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一九章 急眼阿萝

第五百一九章 急眼阿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我呢?二爷,我怎么办?我现在也是一个月二两银子,可是一点正经差使也没领。”文二爷话音刚落,夏纤拉了拉他的袖子,“还有冬柔。”

    “今天既然说到这里了,”珍珠叹了口气,“我听太太和孙嬷嬷、万嬷嬷说过一回,说是等春闱放了榜,大爷身边的人,还有姑娘带回来的人,都要重新调度安置了,李家从来不养闲人的。”

    “要挑人到大爷身边侍候吗?”冬柔眼睛亮了。

    “就算挑人到大爷身边侍候,也不会挑咱们,传出去多难听?你怎么还有这个心思?”秋媚不客气的堵了冬柔一句。

    “你们大爷成亲前,屋里不会放人的,就是成亲后,大概也不会。”文二爷多明白的人,跟了一句,彻底断掉冬柔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对她只有好处。

    “嗯,我听太太和万嬷嬷说过一回,说是准备立个家规,爷们不许纳妾收通房,无子也不行。”珍珠能在张太太身边当首领大丫头,见识和聪明都不一般,听出文二爷的意思,立刻接了一句。

    “唉,别的还能有什么打算呢?”冬柔叹了口气,倒没怎么失望,这样的好事她真没敢多想过。

    “这事,你们去寻寻孙嬷嬷和万嬷嬷,看看有什么差使,或是有什么出路,这上头,她们比我强,两位嬷嬷心地又正,多说几句好话,求她们替你们打算打算。”文二爷想了想,也只能出了这么个主意。

    男子还好,女子除了嫁人,还能有什么出路呢?这上头,他真没什么好主意。

    …………

    贡院锁院考试,整个京城好象都被上了把锁,连平时喧嚣盈天的马行街,也有了几分安静的味道。

    宁远刚从东华门出来,小厮大雄迎上来,一边侍候宁远上马,一边禀道:“爷,刚才软香楼一个帮闲过来寻我,说阿萝小姐有急事要见七爷您。”

    宁远皱了皱眉头,昨天太子半路突然拐进了软香楼……

    “你去一趟,问问她什么事。”宁远吩咐大雄,“悄悄的,别让人看到。”

    太子昨天刚去了软香楼,他今天过去,不合适,而且,就阿萝那脾气,这个急事,还不知道什么急事呢。

    大雄答应一声,将马交给大英他们,自己进了人群,绕个圈子往软香楼去了。

    宁远回到定北侯府没多大会儿,大雄就回来了。

    “什么急事?”

    大雄说不上来什么表情,“阿萝小姐说,昨天她正在软香楼陪一个山西来的客人说话儿,那个客人才上楼没说几句话,太子爷就突然闯了上去,阿萝小姐说太子一上楼就大发脾气。”

    “山西来的客人?上她那个楼,出了多少银子?”宁远听到山西,有几分敏感。

    “是,山西来的富商子弟,下楼时多多跟我说,只有二十来岁,长的十分俊俏,说是一进门就给了杜妈妈一万银子。”

    “一万银子,她可真有胆子!太子上楼时,她已经跟那个山西后生滚在一起了?多多没在门口守着?”宁远这几句话毫不客气,对这个阿萝,他真有点头痛了。

    “滚倒没滚在一起,说是那个山西客人给了她一条珍珠项链,正给她往脖子戴着看看合不合适。”大雄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一边说,一边苦笑摊手,这戴什么链子簪子的花头可不少,谁知道这珍珠链子是怎么个戴法。

    “往下说。”宁远有些闷气,阿萝和太子,一对儿混帐!

    “阿萝小姐说,太子大发脾气,一脚把那个山西客人踹下了楼,是从楼梯上踹下去的!”大雄见宁远眉毛竖起来了,急忙解释了一句,宁远眉毛落回去,大雄接着道:“阿萝小姐说,那位山西客人虽说没怎么伤着,可是杜妈妈谨慎,把那一万银子退给了山西客人,没敢拿,太子这一脚,让她平白无故损了一万银子。”

    “她这急事就是这一万银子?”宁远气儿不打一处来。

    “那倒不是。”大雄赶紧接着道:“说是太子大发了一通脾气就要走,走前说是不许她再开门待客,还说要让人把软香楼的大门封死,阿萝小姐说她当时急了,拦着太子没让走,说太子封了软香楼的大门是要饿死她和满软香楼的人。”

    宁远一口茶喷了老远,太子没一脚踹飞她真是太难得了。

    “后来说是太子说了,每个月让人送一千两银子给阿萝小姐,还是要把软香楼封门。”

    大雄的话戛然而止,宁远呆了呆问道:“那急事呢?她不是说有急事?”

    “阿萝小姐说了挺多,小的……想了想,好象就是两条,第一,封了门她天天对着多多,这日子怎么过?第二,一个月一千银子不够用。”

    宁远闷哼了一声,这两条肯定没总结错。

    “你去告诉她,第一,我一个月再贴补她一千两,要是还不够,那就让她省着点儿;第二,门肯定要关一阵子,甚至几年,让她忍着,对着多多好好读书养性,她要是不想死,这是唯一的办法。”

    “是。”大雄答应一声,后退几步刚要出门,宁远又加了句,“告诉她,安安份份呆着,再惹出什么事儿,可没人再给她兜着,把这话跟杜妈妈也说一遍。”

    “是!”大雄再次答应,垂手站了片刻,见宁远没再吩咐,退出去直奔软香楼。

    …………

    李信这场大考一关进去就是九天七夜,张太太天天到小佛堂念半个时辰经以求保佑,李桐照旧往宝箓宫和长公主喝茶说话。

    李桐在宝箓宫门口下了车,带着绿梅进了院门,就看到厢房廊下,福安长公主和宁皇后相对而坐,正在下棋。

    在院门口,李桐往西转,绿梅却往东转,熟门熟路往后面寻绿云等人说话等着。

    李桐走到西厢门口,福安长公主头也不抬的吩咐,“五哥儿在屋里写字,你去瞧瞧。”李桐应了一声,转身进屋,屋里炕上,五皇子正从窗前挪回炕桌前,眉开眼笑的冲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