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三七章 谁跟谁

第五百三七章 谁跟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简直哭笑不得,“多谢,不敢烦劳老祖宗,这两年心神俱疲,暂时没想这些。”

    “也是!”解二娘子轻轻抚掌,一脸恍悟,“是我糊涂了,这才是最好的打算。”

    李桐一怔,她有什么好打算了。

    “李翰林考了二甲第一,又进了翰林院,随侍在皇上身边,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这京城,不知道有多少好人家想和你们家结亲呢。”解二娘子说着,扫了赵九娘子一眼,“等你哥哥结上门好亲,再说你的事,那就是另一番光景了,就算比不上绥宁伯府这样的,也不至于差的太多,我也是这么想的!”

    李桐失笑出声,真是好算计,她从前……是了,她从前就是这样,那时候自己也是这样费尽心力,打理家里那些老的成了精的,和仗着年青美貌无知无畏的姬妾们,还有那一堆的儿女,盘算那些儿女们的亲事,出色的先结亲,带一带不怎么出色的……

    呕心沥血替他们算计了一辈子。

    “照我说啊,”几句话之后,解二娘子和李桐就熟捻无比了,挽着李桐的胳膊,亲呢的仿佛十几年的闺中蜜友,“姐姐不如在今年的新科进士中捉一个女婿回来,咱们也来个榜下捉婿!”

    “别光说我,二娘子也不小了,你太婆给你看好了哪家公子没有?”李桐不能光守了,得把话推回去。

    “太婆啊……”解二娘子拖着长音,“太婆大约是想榜下捉婿呢。”解二娘子说完,咯咯笑起来。

    “那我猜猜,这事不用猜,值得二娘子榜下捉一捉,也只有状元郎了,正好,今年的状元郎是吕公子,门当户对,真是太合适了。”李桐笑眯眯道。

    旁边汤五娘子听的目瞪口呆,这京城的小娘子,这胆子也太大了,竟敢这样公开的议论看中了谁,要嫁给谁,天哪!

    她太喜欢京城了!

    解二娘子斜着李桐,光笑不说话,她确实看中了吕炎,她看中了,就是她太婆看中了。

    隔湖相望的是叽叽喳喳笑个不停的小娘子们,和从文会到君子六艺再到越来越胡闹的众少年郎,在湖的另一面,隔在小娘子们和少年郎中间的,是各家老夫人,夫人们。

    “明儿把岚哥儿叫回来吧。”听着一阵比一阵热闹喧嚣的笑声,钱老夫人低低和坐在旁边的女儿墨夫人道。

    “嗯?”墨夫人一个怔神,“我就怕他再惹事。”

    “过去了。”钱老夫人看向少年聚集,热闹无比的湖边厅。“我仔细想了这些天,也不能太胆小了,一来,祸事真来了,胆大胆小,都是躲不过,不如放宽心,二来,那天小七回来说了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小七?”墨夫人很意外,小七还能说出很有道理的话?

    “嗯,小七说,宁七和他说,打仗时什么也别想,只管往前冲,越是敢冲的,越能活下来。我想了好些天,这话很有道理,把岚哥儿叫回来吧,别多管了。”

    “啊?”墨夫人听的心儿连抖了好几抖,岚哥儿可是她的心头肉,不,不是心头肉,是命,是她的性命!“阿娘您这是……”

    “你看,”钱老夫人指了指又一阵哄笑,中间夹杂着墨七和周六叫声的厅堂,“这聚一回,就是一回的情份,这一场之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回热闹,你不把岚哥儿叫回来,这一场春闱之后,他就和大家生份了。”

    这一番话说的墨夫人脸色变了,对京城诸家子弟来说,情份二个字,太重要了。

    “再说,”钱老夫人听着墨七兴奋的几乎有些变调的叫声,蹙眉无奈,“你听听小七这怪叫,从前有岚哥儿看着,现在简直成了……宁七养的那群细犬了!”

    墨夫人噗一声笑了,片刻,笑容微凝,担忧的看着母亲道:“阿娘是担心小七和宁七走的太近?就怕岚哥儿管不了小七,小七那脾气不说,宁七可不省油的灯,就怕没把小七拉回来,倒把岚哥儿折进去了。”

    “不是让他拉小七回来,是让他跟小七一起,这些以后再说,先把岚哥儿叫回来,不管以后怎么样,总不能让岚哥儿和大家生份了,再说,岚哥儿的亲事,也得赶紧定下来。”钱老夫人没跟女儿多说,她想的,比她说的这些,深远多了。

    “好。”墨夫人干脆的答应了一句。

    “你们娘俩有知心话,回你们府里,有多少不能说?偏在这儿说,把我冷落在一边。”白老夫人捏着杯茶,从两人对面过来笑道。

    “你个老货!明明是你不理我,还倒打一耙。”钱老夫人笑回了句,墨夫人急忙站起来,虚扶着白老夫人坐到自己的位置,接过白老夫人手里的杯子,重又亲手沏了茶奉上。

    “这吕家,真让人羡慕。”白老夫人看着忙的喜气洋洋的袁夫人,话里带着感慨。

    “我羡慕羡慕也就罢了,你羡慕什么?你们季家,代代都是英才。”钱老夫人堵了句,白老夫人笑起来,“嗯,那倒也是。”两人一起笑起来。

    “你家六娘子,看好了哪家没有?”白老夫人仿佛很随意的问了句,钱老夫人眼皮微垂,白老夫人想替季疏影求亲六姐儿,这个心思她暗示过,只是,季疏影的性子,往后仕途必定起伏极大,六姐儿那样的性子,她实在下不了决心。

    “六姐儿的性子,你也知道,思虑太过,经不得事,她又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唉,难哪。”钱老夫人算是实话实说。

    “咱们这样的人家,要想一辈子顺风顺水,没有起伏波折,是最不敢想的事,就是吕相,算是最顺当最稳妥的人了,到现在,要杀头,甚至要满门抄斩的时候,都不是一回两回,六姐儿再怎么娇弱,她姓墨,能差哪儿去?你说她娇弱,那是你拿她跟你、跟我这样的老怪物比。”

    白老夫人看着钱老夫人,“不用经事这一条,不管她嫁到哪家,都避不开,可恶婆婆这一件,倒是可以避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