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一四章 回家

第五百一四章 回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下次杂役再来传话,让我见见他。”蒋先生实在懒得再跟大皇子多说,大皇子恼怒无比的瞪着蒋先生盯了片刻,重重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大皇子府围起高墙后,太医再也没进去过,霍氏的病却好的很快。

    桃夭匆匆进来,正看着本书的霍氏听到脚步声,忙放下书,看着掀帘进来的桃夭问道:“什么事?”

    “是在正殿当值的孙嫂子,说刚才又有人进来,修园子东北角那两间从前看角门上夜的房子,孙嫂子说,有个杂役打扮的,跟大爷说了好些话,她没听全,只听到说是什么楚尚书升楚相公了,还有楚相公一直视大爷为主,后头一段没听清,后来又听大爷问是不是国公爷让他传话的,那人说什么上头让他来的,后头几句又没听清,后来那杂役就走了,孙嫂子还说,上回来查漏不漏水时,这个杂役也来了,也拉着大爷说过几句话。”

    桃夭一口气说完,紧张的盯着霍氏。

    霍氏越听脸越白,紧紧抓着手里的书,直抓的书都要折弯了。

    “他想干什么?非要闹个满门抄斩?他就不能给别人一丝活路?”霍氏声音尖利中透着颤抖。

    “难道大爷还想?”桃夭从听到孙嫂子这些话,心里就一片惊恐。

    “他还有什么好想的?从前他是长子,要风有风要雨有雨,那样的时候,他都没想到手,他都给自己想来了这一圈高墙,都现在了,他还有什么好想的?”

    霍氏的声音不抖了,充满了愤怒,“他杀了他亲娘,老天就是再没眼……老天有眼!他这不是想,他这是作死!他不把这满府的人害死,他怎么能甘心?”

    “那咱们?咱们怎么办?”桃夭本来就恐惧,被霍氏这些话说的更加恐惧了。

    “咱们能怎么办?”霍氏猛的将书扔到地上,抬起双手捂住脸,眼泪从指缝里涌出来,“能怎么办?我能怪谁?怪自己,当初我要是不争……原本选的是三姐,我是自作孽,我能怪谁?我……”

    “怎么能怪王妃?是老爷作主。您上次不是说过,再不想这些没用的了,王妃,还是想想现在,现在咱们怎么办?”桃夭自小侍候霍氏,见霍氏哭的这样,心里酸的也想痛哭一场。

    “能怎么办?”霍氏松开手,脸上泪水纵横,“从前他是王爷,是大皇子,他是好多人头上的天,现在,这墙圈了一圈,他不能祸害外头了,可他还是咱们头上的天,咱们能怎么办?你说,我能怎么办?我但凡有办法……能怎么办?”

    桃夭重重叹了口气,唉,是啊,能怎么办呢?

    “这高墙圈起来,我还高兴了好些天,圈起来了,也就消停了,这墙圈起来,也没什么坏处,哪有什么坏处呢?高墙圈着,咱们就能安安生生过日子了,我还以为……能圈出个安生日子……”

    霍氏接过桃夭递上的湿帕子,按在脸上,声音含糊而哽咽。

    …………

    这个年里年外的大事太多了,但春闱要开考这事,还是让整个京城都振奋而好奇,各个瓦子由悄悄而明显的热闹起来,各家都开出盘口,下注赌今年的一甲,季疏影是最大的热门,其次是吕炎,再之后就是一堆一堆的了,没有谁能突出出来了。

    对于李家,紧张之余又有份喜悦,文二爷赶在春闱入场前一天正午前后,回到了李家。

    文二爷没去见李信,先去见了张太太,说了些路上的见闻,就开始详细禀报,去了哪几个地方,查看了哪几家铺子,生意怎么样,口碑怎么样,掌柜的又怎么样……絮絮叨叨,详详细细,仿佛他这一趟出去,就是替张太太暗访李家各处的铺子去了。

    张太太知道他这一趟是长公主的差使,听他说这些,凝神听着,时不时问几句,文二爷足足说了两个多时辰才告辞出来。

    张太太看着他出去了,细细想着他去过的地方,几乎都是江浙一带的富庶地方,这些地方,有什么玄机?

    文二爷出来,站在路口,叫了个婆子过来,吩咐她去问问大姑娘有没有空,婆子笑起来,“回二爷,不用问了,大娘子去大相国寺给大爷上香求文星高照去,还没回来呢。”

    “那你跟门房上说一声,大姑娘要是回来了,叫个人往大厨房跟我说一声。”文二爷三分失望七分兴奋,搓了搓手,吩咐了婆子一句,奔着大厨房一路小跑走了。

    婆子看着文二爷的背影,忍不住笑,这是又闻着羊肉味儿了!

    厨房里,午饭时间刚过,小悠已经忙完了,正坐在院子中间的一把圈椅上,舒服的翘着腿,喝着茶看婆子们洗涮收拾。

    “有吃的没有?”文二爷人还没进厨房院子,声音先吼进来了。

    小悠一下子跳了起来,“二爷?您回来了!”

    满院忙碌的婆子们也都停了手,一边热闹无比的和文二爷打招呼,一边搬椅子的搬椅子,沏茶的沏茶,忙着捅开火拿出刚刚收起来的锅碗,赶紧切肉取食材……

    “二爷回来了!二爷可瘦了!”

    “二爷回来了,我去捅火,刚刚封上,二爷黑了不少!”

    “二爷辛苦了,看二爷瘦的。”

    ……

    “可不是辛苦坏了!”文二爷被满院子里热闹包围,眉开眼笑,在椅子上坐了,接过茶,响亮的吸了一口,舒服的长长吐了口气,“可算回来了!小悠,赶紧给我弄点好吃的,从昨天中午一直饿到现在了,先来碗肉汤!有香菜没有?多撒一把!”

    “二爷好口福,早上刚杀的羊,还有新鲜的刀鱼,您稍等一等,我这就给您做好吃的!”小悠早就扔了茶壶茶杯,挽起袖子忙的团团转。

    几个长随抬了两口大箱子进了厨房,一眼看到文二爷,笑起来,“二爷可真是……”后面的话没说完,二爷可真是一如既往,回到家先奔厨房。

    “二爷,吕爷说这两只箱子抬到厨房,小的还以为是二爷买的食材,敢情是二爷在厨房,请二爷吩咐……”长随看起来也十分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