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六一章 祸水东引

第五百六一章 祸水东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房内,曲大奶奶斜着咿咿呀呀的孩子,春妍惊恐的看着曲大奶奶,她想干什么?

    曲大奶奶伸出手,长长的指甲在孩子脸上按了按,往下滑到孩子脖子上,两根手指张开,卡着孩子的脖子试了试。春妍吓的一颗心高高提起。

    曲大奶奶不知道想到什么,卡在孩子脖子上的手突然弹起,好象恼了,一巴掌打在孩子脸上,孩子顿时大哭起来。

    顾姨娘听到哭声,摘心一般,一头扑到上房门口,咚咚磕头,“求大奶奶!求您,孩子无辜,求您,那是爷的孩子,是姜家孩子,大奶奶……”

    曲大奶奶听着身边孩子的哭声,和门外顾姨娘的凄厉哀求,惬意的叹了口气,吩咐春妍,“干站着干什么?没眼力的蠢货,给我沏杯茶!”

    春妍沏茶的手都在抖,曲大奶奶就着门里门外的哭声喝着茶,孩子哭声略低,曲大奶奶就扬手再打一巴掌,顾姨娘磕头磕的额角渗血,听到儿子的哭声又高起来,嗓子都有些哑了,再也忍不住,崩溃哭道:“……求大奶奶饶命,银子真没在我这里,都被大娘子和二娘子抄走了,都抄走了,还有夫人,都是她们拿去了,顾家也没拿,大奶奶去顾家看看,大奶奶去打听打听,顾家真拿了银子,还能穷成那样,大奶奶求您明鉴,都是夫人拿走了,不过把这黑锅扣我头上,求大奶奶明鉴……”

    曲大奶奶僵住了,呆了一会儿,斜着春妍问道:“你是李氏那个贱人的陪嫁丫头,你说说,嫁妆哪儿去了?”

    “回大奶奶,婢子就是个婢子,婢子真不知道。”春妍吓的腿肚都在转筋,怎么扯她头上了?

    “把这只小畜生扔给她,让她滚!”曲大奶奶想了好大一会儿,突然吩咐道。

    春妍急忙抱起哭的已经没力气的孩子,几步奔出上房,一把塞到顾姨娘手里,示意她快走。

    顾姨娘紧紧抱着孩子,惊恐的往后院奔。

    “叫王嫂子来。”曲大奶奶在春妍背后吩咐,春妍答应一声,出了门,亲自去叫人。

    王嫂子急匆匆进来,一眼看到曲大奶奶那张阴沉沉的脸,立刻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连磕头都磕的格外恭敬。

    “先头李氏五六十万嫁妆,都被顾家抢去了,那顾家现在怎么样?是不是阔起来了?”曲大奶奶盯着王嫂子看了好一会儿,才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王嫂子一愣,“好象没怎么阔起来。”

    “五六十万一笔横财,还没阔起来?这顾家手笔也太大了吧?”曲大奶奶干脆连皮也不笑了。

    “也是……大奶奶不知道顾家的事,顾家两位爷,顾家老爷和顾家大爷,这顾家就是从这两位爷手上败落下来的,先头大奶奶的嫁妆,是这两位爷抢去了,这两位爷拿了银子,可不会往家里拿,这两位爷的银子,全贴给满街的流莺暗娼了。”

    见曲大奶奶皱起眉头,脸上的怒气却没增加,王嫂子忖度着接着往下说,“从前顾家还阔着的时候,这两位爷捧红伎那银子真是海了去了,后来银子少了,捧不起红伎,就一路往下,这十来年,只能钻私窠子了,大奶奶想想,就这样的货,有多少银子都是过过手,都过不了几天。”

    “银子过手,那那些衣服首饰呢?也拿去给私窠暗娼了?”曲大奶奶不自在了,这银子要真是这么花没了,可真没法再要回来,最好被人藏在哪儿,一文没动,就等她找到起出来,大发一笔横财。

    “大奶奶不知道,”王嫂子飞快的转着心思,大奶奶这是什么意思?她到底想往哪儿问?“先头大奶奶衣服都是最好的料子最好的工,首饰全是实心儿赤金的,没一样不好的东西,那衣服有估衣铺,赤金不用说了,随便往哪家银庄当铺一进,就是银子,这容易……”

    “顾贱人说,李氏的嫁妆,她背了墨锅,其实都被夫人收走了。”曲大奶奶听王嫂子一路跑偏,忍不住了。

    “啊?”王嫂子呆了,片刻,猛一拍巴掌,“唉哟怪不得!我就说!”

    “你就说什么?”曲大奶奶紧盯问道。

    “夫人是咱们府上的老祖宗,婢子哪敢往那上头想,想一想都该打嘴!”王嫂子轻轻拍了下自己的嘴。

    “说!”曲大奶奶一个说字带着杀气。

    “是。”王嫂子微微个机灵,不敢再废话,“婢子当初也觉得奇怪,前后几回抢嫁妆,夫人装聋作哑,到现在,都是只当这事没发生过,大奶奶想想,自己家银子被人家抢走几十万,有几个能沉得下气,只当没有这事的?何况,咱们府上又不宽裕,夫人又是出了名的……”

    王嫂子干笑几声,伸手指捻了捻,“最爱这个,从前咱们府上还阔绰的时候,夫人当家,听说……”

    王嫂子左右看了看,“不知道往自己嫁妆里搂了多少银子呢!搂了那么些银子,夫人自己的嫁妆又厚得很,谁也不知道她有多少银子,可咱们府上最难的时候,这宅子都快没有了,就那样,夫人还是一文不出,这份定性真是……啧。”

    王嫂子啧啧几声,“这么爱财的人,偏看着人家抢了自家几十万银子一声不吭,大奶奶是不是也觉得奇怪?”

    “嗯!”曲大奶奶慢慢嗯了一起,眼睛微微眯起。

    “还有件事,大奶奶不说我都忘了,当初给了顾家几十万银子,隔天顾家就来闹,说给的银票子是假的,当时没人信,现在想想……”王嫂子越想越觉得银子被陈夫人拿走了才是真正的真相。

    “这事之前……唉哟哟!”王嫂子一连拍了两三个巴掌,“我又想起来了,李大奶奶刚病倒的时候,夫人就让人封了李大奶奶的嫁妆库房,因为封不封库房的,李大奶奶的陪房还差点跟咱们府上打起来!唉哟哟!真真是!再往前头想,唉哟我的大奶奶,当初,前头大奶奶那病……那哪是病?那是生生被大娘子和二娘子害的,阿弥陀佛!真真是……阿弥陀佛!”

    王嫂子越想越黑暗,生生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