厢眼睛只盯着桌子。

    “绿梅姐姐,小悠姐姐。”五皇子认出两人,愉快的打招呼。

    绿梅还好,进门时目光一扫已经溜见五皇子了,小悠却是实实诚诚的目不斜视,被五皇子这一声小悠姐姐,吓的手一抖,差点把蘸料洒出来。

    福安长公主瞄着小悠,笑的往后倒在椅子里,“这是谁把你吓成这样了?桐姐儿不会做这样的事,一定是文涛那厮,文涛跟你怎么说的?”

    绿梅刚要张口,福安长公主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小悠,“我问的是她。”

    “文涛是谁?”小悠被五皇子一句小悠姐姐叫的还没晕过来,又被长公主一通笑,已经懞的四六不分。

    长公主哈哈大笑,指着绿梅,“那你知不知道文涛是谁?”

    “就是文二爷!”绿梅赶紧捅了捅小悠。

    “二爷说,少听少看不说话。”小悠赶紧答话。

    “还有呢?”长公主笑眯眯又问道。

    “还有……要是看到从前见过的人,就装从来没见过,不管是谁。”小悠渐渐回过神,下意识的扫了眼五皇子,五皇子正大睁着双眼,眼神亮闪的看看绿梅和小悠,再看看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