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二七章 想多了

第五百二七章 想多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吧。”周六快萎成一团了,有气无力的答应了句。

    “七哥,那个事儿?”墨七今天急着要见宁远,是因为今天一早他太婆又提和明家的亲事了。

    “哪个事儿?噢!”宁远刚问出口就醒悟过来,“放心,还有你,有我呢,不是跟你说了,要淡定,不露声色,你看看你这样子,仗还没打,一看你这脸,就被人家摸着底儿了。”

    “七哥你跟我露出底儿,咱们到底怎么办?”墨七长长松了一口气。

    “就你这样的,能跟你露底吗?我这边跟你露了底,你回到府就得全漏给你太婆,你家,你太婆,你翁翁,还有你爹,都是精明的不能再精明的主儿,我告诉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就得了,别问那么多。”

    宁远一脸严肃教训墨七,之所以不露底,那是因为他还没有主意呢。

    “就是!就你这样的,还问什么底儿?远哥说了你也听不懂,你看我,我就不问!”周六急忙表态。

    “阿萝那边,听说太子把每月送银子的事,交待到你这儿了?”宁远想起阿萝的事,看着周六问道。

    “可不是交到我手里了,一个月一千两,一千两!”周六瞪着双眼,他一个月还没有这么多月钱呢。

    “这银子是你们府上出的?”

    “嗯。”周六看起来有几分忿忿,“领了太子的交待回去,我就去找太婆了,我们府上已经分过家了,分家不分居,这事你也知道,这是太子的差使,总不能因为交待给我,就是我们府上的事,对吧?太婆把伯父叫过去,伯父居然说这钱就该我们四房出,说什么这是太子交待给我的差使,办的好太子说我好,又不会说他好,他凭什么出钱?又说分家什么的,呸!”

    周六恼怒的呸了一口,“就算他是长辈,我也懒得理他,后来太婆说,这银子她出,反正太婆有我,她出就让她出吧。”

    顿了顿,周六上身往前凑了凑,“我觉得阿萝一个月用不了一千两银子……”

    迎着宁远和墨七鄙夷的目光,周六硬生生咽回了后面的话,“……就是用不了,这是太子的吩咐,你们别这么看我,我又没说把这一千两银子扣下来,我就说她用不了……行了行了,当我没说,我没扣她的银子,再怎么着,我哪能扣她的银子。”

    “你要缺银子用,就来找我。”宁远斜着周六,慢吞吞道,周六干笑几声,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

    簪花游街、琼林宴以及勒石刻名等等荣耀无比的事一了,就到了庶吉士考试的时间,季疏影不打算进翰林院,就没参加,吕炎和李信,以及陈安邦,都考上了庶吉士,分到翰林院习学当值。

    季疏影则选了户部进去历练。

    诸事落定,吕家广发请帖,请各家过府,会文赏花。

    果然象福安长公主说的,这贴子也发到了李家,请张太太和李桐过府赏花。

    文会花会前一天,吕炎从吕相书房院子出来,直奔袁夫人正院,袁夫人正喜气洋洋的忙着最后看一遍明天诸般物什,见吕炎进来,急忙示意众管事婆子先出去候着。

    “你翁翁那边有什么吩咐?”袁夫人和公公吕相的交流,基本上都是通过吕炎进行的,吕炎这个时候过来,照以往惯例,都是吕相有话要他转告。

    “噢……不是。”吕炎要说的事,确实是吕相的吩咐,只是翁翁这个吩咐,却不能说是翁翁的吩咐,否则牵涉太多,要一直说到张太太外婆那里才能说得清,这些事,吕相并不希望不知道的人再知道那些过往。

    “是……您请了李大郎的母亲和妹妹?”吕炎十分不自然。

    “哪个李大郎?”袁夫人一时没想起来。

    “就是二甲传胪李信李大郎。”

    “噢!我知道他家,他母亲和妹妹我都见过,他和你一向交好,他家当然要请,怎么了?”袁夫人疑惑道。

    “没什么,我是……李家太太头一回到咱们府上,我的意思,李家太太和李大郎的妹妹跟各家都没什么往来,明天过府,也不知道有没有她们相熟的人家,要是没有,还请阿娘多照应。”吕炎把话说完,暗暗舒了口气。

    “那是自然。”袁夫人答了句,上上下下的瞄着吕炎,“难得你想的周到,往常你可没理会过这些事。”

    “刚刚想起来,随口说一句,阿娘一向仔细,我就是随便说说,天色不早,我先回去歇下了,阿娘也别操劳的太晚。”吕炎别扭的解释了一句,长揖告退。

    看着儿子出了门,袁夫人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淡下去,随便说一句?她的儿子她最知道,炎哥儿的性子,哪有随便说一句这样的事!这随便一句,还不知道转过多少心思,掂量了多少个过往,想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过来说了这么一句……

    可他怎么突然想起来让她格外关照李家母女?因为和李大郎交好?不大象,就算交好,也关照不到家里女眷身上,难道是因为……李家娘子?

    袁夫人心里咯噔一声,李家娘子她见过不止一回,长的极好不说,那份气度更加难得,要不是家世太差,又是个弃妇,连她都要动心。

    难道炎哥儿看上她了?

    袁夫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家世不说了,李大郎考了第四,又进了翰林院,以后前程差不到哪儿去,李家又有的是银子……她也糊涂了,想这些干什么?那李家娘子嫁过人!是姜家弃妇,再怎么,她的儿子也没有娶个再嫁女的道理!

    她无论如何不会同意的!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袁夫人双手按在胸前,深吸深吐了几口气,一定是她想多了,炎哥儿这么交待她,不过是因为他和李大郎交好,李大郎母亲妹妹确实是头一回和到自己这样的人家来……

    可万一呢?万一炎哥儿看中了李家娘子,看中了那个再嫁女,那可怎么办?

    袁夫人思前想后,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