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一一章 破嘴

第五百一一章 破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的也是。”宁远答的很爽快,“我们家里,这些庄子什么的庶务,都是我阿娘,还有大嫂她们打理,我从来没管过。你大哥中了进士之后,考不考庶吉士?”

    宁远还真是闲聊,一幅聊到哪儿算哪儿的架势。

    “进士还没考中了,哪能想那么远?”

    “这怎么算远?眼前的事,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对了,文涛去哪儿了?还没回来?你大哥中了进士之后事多得很,他能赶回来?”

    “不知道,能有什么事?不过就是簪花游街,琼林宴饮。”李桐也不知道文涛做什么去了,只知道他到处奔波,几乎没有哪个地方停留超过三天过。

    “考个庶吉士吧,进翰林院呆几年,好好教小五几年,这几年肯定不太平,要么就是外派州县,总之别进六部。”宁远把脚翘到桌子上,一边晃一边闲散的说道。

    “嗯,大哥也是这么打算的,先到地方做几年州县官,考庶吉士的事,庶吉士也不是谁都能考的,万一落成了同进士,哪有资格考?”李桐跟宁远说话,也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和放松,仿佛什么话都能说。

    “放心吧,肯定不会落进同进士榜里。”宁远一边笑一边摆手,“解尚书是只积年老狐狸,你跟长公主……长公主活到二十大几,可就你这一个朋友,还有你家和吕相的渊源,别人可能不知道,解尚书这种人老成妖的,说不知道我根本不信,有这两样,他怎么会把你大哥落进同进士榜里?那不是恶心人吗?肯定能考,就看考上考不上了,考上不考不上也不在你大哥的学问怎么样,你大哥的学问肯定好,这得看两位相爷的意思了,至于第三位相爷,今年考庶吉的时候,估计还轮不着他说话。”

    “解尚书是我大哥中举人座师的座师。”李桐接了句,宁远摆手,“座师这东西,至少在解尚书这里,只能当顺水人情用,那只老狐狸!老狐狸归老狐狸,解尚书算是很难得了,心里有根线,不过缺德亏心的事,他那个孙女儿,解二娘子是吧?你见过没有?怎么样?”

    “解二娘子倒是配得上你。”李桐眼睛一亮。

    解二娘子从前嫁了状元陈安邦,陈安邦也不知道是中了状元之前,还是中了状元之后,站进了大皇子党,在那场两败俱伤中死了,之后,陈家因为受了牵连,日渐败落。

    陈安邦死后半年,解二娘子生下遗腹子憨哥儿,之后的几十年,解二娘子带着孩子,先是依附娘家,解尚书死后,解家后继无人,回乡守孝期满后,也没再复出,解二娘子一个人带着孩子,在京城各家旧交中周旋,日子过的很不容易。

    从前她认识、以及和解二娘子熟知,是在解家举家返乡守孝之后,说起来,她和她也是几十年的交情了,她一直怜惜解二娘子命运不济,象她一样的遇人不淑,她是明月照了沟渠,解二娘子则是嫁了镜花水月。

    以解二娘子的长袖善舞和善解人意,她和宁远倒是很难得的一对。

    “谁?”宁远瞪着李桐,愕然而失笑,“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是随口一问,我一回也没见过解家二娘子,就是见过,也看不上,当然人家也看不上我,你别想多了!你听我说,我之所以知道解二娘子这个人,是因为她在京城贵女中,名头挺响,一提京城的才女啊,什么美人儿啊,什么贤惠智慧大度难得啊,都得提到她,总之是各种好,老是听人家说,这才知道的,我跟你说解二娘子,没别的意思,就是说解家爷们没听说哪个出色,倒是一位姑娘,大家都说好,就是觉得解家有点儿在落败的意思,真没别的意思,我怎么可能看中她?”

    “我是只见了解二娘子一面,不过,象你说的这样,听她的事听了不少。”李桐想着解二娘子,嘴角的笑意时隐时现,要是她能嫁给宁远,是不是就不会象从前那样一辈子孤苦无依了?

    “听说这位解二娘子人极聪明,善良大度,总是替别人着想,是那种顺时相夫教子、风雅会富贵,难时能撑得起家,里里外外独挡一面的人,学问好家教好,长的又好,这京城的贵女,她算是个尖儿,解家门风又好,确实是门好亲。”

    宁远瞪着李桐,她说一句他摇一下头,“太好了,我可娶不起!我刚才说了,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对这位解二娘子……刚才我就是嘴贱,多嘴,我一回也没见过解二娘子,我听说的……也没听说什么,就是因为解尚书,听说解尚书最宠这个孙女儿,才顺口说了那么一句,是我多嘴,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嘴不好,搬石头坑自己,你就当我没说,什么也没说,我没看上解二娘子!你别多想!千万别多想了!”

    李桐侧头看着宁远,心里不停的盘算着,压根没留意宁远急切的解释,宁远是个异数,她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从前那一回,宁远没进京城,现在他来了,她从姜家脱身,是托了他这个异数的福,周贵妃的突然亡故,也算是托了他这个异数的福,长公主重回京城,住进宝箓宫,往外伸出手,说起来,也是托了他这个异数的福,也许,他是改变一切的源头,那解二娘子要是能嫁给他,从前坎坷艰难的命程,肯定也会完全不同,象她一样。

    而且,解二娘子的才情人品,也足够配得上他。

    李桐一根手指支着下巴,瞄着宁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宁远却被她笑的心都抖了,“……你笑什么?你别这样笑,我都说了,我没看上解二娘子!我这破嘴!好好儿的我提解二娘子干什么?我提别人家小娘子干什么?”

    “我也挺喜欢解二娘子的。”李桐想着能让解二娘子不再象从前那样苦楚,心情很是愉快。

    “什么叫你也?你喜欢是你喜欢,我可不喜欢!”宁远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他这破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