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零八章 说服

第五百零八章 说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是太风雅了!墨七虽然姓墨,可他是个地地道道的草包,对对子最多对个三字对,他跟明家三娘子。”宁远两个大拇指对着点着头,“简直是笑话儿,墨七说,那明家三娘子和跟他那个六妹妹说话,不是半句诗,就是哪本书里的话,或是哪个典,她俩说完对视一笑,墨七说他单个字都听懂了,合在一起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

    李桐噗一声笑出了声。

    “换了谁愿意娶个这样的媳妇?没话说也就算了,这怎么抬得起头?”宁远摊着手,李桐叹了口气。看样子,大约从前墨七也不愿意娶明三娘子。

    “墨七找我,说不想娶明家三娘子,问我有没有办法让他娶不成明家三娘子,我看他可怜,就答应了,后来一想,这事实在难办,我就来找你了。”宁远的话差点把李桐噎出毛病来,这种事他也敢答应?难办来找她有什么用?

    “你大哥也不小了,你阿娘替你大哥看中了哪家姑娘没有?”宁远的话一下子又跳到了李信头上。

    “没有。”李桐斜着宁远,他从墨七扯到她大哥,想干什么?

    “我替你大哥看中了一门好亲。”宁远上身前倾,又把椅子往前挪了挪,“你猜猜,我看中了哪家?”

    李桐哭笑不得,“猜不出!你还是别说了,指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你看你,你不能这样!不让你猜了,你一猜肯定就猜到了,就是上元节咱们俩看灯的时候,遇到的那位墨六娘子,墨七他妹妹!”宁远一脸得意。

    李桐呆了,好一会儿才透过口气,表情古怪的看着宁远,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墨六娘子嫁给了季疏影,当年是一段被京城闲人称颂了很多年的才子佳人门当户对的婚姻,不过墨六娘子日子过的好象并不怎么好,明三娘子死后没两年,她也死了。

    “你可真敢想。”李桐讥讽了一句,她大哥再怎么好,以她们李家的门第,跟墨相家攀亲,这也太敢想了点儿。

    “这事我仔细盘算过,你看,京城里青年才俊其实不多,数得过来,和墨家门当户对,又能配得个墨六娘子的,头一个吕炎,不过墨相和吕相不合,现在吕相又有所倾向,这个亲,肯定不能结,再就是季疏影,可季天官摆明了站到晋王身后,墨六娘子和季天官独子结亲,墨相不站队也站了队,也不合适。”

    宁远神情严肃,曲下两根手指,“高家不提了,墨相只怕看不入眼,还有几家,礼部侍郎赵家,孙学士家等四五家,这几家门第是比你们李家高些,可他们家子弟跟你大哥比,那可就远远不如了,墨相自己是寒门出身,我觉得他肯定更愿意找个出色的寒门子弟,再一样,你们府上人口多简单,你阿娘风评又好,出了名的能人,这门亲事大有可为!”

    李桐一边听一边笑,墨六娘子真要是嫁了她大哥,那季疏影怎么办?娶谁?还有解家三娘子,她从前那一世的大嫂……那真是乱了套了。

    “你不是要替墨七少爷出头,求一门称了墨七少爷心意的亲事,怎么又扯到我大哥身上了?难道你牵成了墨家六娘子和我大哥的亲事,就能解决墨七的亲事了?”李桐一边笑一边问道。

    “我不是想让你帮帮我么,你大哥要是能娶了墨家六娘子,你大哥儿墨六娘子天生一对不说,对你大哥的前程也大有好处,这事要能成了,就算我先帮你一回,你家跟墨家结了亲家,墨七的亲事,至少你能帮着牵个线什么的,不是你,我是说让你阿娘出面,搅在一起,就成一件事了。”宁远手指头点来点去的解释。

    “就是说,为了让我帮你,先给我一点儿甜头。”李桐极其简洁的总结了宁远这一番话,宁远揉着鼻尖,“不是,咱们俩,还什么甜头不甜头的,不瞒你说,你大哥和墨家六娘子,今年上元节的时候,我就起心了,这比墨七这事早多了,其实是因为想牵你大哥儿和墨六娘子这根红线,我才答应替墨七解决他的事,你别颠倒了主次。”

    “我帮不了你,更帮不了墨七,我们家也攀不上墨家。”李桐不客气的回绝了。

    “娶媳妇嫁人,这是大事,娶不好嫁不好,两个人相对两生厌的对一辈子,多难受?你看,这种事,连我这种铁石心肠都不忍心不管,你怎么能忍得上心说什么帮不了?”宁远一脸正义慈悲。

    李桐斜着他,心里却微微一动,她自己就是遇人不淑,嫁错了人,那一辈子……她现在一刻也不愿意再想起。

    墨六娘子嫁给季疏影,外面看起来金童玉女、神仙眷侣一般,可她过的并不好,这一点她看的很清楚,早些年,季家和绥宁伯府来往得密,她和墨六娘子来往也多,墨六娘子总是心事忡忡、忧虑极重,她旁敲侧击打听过很多回,却没能打听出什么来。

    墨六娘子后来怀胎,生产不顺,她听说过些零零碎碎的话,说她忧虑过重,心情过于郁结,以至于血行不畅而难产,生了头胎长女后,墨六娘子直病了一年多才下得了床,她这过重的忧虑,到底哪儿来的,到后来,墨六娘子死后,她隐隐约约有所感觉。

    墨六娘子过重的忧虑郁结,只怕是从季疏影身上起来的,季疏影因为姑姑季皇后的死,心心念念要把周贵妃的恶名诏告天下,要把周家打入尘埃,从前那一回,这是季疏影耗尽一辈子的心血、使尽心计在做、却终其一生没能做成的事。

    季疏影这些愤懑痛苦焦虑不甘,墨六娘子大概是唯一的听众,她听了,却无处可说,那些害怕、担忧、焦虑都积在了心里……

    大约是这样。

    真是这样,这可不是相对两生厌……

    “还有周六,也跟我说……咳!”宁远咳回了后面的话,“这都是积德的事,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

    “什么叫我闲着也是闲着?”李桐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