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五四章 应早到晚

第五百五四章 应早到晚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娘啊?阿娘听戏呢!”曲大奶奶甩了甩帕子,“这事用不着阿娘,我已经让人告诉你们大哥了,走吧,咱们回到府里,你们大哥也该到了。”曲大奶奶甩着帕子转身上车。

    “我和姐姐的车呢?我不跟她坐一辆车!”姜宁见只拉来了曲大奶奶一辆车,不干了,旁边的婆子立刻吩咐把车拉来,片刻,粗使婆子拉来陈夫人和姜婉、姜宁同坐而来的那辆车,姜婉和姜宁上了车,绥宁伯府一共过来了两辆车,全走了。

    送走车子,两个管事婆子同时舒了口气,转身往回走,进了月洞门,一个婆子拉了拉另一个婆子,低低问道:“出什么事了?”

    “姜家那位二娘子,在芳菲阁把解二娘子打了,打的半边脸都僵起来了。”这事用不着瞒。

    “啊?!”问话的婆子听的目瞪口呆,好半天才透过口气,“这真是……”

    两个人一起叹着气,低低议论着进去了。

    …………

    姜焕璋原本是要早点到季府的,可因为叫顾姨娘这事耽误了时间,到季府时,已经不算早了。

    姜焕璋进了大门,就被早就等着的小厮引着,直奔季天官的书房。

    季天官一身家常衣服,没戴幞头,脸色不怎么好。

    姜焕璋进屋见礼,季天官有几分厌恶的示意,“坐吧,不用这些虚礼,我让你早一点来,是有事交待你,算了,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必定有不得已的事。”

    季天官抬手止住姜焕璋的解释,姜焕璋咽下解释,垂头答了句是,来晚了这事,确实是他的不是,以前种种,也确实是他狂妄托大了,季天官的恼怒,他能理解。

    “今天文会,五爷要来。”季天官直入正题,他和他除了不得不说的正事,无话可说。

    “五爷?那王爷呢?”姜焕璋敏感的问道。

    “咱们从前议过,王爷先以踏实做事办差为主,润物无声,不可张扬结交文人士子,你又唆怂着王爷结交这个,结交那个了?”季天官恼了。

    “下官不敢,从来没有过。”大相国寺之后,姜焕璋已经清醒不少,急忙站起来拱手陪罪,“只是听天官说五爷要来,想着五爷来,也许会请王爷陪着。”

    “请王爷陪着?五爷宫里有阿娘,宫外有舅舅,请王爷陪着从何说起?你的想法,常常让人匪夷所思。”季天官极不客气,他和他,犯不着客气。

    “是。”姜焕璋垂头认错,季天官意外的看着姜焕璋,好一会儿没说话,他好象换了一个人。

    “王爷的策略的,我刚刚又细细想了一遍,只能如此,五爷身后有宁家,必定不会坐以待毙,他要出手,那最好不过,太子最忌讳的就是身为嫡子的五爷,让他们两败俱伤最好。”季天官声调放缓了,姜焕璋不敢再多说,垂头答了个是字。

    “一会儿五爷来了,你多陪着说几句话,看看五爷的禀性脾气,灵性如何,知已知彼最重要,你现在……”季天官上下打量着姜焕璋,“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机缘,总算有点年青人谦虚的样子了,这样很好,对五爷一定要恭敬,讨好他,走的越近,机会越多。”

    “是,天官放心。”姜焕璋态度谦恭如一,季天官心情好了很多,嗯了一声,“赶紧过去吧,人都到的差不多了。还有。”

    眼看姜焕璋将要跨出门槛,季天官突然叫住他,又交待了句,“见着李信,一定要好言相对,哪怕他口出恶言,你也要……最好忍一忍,不是大事。”

    “天官放心,和李家的事,是我对不起李家,退避忍让是份内之事。”虽然认定是李桐设计了他,把曲氏硬生生塞进姜家,可这会儿,他知道说出来也没用,没人用相信李桐那个十几岁的身体里,塞的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虔婆!

    “嗯!”季天官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确实和从前大不一样,这样极好,去吧。”

    姜焕璋从季天官书房出来,跟着小厮,一路逶迤进了后园一处极其宽敞的厅堂时,厅堂里已经极其热闹。

    看到厅堂,小厮垂手退下,姜焕璋放慢脚步,仔细打量着厅堂内。

    厅堂内外几十个人分成几团,多数在轻声谈笑,或是提笔写画,厅堂正中,人最多的一团中,周六居中,正揪着高子宜不依不饶,“……我和小七胡说还说得过去,你也跟着胡说,不行!谁饶了我不管,我是不能饶你,你说怎么办?要不你也念一遍三年不成?你还不如我,我还能中个鼓吏,我看你连弓都拉不开!”

    高子宜一边和周六扑打挣扎,一边和周六打着嘴仗,“我又不是学文不成,我可是中了进士的!别跟我提最后一名,最后一名怎么了?那也是进士出身!”

    “你这叫最后一名进士出身!”周六不客气的接话道,“以后你那墓志铭上进士出身后头得附四个字:最后一名。”

    众人哄笑,高子宜一来气量不算小,二来也是被周六见了面就最后一名的取笑,早就习以为常了,众人笑,他也跟着笑,“你松开!看看你这成什么样子?跟个杀猪匠一样……”

    话没说完,高子宜就觉出不对,周六一时没反应过来,季疏影噗一声先笑了,吕炎笑的声调都变了,李信也笑的喘不过气,众人都回过味儿来了,周六揪着高子宜,周六象杀猪匠,那高子宜呢,偏偏这还是他自己说的!

    厅堂里笑的简直能把屋顶掀飞,周六笑的哪里还揪得住,顺手抓住个椅子扶手,一屁股坐进去,指着一脸尴尬的高子宜,狂笑不已,直笑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满堂笑声中,姜焕璋进了厅堂,站在旁边微笑看了一会儿,再往里面看了看刚才被挡住的几个地方,还是没看到宁远,看样子,宁远是要陪五皇子一起过来了。

    笑声低落回来,季疏影身为主人,眼观六路,看到姜焕璋,忙迎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