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章 从前的媳妇儿

第五百章 从前的媳妇儿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滚!”太子一声怒吼,他越想越气,一肚皮恶气随着一个滚字喷到周渝海脸上,周渝海半句话不敢再多说,急急往后爬了几步,退出门,仓皇而逃。

    出了太子府,周渝海又往前奔了一射之地,迎着两边惊讶探究的目光,周渝海清醒了些,收住步,呆了呆,按着小厮的肩膀上了马,骑在马上,惊恐渐渐消散,一股子浓烈的悲伤却涌上来,自从姑母死了,大爷被圈禁起,他就觉得他头上的天塌了,而且,他总觉得,这块天再也回复不了,再也没有了……

    …………

    绥宁伯府陈夫人上了车,车帘子还没落下来,眼泪就开始扑簌簌往下掉。曲大奶奶紧跟在后面上了车,姜婉和姜宁也跟着挤上来。

    绥宁伯府就这一辆大车,好在这辆车十分体面富贵。

    好在这辆车十分宽敞,挤进了四个人也没觉得怎么挤,李家的车子,宽敞舒适是没话说的。

    曲大奶奶坐在一角,姜婉和姜宁上了车,斜着曲大奶奶,紧紧挤在陈夫人身边,不时斜一眼曲大奶奶,自从曲大奶奶拎着刀鸡挡杀鸡、狗挡杀狗,在绥宁伯府杀了一回之后,姜婉和姜宁就怕她怕进了骨子里。

    陈夫人泪如雨下,刚从宫里出来,这又是在外头,她可不敢放声,用帕子掩着嘴,无声泪奔,倒比平时放声儿流泪显的悲伤了不少。

    陈夫人无声痛哭了半天,姜婉和姜宁看惯了她们的娘流泪痛哭,浑然不觉,两人挤在一起,兴奋的咬着耳朵,嘀咕今天开的这大眼界。曲大奶奶坐在陈夫人斜对面,微微侧头,好整以瑕的看着陈夫人满脸的泪,她倒要看看,她这眼泪难道就流不完吗?

    “给我倒杯茶。”哭了半路,陈夫人哭渴了。

    姜婉和姜宁对视了一眼,齐齐看向曲大奶奶,阿娘要喝茶,倒茶这事肯定是大嫂的事,侍候婆婆,那是媳妇儿的唯一大事。

    曲大奶奶的目光从陈夫人身上斜到姜婉,再斜到姜宁,见两人一动不动只看她,冷笑一声,拧头看着晃动不停的帘子,半点要动手倒茶的意思也没有。

    “焕璋媳妇,给我倒杯茶!”陈夫人生气了,哪有这样的媳妇儿?

    “我也渴了,阿婉,倒两杯茶。”见陈夫人点到了她头上,曲大奶奶移回目光,吩咐姜婉,却斜着陈夫人。

    “你!”陈夫人气的手指都要抖起来了,“我让你给我倒茶,你叫阿婉干什么?”

    “不叫阿婉?那叫谁?阿宁?要不就叫捧云过来侍候你?捧云在府里呢,那你得等到回到府里了。”曲大奶奶闲闲的答道。

    “你!”陈夫人活了大半辈子,哭了大半辈子,在绥宁伯府府门一关自成一统,虽说没有她一直想着一直盼着的众星捧月,起座八方,可也从来没有谁跟她吵过架拌过嘴闹过别扭,称心顺意过到现在,曲大奶奶这几句话,就把她给堵住了。

    陈夫人脸上本来已经断流的眼泪,再次如暴雨而下,“我的命好苦!我姜家造了什么孽,有你这样的媳妇儿!我的命好苦!”

    陈夫人捶着胸口,这回哭的真是十分伤心,“好好的媳妇儿,跟长公主都平坐说话的,怎么偏偏就没了啊?我的命好苦……”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偏偏就没了?你们姜家悔婚另娶,没脸没臊,你还有脸哭?”曲大奶奶不干了。

    “你这是跟我说话呢?”陈夫人惊呆了,姜婉和姜宁吓的紧紧挤在一起,瞪大双眼看着曲大奶奶,曲大奶奶冷笑一声,拧过头不理陈夫人了。陈夫人见曲大奶奶不说话了,自以为占了上风,拍着大腿,哭的更厉害了。

    陈夫人一路哭进正院上房,一路哭一路吩咐,“去请大爷来,叫大爷来,我有要紧的话要跟他说,去叫大爷……我的命好苦……”

    曲大奶奶犹犹豫豫的跟在陈夫人后面,烦躁的揪着帕子。

    今天进宫,本来是场大喜的事,她直盘算了一夜,原本想着今天能结识几个高门贵妇,以后常来常往,说不定还能常常进宫,陪娘娘们说说话儿,那可就是真正的一步登天了,没想到却撞见了那个恶妇丧门星,偏偏她还跟长公主在一起,还跟皇后娘娘有说有笑……

    刚才陈夫人哭,她知道她哭成那样是什么意思,不就是看到人家攀上了长公主,又搭上了皇后娘娘,她难过了、后悔了……

    呸!不要脸的东西!

    她叫大爷,她想跟大爷说什么?难道想再接回姓李的丧门星?不行,她得跟后面听着,她孤身一个人,可不能让她们欺负了!

    曲大奶奶打定主意,猛一甩帕子,昂起头,步子咚咚跟在陈夫人身后,直冲进了正院上房。

    姜焕璋进来时,陈夫人哭的已经倒在了炕上,姜婉和姜宁早就溜之大吉了,只有曲大奶奶笔直站在炕前,手里捧着一杯茶。

    姜焕璋盯着曲大奶奶和曲大奶奶手里的杯子看了片刻,面无表情的移开目光,侧身坐到炕沿上,看着哭的肝肠寸断的陈夫人,厌恶的皱起眉头,“阿娘这又是怎么了?”

    “你来了。”陈夫人撑着坐直,泪眼婆娑的看着儿子,“还不是因为你媳妇儿……”

    姜焕璋目光凛厉的看向曲大奶奶,没等曲大奶奶开口,陈夫人一把抓住姜焕璋,“不是这个,大哥儿,你知道阿娘今天看到了谁?是你先头的媳妇儿,你先头那个媳妇儿,她跟长公主坐在一起,平起平坐,长公主走到哪儿都带着她,皇后娘娘跟她有说有笑,大哥儿,那是你媳妇儿,她看都不看阿娘一眼,还有你妹妹,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怎么能这么绝情?大哥儿,她怎么能这样?这还是个人吗?”

    曲大奶奶瞪着陈夫人,嘴巴都要张开了,这样的话,她怎么说得出口?她怎么有脸?还说人家不是个人,她还是个人吗?

    “阿娘!李氏已经不是姜家的媳妇儿了!她跟咱们姜家没有半点瓜葛!你不要再提她!”姜焕璋一把甩开陈夫人,猛的站起来,指着曲大奶奶道:“阿娘上了年纪,她糊涂了,你也糊涂了?让她说出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