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四三章 有大事

第五百四三章 有大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算盘声偶尔停一下,李桐写一行字,算盘声接着响起,直算了两刻来钟,李桐才推开算盘,提笔写了几行字,合上帐本示意水莲,“拿给阿娘吧。”

    李桐还没怎么样,宁远长长舒了口气,“可把我累坏了。帐都对上了?”

    “送到我这里的,明面都能对起来,你做什么累坏了?”李桐站起来,自己去沏茶,以活动活动肩颈四肢。

    “给我也沏一杯,看你对帐看的,你这么噼里啪啦,我看的累坏了。”宁远伸出一只手,举在空中象抽风一般抓着,圆瞪着两只眼,摆出一脸紧张相。

    李桐斜了他一眼,正要往另一个杯子里放茶粉的手缩回来,沏了自己的茶,示意绿梅,“给七爷沏杯茶。”

    绿梅看着宁远那只抽风一样的手,忍着笑,上前给他沏茶。虽然不怎么确定,可她总觉得,这位宁七爷一来,大娘子就明显比平时活泼许多。自从在姜家摔伤了头之后,大娘子就和从前大不一样,消沉的简直象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

    “我很佩服你。”宁远收手接过茶,看着李桐一脸夸张的赞叹,李桐皱眉看着他,这句话后面,只怕又没什么好话。

    “我就这么看着你,你还能旁若无人只管算帐,真厉害,换了我肯定不行,你要是就这么在旁边看着我练功夫的话,我肯定练的乱七八糟,连气息都调不匀。”

    宁远微微屏气,紧盯着李桐,看她的反应,李桐压根没理他,坐到宁远对面一张锦垫松软的扶手椅上,一边抿茶,一边看着宁远问道:“又有什么事?”

    “来看看你。”宁远眼里几丝失望一闪而逝,“没事就不能来了?”

    “要是没事,我就不陪你说闲话了,过几天我们家要办文会花会,这是头一回,好多事儿呢。”李桐将杯子放到几上,就要站起来送客。

    “有事有事!”宁远急忙喊道:“你看你,我就是随口说一句,你别当真,没事我哪能上门打扰你?肯定是有事,有大事!”

    李桐坐回去,无语的看着宁远,绿梅瞄了眼宁远,又看看李桐,悄声退后,到隔壁守着听传唤去了。

    “有什么事,说吧。”看着绿梅退了出去,李桐问道。

    “明家那位小娘子,你今天见到了?”宁远往上坐了坐,耸了几下肩膀,端直坐好,一脸严肃问道。

    “嗯,机敏通透,清雅豁达,学问很好。”李桐听问到明三娘子,一颗心顿时有几分沉落,墨七确实配不上她,她和墨七,最好也不过举案齐眉,相对无言。

    “跟墨七合不合适?”宁远紧盯着李桐的神色问道。

    “跟墨七,是有些委屈了。”沉默片刻,李桐轻轻叹了口气道。

    “那你看到跟墨七合适的小娘子没有?”听到李桐说有些委屈,宁远愉快的打了个响指,接着问道。

    李桐仔细想了想,“今天到吕府的小娘子……解二娘子肯定看不上墨七,赵九娘子大约也看不上,楚三娘子更不用说了,周八娘子心思太单纯,又是荆国公府小娘子,解三娘子话太少,太能忍,凡事都闷在心里,事情关已不关已,都不敢开口出头,真要和墨七在一起,墨七必定无法无天,还不知道过成什么样儿,汤五娘子……汤家这样的门第,和墨相府上差的太远了,汤五娘子又是初到京城,今天来的小娘子,就这些。”

    李桐一个个说了一遍,宁远满脸赞叹的看着她,“就这一会儿功夫,你就把每个人的脾气禀性看的这样清楚?你这眼力太厉害了!”

    宁远冲李桐竖着拇指,“那你觉得解家那位三娘子,和周家小六怎么样?解三娘子虽然是侄孙女,可这个侄孙女是跟亲孙女一起养在身边长大的,也就和亲孙女差不多,周泽轩能和解尚书结亲,必定求之得。”

    李桐摇头,“我觉得,若论人品,周六少爷可比不上墨七少爷,解三娘子真要是嫁进周家,”李桐顿了顿,“周家可不太平,依解三娘子的性子,什么事都悄无声息的忍下,能忍几年?”

    “不知道高书江想拿汤家五娘子和哪家攀亲。”宁远揉着下巴。

    李桐想着刚刚阿娘说的那些,沉默片刻,低声道:“汤五娘子的亲事,五娘子的阿娘商大奶奶托到我阿娘那里。”

    李桐低低的将商大奶奶那些难处说了,“我阿娘是个心软的,又因为我去年那一场事,就松了口,说和我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找到机会。”

    “这容易,她们看中了哪家,你求一求长公主,出面保个媒,长公主其实挺爱看热闹的。”宁远轻笑,李桐斜着他,“如今什么样的情形,你又不是不知道,长公主不知道,汤五娘子这事,要不是后头站着高家,怎么都好说,可沾着高家,沾着太子,求到长公主那里,不是给长公主找事么?”

    “你别想这多,长公主这样的,怎么看都不象是个怕事的,只怕她巴不得找点事儿呢……行行行,你说的对,我错了,我刚才都是胡说八道。”宁远话说到一半,迎着李桐的怒目,立刻改口认错,“你替长公主着想,就该这样,是我错了,你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就当我胡说八道。这样好了,汤家……姓商是吧?商大奶奶看中了哪家,你跟我说,我替她保成这个媒,怎么样?算我陪礼道歉。”

    “保媒?就你?你坏事有余,成事可不怎么样。”李桐哼了一声。

    “那要不这样,汤家和高家提的亲事,只要商大奶奶不点头,我就让他们说不成,这样行吧?发挥我能坏事的长处。”宁远顺着杆子再次献殷勤,李桐失笑,一边笑一边摇头,这位宁七爷这份疲赖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那我的呢?你没替我看中哪家小娘子吧?我告诉你,解家那位什么二娘子,我打听过了,心眼太多聪明太过,错了,是知道自己有点小聪明而自负,以为天下在她掌中,满京城的人她都能拿来当棋子,傻到家了,这样的,你别打主意想塞给我,别的,你看中哪家没有?”

    宁远目光紧盯着李桐,心提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