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九八章 贺家娘子

第四百九八章 贺家娘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汤五娘子因为没‘巧遇’上皇上而兴高彩烈,贺十一娘刚因为刚刚好遇上了皇上,而更加兴奋激动。

    随国公府吴夫人看到贺十一娘满脸喜庆和春色,以及贺十一娘不停递过来的眼神,知道必定是成了,强忍着回到随国公府,一起进了赵老夫人的正院上房。

    “怎么样了?你快说说!”一进屋,连外面的斗蓬都没来得及脱,吴夫人就急忙问道。

    “不急。”赵老夫人到底年纪大点,经得多见得广,伸手让丫头侍候着去了斗蓬,换了衣服,又沏了茶上来,这才屏退众人,示意坐在她旁边的贺十一娘,“十一姐儿说说吧。”

    “是。”贺十一娘子带着六分喜庆四分激动,“我就是照夫人吩咐的,沿着茶花,就到了一条两三人并排宽的青砖路上,刚开始路上没有人,过了一会儿,就看到皇上来了。”

    贺十一娘顿了顿,露出几分羞涩,“老祖宗知道,我又不认识皇上,当时就是吓了一跳,正要躲起来,又一想,这宫里除了皇上,哪还有别人?我就没躲,后来皇上看见我,招手叫我,问我叫什么名字,多大了,问我喜不喜欢茶花,和我说了好些话,皇上和气得很,我原来以为皇上肯定威严得很,没想到这么好。”

    贺十一娘子两颊绯红。

    “除了这些花啊什么的闲话,皇上还说了什么没有?”赵老夫人追问了句。

    “还问我许了人家没有。”贺十一娘绞着帕子,脸上更红了,其实皇上还拉了她的手,不过她不好意思说,而且,她也不想说,这是她和皇上的秘密。

    “皇上就是细心。”吴夫人一颗心落定,高兴的眉梢飞动,赵老夫人也长长舒了口气,“这都是娘娘保佑。”一句话没说完,赵老夫人喉咙哽住,半晌,才接着道:“十一姐儿有几分娘娘的品格儿,皇上哪有不爱的?连我见了,都心疼的不行。”

    “可不是。”吴夫人急忙顺着话奉承,“十一姐儿这份聪明难得,跟娘娘年青时候不差什么,往后,皇上身边有十一姐儿陪着,老祖宗也能放心了,就是娘娘,也能安心的往生去了。”

    “你挑几个稳妥人,让人送十一姐儿回去歇着吧,再跟贺家交待一声,别多说,贺家大爷是个明白人,点到他就知道了,好好侍候十一姐儿,在家里大约也住不了几天了,该准备的要准备起来,悄悄儿的准备,别闹出动静坏了大事,还是让贺氏亲自送十一姐儿回去吧,她最稳妥,十一姐儿的事,让她操办。”

    赵老夫人絮絮叨叨的吩咐,吴夫人连声答应,让人叫了贺氏过来,当着赵老夫人细细嘱咐了,吩咐她亲自送贺十一娘回贺家。

    贺十一娘还没出随国公府,随国公就知道这件大喜事了,欣喜之余,热泪盈眶,贺十一娘进宫,虽说比从前娘娘在差了些,可他们周家长房,总算又翻过身了。

    随国公世子周渝海却紧拧着眉头,忧心忡忡,“阿爹,您别光想皇上,太子那头呢?贺家从前帮大爷做生意筹钱,太子那时候……”

    太子当年跟贺家的过节可不少,一提贺家,就咬牙切齿,现在他们把贺十一娘送进宫,送到了皇上身边,太子会怎么想?

    “太子能怎么想?这是孝道。”沉默片刻,随国公强辩了一句,周渝海没理他爹这句强词夺理,“阿爹,这事得在旨意下来前,赶紧给太子解释解释,不然惹恼了太子也是大祸。”

    “旨意还没下来,跟太子说了,万一太子觉得不妥当,找皇上……皇上最疼太子,这岂不是坏了好事?”随国公的眉头也拧紧了。

    “还是要说的。”沉默片刻,周渝海道:“阿爹想想,今天进宫的,可不只阿娘和太婆她们,还有二婶呢,二婶也就算了,高书江夫人刘氏呢?就算咱们不说,太子也会知道,倒不如……”

    “对对对!”随国公拍手赞成,“反正这事也瞒不住,不如咱们先跟太子去说,抢下这个先,你赶紧去!好好跟太子解释,咱们这都是为了太子好,大爷已经关进去了,咱们周家就只有太子爷,一切都是为了太子爷。”

    周渝海连声答应着,出了门,大步留星直奔出去找太子去了。

    周副枢密也在府里,也就比随国公父子晚了一线,就知道了贺十一娘得了皇上青眯,周渝海媳妇贺氏亲自护送贺十一娘回贺家的信儿了。

    周副枢密立刻要了马,往太子府走了一半,调转马头,直奔高书江府上,这事,还是先跟高使司商量出个章程来,再一起去找太子。

    周副枢密刚拐进高使司府前巷口,就迎面撞上了高使司,骑在马上的高使司看到周副枢密,忙命人换了辆车出来,两人上了车,一边往太子府过去,一边说起今天这桩大事。

    “你们周家……”高使司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

    “唉!”周副枢密长叹了口气,关于大哥,他简直没话说,成事不足,败事回回有余,还有那个侄子,和他爹一样蠢!

    “我是担心,”高使司看着周副枢密,神情冷厉,“贺十一娘这事背后,只怕不简单,你那个大哥,是真心归附太子,还是表面归附,心里还是只有大爷?你细想想,为什么非要送贺家娘子进宫?”

    “大哥哪这样的心计?”周副枢密失口道。

    高使司冷笑几声,“他是没有这份心思,那我问你,从前跟在大爷身边,说一句大爷听一句的那位蒋先生呢?哪儿去了?别说他也被圈进去了,我细查过两遍了,那座高墙院里,没有他,他去哪儿了?”

    周副枢密呆了,他真没留意那位病殃殃的蒋先生,难道被大哥带出来了?筑墙封府,是大哥去的,他要带几个人出来,太容易了。想到这个,周副枢密脸色微微泛起青色,那位蒋先生,可是铁杆铁死的大爷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