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三一章 表演

第五百三一章 表演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英去回的飞快,肩上扛着弓,怀里抱着装的满满的箭桶。

    李信游历期间,为了防身,练过弓马,一眼看着大英背上那把弓,刚抿的一口茶差点噗出来,这是一石弓!当初自己那张四斗左右的弓,射个十来箭,就累的胳膊脱力,李信看着周六,他可不相信周六这样子,能比他更有力气。

    大英将弓递给周六,又拿了枝箭给他,宁远搬着椅子转了半圈,指着十来步外一棵树,“就那棵树吧,半个靶子大小,差不多。”

    李信站起来,凑到周六身边,以便看清楚些。

    季疏影也凑上来,陈安邦更是好奇,在两人身后,掂着脚尖伸长脖子。

    周六往左边歪歪头,再往右边歪过去看看,确实不远,这么近,怎么着也能射中,远哥这是给他脸上贴金呢,周六拿起弓,搭上箭,啊哈一声暴呵,一个用力,弓弦一动没动。

    “别装模作样,赶紧放箭!”高子宜等着看周六脱靶‘中鼓吏’,见他一声暴呵,弓弦一动没动,拍着周六肩膀催促道。

    周六一声没吭,咬着嘴唇,又是一声啊哈,这回还是弓弦还是一动没动。

    高子宜看出不对了,“咦!你不是……连弓都拉不开吧?”

    “你平时都用几斗弓?”李信问了句。

    “跟这个……差不多。”周六没好意思说自己用几斗弓,含糊了一句。

    “这是几斗弓?”季疏影也看出门道了,转头问大英,大英看了眼宁远,垂手答道:“回季公子,这是一石弓,最小的弓了。”

    “你连一石弓都拉不开?”孙邦瑞哈哈笑起来。

    “那你来试试!”听说是一石弓,周六底气壮了,孙邦瑞话音没落,周六就将弓塞到了他手里。

    周六好歹还舞过几天棒,练过几天骑射,孙邦瑞是典型的弱书生,骑在马上半个时辰就能累坏的,接过弓,坠的身子往下一矮,他抱着弓都嫌重,赶紧把弓塞到紧挨他站着的赵明轩怀里,“我手无缚鸡之力,赵兄试试吧。”

    赵明轩拿过弓,掂了掂,用力拉了拉弓弦,转手塞给了高子宜,“我也不行,这弦怎么硬的象铁块一样,你试试。”

    众人你塞给我、我塞给他,转了大半圈,从吕炎手里,转到了季疏影手上,季疏影拿起弓仔细看了看,举起来,深吸了口气,用力拉起弓弦,将弓弦拉开四五分,往前踉跄了两步,脸已经涨的通红,“这弓好象不止一石,怪不得六少爷拉不开。”

    周六得意洋洋的看着众人,拉不开这弓的,可不是他一个!

    季疏影将弓递到李信手里,“你练过弓马,试试。”李信接过弓,作势拉了拉,摇头笑道:“我最多能拉开四斗弓,这个肯定拉不开。”

    “北三路军中,弓箭手最少也要能用一石弓。”宁远站起来,接过弓,随手一拉,将弓拉的满到几乎能听到断裂前的咯吱声。“北边蛮族,十来岁的孩子就有用这样一石弓的,壮年战士,有不少用一石二,甚至一石五的强弓,蛮族生在马背上,玩着弓箭刀枪长大,能开强弓,准头又极好,一石五的强弓手,一个人就能射杀咱们一支十人巡逻小队。”

    这几句话说的厅内一片肃穆,吕炎目光闪闪,看着宁远,这番话说的可真是恰在时机,恰在好处,就连他,也不由自主对宁远刮目相看,对宁家心生敬意。

    李信瞄了眼吕炎,又扫向季疏影,正迎上季疏影的目光,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碰出火花,李信嘴角露出丝隐隐的笑意,季疏影眼里一片敬佩,宁家,哪有废物啊!

    “我十四岁那年,轮值守关,出去巡逻的时候,遇上了王帐一支十人小队,里面有四个用一石五强弓的神箭手,幸好是我带人巡边,咱们这边,除了我,还有大英,他也能用一石五的强弓,折了一半的人手,好在把他们全留下来了,一个没跑掉。”

    宁远一边说话,一边松开弓弦,伸手要了根箭搭在弦上,拉满弓转了大半圈,好象在找要往哪儿射。

    “七爷那时用的也是一石五的硬弓?”李信心里微微一动,紧跟问了一句。

    “七爷那会儿刚得了张一石七的硬弓,多亏七爷得了那张弓,在冲入射程前,先打掉了对方两个强弓手,要不然……”大英站在旁边,一脸后怕的接过话答道。

    “一石七!”周六一声惊叫,两只眼睛都瞪圆了,“远哥,你能开一石七的弓?”

    “不是开,是用!用一石七的弓,开和用和差远了,七哥真厉害!”墨七纠正了周六,一脸敬仰的看着放下箭,正徒手掰箭头的宁远。

    “敌前冲锋,从一石七的射程到一石五的射程,不过几息,这几息里,看到对方的强弓手,连发两箭,这样的敏捷,目光,还有搭箭射箭的速度。”李信一声赞叹,冲宁远拱手致意,“七爷令人敬佩。”

    宁远已经徒手掰下了箭头,大英递上帕子,宁远一边往箭头上缠帕子,一边笑道:“可别!这要是让大哥和二哥听到,牙都要笑掉了。说实话,都是没办法逼出来的,北边蛮族一年四季,没有消停的时候,别说宁家男丁,就是大姐,进宫前,也不得不时常守边,打打仗什么的,大姐身体不好,也是因为当年出关追敌,冻伤了根本。”

    宁远缠好帕子,重又搭上箭,指着湖对面一棵开的正娇艳的贴梗海棠:“就那棵树吧,小一年没开过弓了。”

    宁远话音没落,弓弦声响,箭头包成个绸布包的箭破空而出,直直的钉进了海棠树,满树的海棠花纷飞如雨。

    “好!”周六拍手跺脚,大声狂叫,墨七也跟着叫好不已,高子宜直直的盯着宁远,脸上竟有几丝惊惧,这是号称宁家最不成器的子弟,这份箭术已经让人目瞪口呆,那宁侯爷和他那两个哥哥呢?还有宁皇后,听他刚才那番话的意思,当年宁皇后也不差,至少不比他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