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三零章 愿赌服输

第五百三零章 愿赌服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府不大,隔湖不远的厅堂里正热闹。在热闹中心的,除了吕炎等新科进士,还有宁远、周六和墨七等几个。

    周六趁乱溜到季疏影身边,拉了拉他,悄悄商量道:“季探花,你是实打实的大才子,大才子肚量都大,你看,咱们那个赌,庆贺席面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就是那篇什么三年不成的,能不能……那个,算了?”

    没等季疏影说话,高子宜一头伸过来,“这个赌约,你不说我倒忘了。”

    “我也早忘干净了。”季疏影笑道,他是真忘了,听周六提起,想起那天的情形,忍不住笑。

    “这赌你赢了,你能忘我可不敢忘!”周六一脸苦相,这是他远哥的原话,愿赌服输,输阵不能输人。

    周六这句话倒记季疏影对他刮目相看了一回,“大家玩笑的事,不必当……”季疏影话没说完,被高子宜伸手捂住嘴,“赌了就是赌了,一定得当真,我还是证人呢,还有宁七爷,是吧宁七爷?你不当真,那就是瞧不起六郎,大家说是不是?”

    高子宜这一扬声,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高子宜推着季疏影,“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当初怎么说的来着?三天戏酒对吧?对了,还有那篇绝妙好文!三天戏酒先不提,咱们六少爷不缺这点银子,那篇文章最要紧,就今天,纸笔呢?来来来,我说你写,写好了让……干脆谱上曲,让云袖唱一遍!”

    在座很多人那天都在场,想起那篇文章,再看看又急又窘的周六,哄笑起来。

    “唱就算了,”吕炎出来打圆场,“抄出来让六公子读一遍算了,我们府上狭小,这湖可隔不住声,湖那边都是女眷,要是传过去……”

    “那就更得唱了!”高子宜拍手大笑,赵明轩和孙邦瑞等人都是和周六玩笑惯了的,跟在后面叫好起哄,“得唱!不唱哪行!”“还是唱的好听。”墨七跟在后面补刀。

    季疏影退后半步,闲闲的看着高子宜等人玩笑,李信和季疏影并肩而立,提着颗心,关注着被高子宜揪着不放的周六,看着周六的神情,眼角斜着宁远,时刻准备上前解围,这几个可都是不管不顾的主儿,今天是吕家宴客,真要闹僵了,难堪的是吕炎和吕家。

    吕炎站在周六身后笑道:“那篇文章连韵脚都找不到,怎么唱?你这不是难为六少爷,这是难为云袖小姐呢!”

    周六虽说蛮横,可还是讲点理儿的,被高子宜和赵明轩等人揪着,窘迫归窘迫,却不好发脾气,听到吕炎的话,急忙叫道:“就是就是!没法唱!文章的事算了,戏酒翻倍行不行?六天?要不九天?十天也成!唱这个有什么意思?还是戏酒好。”

    初次参加这种聚会的陈安邦站的稍远些,看着揪成一团的高子宜和周六等人,再看看周围拍手跺脚,鼓噪喧嚣的众人,忍不住笑,他们可真会玩儿。

    “愿赌服输,唱就唱!”宁远歪在圈椅里,伸长腿,用脚背踢了踢周六。

    “远哥!”周六急眼了,这要是唱的满园子都听到了……对面还有他娘他妹妹呢,还有各家女眷,好多小娘子……他这脸面还要不要了!

    “不过,我琢磨半天了,那篇什么三年不成实在没法唱,要不这样,小六把那个杨一笔什么的改成周小六,给大家伙念一遍,然后再唱个小曲儿给大家听听,找管箫来,我给你伴奏。”宁远接着道。

    “我唱?”周六大睁双眼,指着自己的鼻子愕然道。

    “嗯,要不我唱也行,箫给你。”宁远浑不在意,“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咱们文章虽然不成,君子还是十分君子的,六艺件件拿得起放得下。”

    “七爷这话极是,要是在前朝,咱们这样宴饮,可都得边舞边唱,把我的焦尾琴拿来,七爷要用哪支曲子?看看我能不能跟得上。”宁远话音刚落,吕炎立刻笑道。

    “我会击缶!”墨七伸手摸了只茶杯,扭头四看,伸手摸了根毛笔,在杯子上敲了几下。

    “这回便宜你了!”高子宜啧啧,“七爷可真能护着你,念一遍就念一遍,拿纸笔来,算了,我替你写。”

    高子宜接过纸笔,下笔如飞写了那篇绝妙好文,不等墨干就拎起来,递给周六,“快念快念!声音高点。”

    不用唱到湖那边,只是念一遍,周六顿时觉得简直占了大便宜一般,接过纸,用力咳了两声,“周小六,初从文,三年不中……我学文不止三年,也不能算初不中,我是秀才!应该是初中,学而无味,弃之。”

    众人哄堂大笑,高子宜笑的声音都变了,“别乱改,赶紧念!”

    “这写的不对当然得改,还有后头,中鼓吏,不可能,我这箭术虽说不如远哥,可肯定也在靶子上,这也得改。”周六脸皮一厚起来,就厚的厉害了,抖着手里的纸,表示这样不行,得改。

    大家笑的更厉害了,吕炎一只手撑着椅背,一只手指着周六,笑的说不出话,季疏影笑的跌坐在椅子上,李信眼泪都笑出来了,墨七一边笑一边拍周六,陈安邦笑的气都快透不过来了,宁远歪在椅子里,斜着周六,一脸的笑。

    “你说没中鼓吏就没中了?”高子宜笑成那样,还能说出话,实在不容易。

    “肯定在靶子上!要不我射几箭给你们瞧瞧!要是没在靶子上……怎么可能不在靶子上?铁定上靶!”周六忖度着吕家哪能有什么弓箭,拍着胸口夸海口,不过要是没在靶子上怎么样,他没敢说。

    “状元公,把你家弓箭拿出来!”一众看热闹不怕台子高的哄然而叫,吕炎摊着手,“我家哪有什么弓箭!”

    周六得意的笑声刚刚响起,宁远慢吞吞道:“我有,大英呢!去把我的弓箭拿来。”

    “远哥!你!”

    “咦!你不是练了大半年了?再怎么也至于脱了靶,射几箭让他们瞧瞧!”宁远信心十足的挥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