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二零章 信任你信任的

第五百二零章 信任你信任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字写好了?”李桐侧身坐到炕沿上,伸头去看五皇子的字,五皇子很得意的把写了半篇的字往李桐面前推了推,“我三岁就开始写字了,今天的字还没写好,周翰林让我抄书,说书抄百遍,自然烂熟于心。”

    “抄的什么?”李桐拿起来看了看,“已经开始讲圣人文章了?”

    “周翰林说我不用作诗写赋,要以修身养性为主,所以要学经,这是第二篇文章了。”五皇子从李桐手里拿回纸,提笔蘸一墨,继续抄文章。

    “要抄百遍?”李桐微微蹙眉。

    “五遍,这是第三遍。”五皇子一笔一画,抄的并不快,明显有几分怠工之意。“姐姐,你小时候都读什么书?”

    “我?读的都是杂书,我又不用考秀才举人。”李桐看着慢慢抄书的五皇子,总觉得有点别扭。

    “我也不用考秀才举人,对吧?”五皇子干脆不写了,“今天早课上,孙学士和赵翰林吵起来了,孙学士说赵翰林不该拿史书教我,说不是正途,赵翰林说我怎么能以读书人的正途来论,我就是应该以读史为主,孙学士就生气了,说赵翰林存心不良,他们居然当着我的面吵架。”

    五皇子嘿嘿的笑,李桐心里微微一动,看着五皇子笑道:“那你觉得他们谁对谁错?还是都不对?或是都对?”

    “我觉得赵翰林好,姐姐你知道吧,他们教我,各教各的,还有个王翰林,教我怎么写诗,怎么画画,还教怎么样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五皇子撇着嘴,“他们简直把我当傻子看。”

    “他们各有想法,是不是对你好,得看本心。”李桐的话极其含糊,这些事实在是太难说了。

    “阿娘也这么说,说他们教什么我就学什么,什么都学点也是好事。姐姐,我还是觉得这里比离宫好,姐姐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津河码头?上一回你说过下次还带我去的。”五皇子接过李桐塞到他手里的笔,一边接着磨磨蹭蹭写字,一边说道。

    “你功夫练的怎么样了?”五皇子这话李桐没法答,干脆岔开话题。

    “不怎么样!”五皇子一张脸立刻皱成了苦瓜,“舅舅天天就让我跑步、扎马步,扎马步的时候在我屁股底下放针板,还经常放狗追我……”

    “放狗追你?”李桐愕然。

    “嫌我跑的慢,我最怕狗。”五皇子一张脸苦成一团。李桐同情的拍了拍他,“跑前别吃东西,不然跑完了肚子疼。”

    “姐姐,你什么时候带我出去玩玩?你看我多可怜。”五皇子仰着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李桐。

    “现在不比从前,我不敢带你出去,要不,你求求你舅舅?他功夫好,人又机警,他带你出去玩才能平平安安。”李桐建议。

    “求过了,他说我什么时候跑的跟狗差不多快时,就带我出去玩。”五皇子一脸失落。

    “那得到什么时候?”李桐见过宁远那些细犬,马都跑不过他那些狗,人怎么可能?

    “不知道啊,唉!”五皇子托着腮,看着李桐,唉声叹气,李桐也帮不了他,只好陪着他叹气,再替他研了墨,示意他接着写字。

    门外廊下,福安长公主抬头看了眼仿佛什么也没听到的宁皇后,又看了眼,闲闲的低声道:“这些话,也能到处说?”

    “在你这里,不算到处说。”宁皇后专心盯着棋盘,极其随意的答了句。

    “你就这么信得过她?”福安长公主扫了眼屋里。

    “嗯,你信得过她,我自然信得过她。”宁皇后走了步棋,福安长公主斜着宁皇后看了半天,似有似无的哼了一声,应了一子。

    …………

    贡院外的人,倒没觉得这九天七夜怎么太难过,最后一天,龙门外挤满了接人的人,当然比起九天前入场时,人少得多了,至少车子能赶到离贡院只有一条街的地方了。

    李桐和文二爷站在龙门外,急切的紧盯着缓缓推开的龙门,宁海带着清平和随喜,紧挨龙门站着,三个人六只眼睛,紧盯着龙门里,文二爷吩咐了,大爷肯定累的快脱力了,一看到就得赶紧架住抬起来,

    从龙门里出来的学子,一个个蓬头垢面,面色青白,衣服皱巴巴脏兮兮,真象文二爷说的那样,比大牢出来的还不如。

    人出来过半,宁海总算看到了李信,急忙侧着身子掂着脚尖往前迎,周围刚出场的学子,他一个也不敢碰到,看那样子,都是一碰就得倒的。

    宁海和清平、随喜都极灵活利落,几步挤到李信身边,伸手架起李信,李信愣了愣才认出宁海,手指往旁边指了指,宁海顺着李信的手指看过去,一眼没认出来,再一眼,再一眼,才认出李信旁边的吕炎,以及离吕炎不远的季疏影,三个人急忙分开一人扶一个,还没扶稳,吕家和季家的管事小厮就冲了过来,架起各家主子,急急忙忙往车上架,看样子都是懂行的。

    龙门外的文二爷十分淡定,李桐还好,春闱考试的各种尴尬艰难,她听说的太多了。紧挨李桐站着的水莲目瞪口呆,一阵阵忍不住的干呕,出来的举人们,怎么一个个都这么臭啊,这龙门一开,简直能熏死人!

    浑身臭哄哄的李信被宁海等人架过来,文二爷也捏了鼻子,“屎袋子呢?扔了没有?”

    “扔了扔了!”清平答了句,指了指正在往这边跑的随喜。

    “什么是屎袋子?”水莲拉了拉李桐,低低问道,她有几分醒悟,却又不敢相信。

    “你说什么是屎袋子?”李桐忍不住笑,“考场里……别问了,总之考这几天,脱层皮的事。”

    “这接出场,姑娘真不该来。”文二爷听到了两人的话,一边笑一边说了句。

    李信被宁海等人架着,一行人急忙赶到停车的地方,上了车,赶紧往家里赶回去。

    张太太等在二门里,见宁海等人架着李信进来,急忙让到一边,摆着手示意李信赶紧进去,“别讲那些礼数不礼数,快进去,都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