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零七章 找个帮手

第五百零七章 找个帮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叫咸吃萝卜淡操心。”王嫂子堵回了青书的话,“就算他不占长子的名头,那长子的名头能落到你家哥儿头上?还不是白白便宜了姓顾的?”

    “那倒是。”青书瞬间气平了,跟便宜顾姨娘比,她宁愿便宜其它任何人,哪怕是个野种。

    “这个孩子是不是大爷的种,大爷还能不知道?心知肚明还要养着,啧!”王嫂子啧啧有声,“大爷对顾姨娘,可真是……连儿子都替顾家养着,吴嬷嬷走前,总说大爷被五通神附了身,还真是没说错。”

    “顾姨娘要是不回来,这个野种就得落到我一个人头上。大爷宠姓顾的贱人,他爱怎么养就怎么养,凭什么要我拿血养他?”青书忿忿。

    王嫂子哪能想出什么主意,紧拧了半天眉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这事儿难,你奶水那么好,这事儿难,你自己先想想办法,唉哟,大厨房一堆的事儿呢,我得走了,晚上想吃什么?我让人做给你吃。”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要是有鲜鱼,炖锅鱼汤最好,我这几天就想着吃点鲜味儿。”青书答了句,抱着孩子跟在王嫂子后面往外送。

    “真是不巧,这一阵子鲜鱼贵得离谱,有那么一条两条,得备着大奶奶吃鱼丸呢,等明儿鱼便宜了,我一定让人好好炖一锅汤给你。”王嫂子委婉的回绝了青书的要求,青书脸上一僵,陪着笑了几声,没也再提别的。

    从前是王嫂子巴结她,如今,是她巴结王嫂子了,风水轮流的真是快。

    …………

    入夜,宁远熟门熟路的穿过李家后园,直奔李桐的小院,捅开角门,进去再回身锁上,甩着胳膊,溜溜跶跶转到廊下,在上房窗户上敲了几下,不等里面答话,就径直往西厢过去。

    绿梅掀帘探头往外看,正看到宁远径直往西厢房的背影。

    “姑娘,那位七爷又来了!”绿梅放下帘子禀报道。

    “姑娘,我看这个七爷,简直就是个登徒子!”水莲对宁远隔三岔五的这么不见外,十分反感以及忿然。

    “他见多识广,见过的美人儿太多了,好色倒不至于,就是太随意了些。”李桐下了炕,穿过西间往西厢房过去。

    “姑娘是不自知。”水莲跟在后面,嘀咕了一句,示意绿梅去叫文竹和清菊也过来侍候着,不管姑娘怎么说,对这位宁七爷,她是一定要保持足够高的警惕。

    李桐转进西厢房,宁远已经去了斗蓬,舒服的坐到他坐过几回的扶手椅上,见李桐进来,眉开眼笑的吩咐跟在李桐后面的水莲,“给我沏碗擂茶,少放一点姜汁,多放芝麻花生,研的碎一点。”

    水莲看向李桐,见她点了头,才垂手退出去沏宁七爷的擂茶。

    “你这几个丫头,好是好,就是脾气大点。”宁远是个极其敏感的人,斜着水莲消失的方向道。

    “是人都有脾气,你来干什么?”李桐坐到宁远斜对面,直接问道。

    “今天长公主那盘棋,我真不是故意的。”宁远开口就是这么一句,李桐哭笑不得,“你这趟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你要说也该去请见长公主,当着她的面解释陪礼,跟我说可没用。”

    “长公主怎么想的我不管,我就是来解释给你听的,第一不是故意的,第二不是长公主说的那样,跟我姐联手啥的,一盘棋,犯得着联什么手?”

    “长公主不过随口说了那么一句,没看出来,你心思这么细腻。”李桐上上下下打量着宁远。

    “就是跟你说一句,对了,今天热闹吧?没出什么事吧?”宁远转了话题。

    “出什么事?你觉得要出什么事?”李桐知道他说的是今天宫里的那场赏花会,反问了句。

    “听说皇上看中贺家十一娘了,周六跟我说的。”宁远愉快的晃着腿。

    “喔。”李桐淡淡的喔了一声,宁远笑容明丽,“这周家……啧!除了这个,还有别的热闹没有?比如谁家看中谁家?”

    “你是想问宁皇后替你看中了哪家姑娘?”李桐直截了当的反问了句,宁远赶紧摆手,“真不是,我姐那脾气我知道,虽然她出嫁得早,不过我还是知道她的脾气,她看中的谁,你肯定看不出来,不管她看中哪家姑娘,我不点头前,她不会表露出来。”

    “那你要问谁?”李桐接着问道。

    “江南明家,你听说过没有?”宁远问道。

    “当然。”李桐点头。

    她当然知道江南明家,墨相最小的女儿嫁的就是江南明家长房次子、后来做了工部尚书的明哲明尚书。明尚书以儒雅温和著称,几乎是整个朝廷最无可挑剔的一个人。

    明哲嫡亲的妹妹明三娘子嫁给了墨七。

    李桐想着明七奶奶,心里一阵酸涩凄楚,明七奶奶三十多岁就死了,她觉得她是郁结而死,她死前,她去看过她几回,她对死亡的期待让当时的她震惊,却莫名的十分亲近和理解,那时候她就觉得,她濒死的时候,应该也是这样,期待着死亡的来临,期待着被动的解脱。

    “墨七说,他太婆看中了明家三娘子,据说是早就看中了,前几天,明家三娘子和她阿娘进京来了,为了明家三娘子和墨七的亲事。”宁远接着道。

    李桐心一颤,暗暗叹了口气,以前如何,这一回还是如何。

    “墨七说,他不想娶明三娘子。”

    “为什么?”李桐呆了,脱口问道。墨七不想娶明三娘子!是这一回不想娶,还是从前也不想娶?

    “听说明家比季家还要风雅?”宁远却问了句,李桐点头,“比季家还要风雅不敢说,不过明家和季家的风雅都是出了名的,我们家在江南和太平府,都有专门和这两家打交道的掌柜,都是读过书考过秀才的人,听说明家挑选婢女小厮,都要考较学问,联诗作对什么的。”

    “那可真是风雅。”宁远撇嘴摇头,啧啧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