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六三章 就要吃饺子

第五百六三章 就要吃饺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爹好好儿的,你坐,阿爹有话问你。”高使司示意高子宜没事,高子宜坐到高使司旁边,不放心的看着父亲。

    “今天五爷去了?”高使司声音轻缓。

    “嗯,跟宁七爷一起去的。”高子宜好象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说说。”高使司往后靠进椅子里,眼睛似闭非闭,显的十分疲惫的吩咐高子宜。

    “是,宁七爷没说明五爷的身份,只说这是五少爷,不过,好象也没打算怎么瞒,我看着,大家都看出来五少爷是谁了,除了周六那厮,那厮蠢的真叫天怨人怒。”高子宜想到直到五爷走了,大家都散了,他也没意识到五少爷是谁,更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想想都想笑,蠢成他那样,也真是夺天地之造化了。

    “五爷长相气度都极好,让人一看就不敢小瞧,虽然不脱稚气,却极其聪慧。五爷先是问了陈安邦,说看了他的策论,有几处不懂,都是实务,后来又夸刘义庆的策论写得好,只是刘义庆策论里说的是盐法,盐法他不懂,五爷还说了句,原话是……”

    高子宜想了想,几乎一字不差的,甚至学着五皇子的语调重复道:“五爷说:阿娘说进士都是学识渊博、见多识广的才子,一甲更是天下少有的英才能士。”

    “真是这么说的?”高使司一下子睁开眼,直视着儿子问道。

    “就是这么说的,一字不差,这句话说的太好了,儿子记的清清楚楚。”高子宜道。

    高使司轻轻抽了口凉气,呆了片刻,才挥手示意儿子,“接着说。”

    “是。后来五爷又问了几个这一科的进士,问的都是各人策论里的实务,五爷说,一甲和二甲的策论,他都看过好几遍,三甲也看了,不过才看了两遍,不懂的地方很多,说请大家以后多多指点他。”

    高使司长长叹了口气。

    “看样子,季大郎早就知道五爷要去,大约吕大和李信也知道,五爷从进了大厅,一直到走,吕大和李信陪在左右,寸步不离。阿爹,”高子宜看着父亲,声音低下去,“儿子瞧着五爷,和太子,还有从前大爷,真是天悬地隔,就连晋王爷,也差得远,说是望尘莫及都不为过,阿爹?”

    高子宜最后一句阿爹,意味无限。

    “唉!”高使司又是一声长叹,半晌,才低低道:“小五啊,阿爹也不瞒你,阿爹现在,悔不当初!”

    高使司一下下拍着椅子扶手,痛心不已,这会儿他才确认,他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高子宜有些怔忡的看着父亲,高使司呆了好一会儿,才接着道:“你几个哥哥,资质都一般,你们兄弟中,只有你,我是寄了厚望的,从前,我一直觉得你还小,有什么事还不能跟你商量……”

    高使司的话又停了,半晌才失笑道:“阿爹一向自负,今天才知道,我不如人的地方太多,你看看,宁远跟你差不多年纪,小小年纪,已经能独自到京城,挑起替五爷争大位这样的泼天大事,我却连跟你说几件事,都觉得你还小!”

    “阿爹?”高使司一反常态的感慨自责,让高子宜隐隐生出种恐惧的感觉,阿爹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小五啊,阿爹错了,当初不该投靠太子,阿爹眼拙,那时候以为这皇位不过是在大爷和四爷之间争个输赢,和大爷相比,四爷总好一些,到现在,阿爹才看明白,这皇位四位皇子人人可得,可最不可能坐到那张椅子上的,第一是大爷,第二,就是太子,太子如今岌岌可危却不自知,阿爹自知岌岌可危,却已经无可奈何了。”

    高使司说完,连声长叹。

    “阿爹怎么这么说?如今太子只是太子,阿爹只要……”高子宜这回是真恐惧了。

    “阿爹站到太子这条船上,人人都知道,太子危难,阿爹弃而去之,小五啊,这就是贰臣,史书上都要记一笔的,阿爹要是成了贰臣,整个高家,不知道多少代人被人鄙视,抬不起头,事已至此,阿爹就算知道错了,也只能咬牙走到底。”

    高使司抬手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间流下来。

    “阿爹!”高子宜扑通一声跪在高使司面前,又急又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起来。”高使司抬起手,抹了把脸,示意高子宜,“起来,小五啊,你听着,以后,高家就要靠你撑着了,你要坚韧,不管多难,都要撑住。”

    “阿爹。”高子宜满心惶恐。

    “别怕。”高使司看着惶恐不安的儿子,又叹了口气,若论教养儿女,他远远不及定北侯。“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儿,阿爹把话说的重了,别太担心,这事,阿爹再好好想想,还是能想出办法的,别担心。”

    “是。”听父亲这么说,高子宜顿时心安了不少,“阿爹,那我……我该怎么做?”

    “你也想想。”高使司沉默片刻,温声道:“这个家,早晚要从阿爹手里,交到你手里,从前是阿爹考虑不周,总以为你还小,唉,这些大事,阿爹早就应该多和你说说,太子蠢不可及,又傲慢自大,脾气暴烈,他这个太子,现在看来,只怕当不了多久了,阿爹该怎么办?你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尽可能保全你,保全咱们高家,你也想想,好好想想,想到什么,就过来跟我说,这间书房,你随时可以来,书房里的东西,你尽量多看看。”

    高使司不停的说,高子宜不停的点头,高使司又絮絮叨叨交待了些琐事,才吩咐高子宜回去歇下,高子宜回到自己院里,头一回,心事重的辗转反侧了大半夜,才睡着。

    …………

    李桐刚回到家里,福安长公主就从宝箓宫打发人过来,说是想吃李桐上回说的野菜馅饺子,跟李桐借会做野菜馅饺子的那个厨娘,现在立刻过去,给她做顿饺子吃。

    李桐呆了好几个眨眼的功夫,才想起来这个野菜馅饺子,只能是去年带五皇子去津河码头的船上吃的那个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