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一八章 打算

第五百一八章 打算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和文二爷退到停车的地方等着,等了有大半个时辰,宁海带着清平等人回来。

    “怎么样?”没等宁海站稳,文二爷就问了句。

    “顺顺当当!”宁海抹了把汗,“过去的早,排的还算靠前,几位爷进去后,清平驮着我看了一会儿,几位爷搜检那一关过的很快,过了搜检就有青衣脚手过来帮着提考箱了,再进去就看不到了。”

    “放心,肯定顺顺当当,也能排个上好的考棚,行了,咱们回去吧。”文二爷说着放心,可看他那样子,并不算太放心。

    不放心实在是因为这样的考试,他考过两回。

    从锁了龙门,到再开门放考生们出来,一共是九天七夜,这九天七夜里,吃喝拉撒睡都在那间半人长宽的号子里,这个天又冷,要是再下个雨……

    文二爷仰头看了看天,吉人自有天相,再说大爷考过秋闱,相比于秋闱,这春闱至少没那么热也没那么臭,行了,不想了,再多想,还有失火的呢……

    傍晚,欢哥儿抱着一大包点心进来,一边抽鼻子闻着香味,一边笑道:“二爷,小悠姐问你晚上有空没有,说要给你接风。”

    “有空有空,告诉她我必定去。”文二爷急忙答应,欢哥儿抱着点心舍不得放下,出去答了话。

    文二爷没吃晚饭,掂量大厨房收拾的差不多,这才施施然往大厨房过去。

    大厨房的厢房灯火通明,文二爷一脚踏进大厨房院门,秋媚和夏纤就一起从厢房门里挤出来,“二爷来了!”

    绿梅等人跟在后面一涌而出,秋媚冲在最前,腿似乎曲了曲,算是见了礼,上前挽住文二爷,夏纤挽着文二爷另一只胳膊,绿梅等人围在四周,文二爷哈哈大笑着,被一群莺莺燕燕撮进了厢房。

    厢房里已经收拾好了,秋媚和夏纤将将文二爷按进他那个专属座位里,清菊递上热帕子,冬柔捧着茶。

    “好了好了。”文二爷一边笑一边摆手,“你们这帮小丫头,就这么想二爷我?”

    “可不是!不光我们,这满府的人谁不盼着二爷您赶紧回来,您这一去就是半年,光亲事就耽误了好几对!”秋媚反应快说话也快,一边说一边笑,珠落玉盘一般。

    “哪有半年?”

    “我都觉得不止半年!小悠姐呢?”绿梅一边摆碟子,一边张望问道。

    “还有个一品锅子。”珍珠答了句。

    文二爷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陷在满府的热闹中,笑的眼睛弯成一条缝。

    小悠端了一品锅子过来,一切妥当,众人敬了文二爷一圈,秋媚挺直上身,举着一只手笑道:“还有我,你们得敬我几杯!”

    “你有什么好事儿?要嫁人了?还是涨月钱了?”珍珠笑道。

    “那都不算好事儿!”秋媚伸手拿过酒壶,先给文二爷满上,“我表哥今年县试考了个第三,说是四月的府试稳稳当当能考过,你们难道不该好好贺一贺我?”

    文二爷笑容微敛,忙看向绿梅,绿梅迎着文二爷的目光笑道:“二爷放心,秋媚表哥已经定了亲了,秋媚让人送了套最时新的赤金头面过去道贺,陶家姑娘还写了封信来,二爷放心。”

    “……我表哥说了,今天秋天就要考一考秋闱,我求了姑娘,等大爷考好春闱,请大爷给我表哥看一看文章,等我表哥也中了进士,我给你们一人派……派……”秋媚想了好几个派字,挥着手道:“算了算了,就一人派杯酒吧,别的我也派不起。”

    小悠笑的拍着桌子,“死妮子,派酒算什么派?”

    “秋媚以后有什么打算啊?”文二爷抿着酒,看着秋媚笑呵呵问道。

    “还没想好,实在是没什么能打算,二爷既然问起来,正好,我本来也想找二爷讨个主意,嫁人我是不想了,我本来想着就在姑娘身边侍候一辈子,可前儿姑娘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秋媚长叹了口气,本来高兴的没边的脸上,布上了愁容。

    清菊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文二爷,等他说话。

    “你看看小悠,她有一手好厨艺,小悠打算什么时候出府开铺子?”文二爷看着小悠问道。

    “那早呢,再过五年十年吧。”小悠随口答道。

    “你看,这就是打算。”文二爷转头看向秋媚,秋媚更愁了,“可我什么手艺也没有,针线学了十几年,到现在做双鞋,鞋头还有点歪,厨艺也不行,我就是因为这个愁,有手艺我就不愁了。”

    “手艺不光是针线厨艺,你出去逛逛,看看这京城有多少个行当,还一样,就算你跟在姑娘身边侍候一辈子,那也得有一技之长,才有侍候一辈子,还一样,你问问绿梅,姑娘身边的丫头,哪一个不是读过书,能写字能算帐,我看你从回来到现在,可没什么有打算的样子。”

    文二爷语气柔和,话却极不客气,秋媚听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我也不是……我……”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要是嫁人就算了,跟这府里那些人一样,挑个合适的人家嫁了,丈夫挣的够用,就在家生孩子,操持家务,丈夫挣的不够用,就求着万嬷嬷,在府里寻一件能做的差使,挣几个月钱,你既然不打算嫁人,那就得有别的打算,头一条,你得养活自己,现在可不算养活,你拿着一个月二两的月钱,可没做一个月二两的差使。”

    文二爷声音更加柔和,话却更加不客气。

    秋媚呆了片刻,身子慢慢往下萎,象泄了气的球一般,“二爷说的这些,我也想过,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打算,该做什么,我什么都不会。”

    “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你从前又没学过,别着急,这也不是急事,明天咱们好好议议,好好打算打算。”珍珠推着秋媚,温声开解。

    “珍珠这话说的对,你知道了,那就好办,你这么聪明,要学什么都容易。”文二爷接着珍珠的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