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九四章 一局棋而已

第四百九四章 一局棋而已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会下棋吗?”宁远低声问李桐,李桐摇头。

    “看得懂吗?”宁远再问,李桐再摇头,“你呢?会吗?”李桐看他刚才磕头碰脑的差点睡着,反问了句。

    “棋上我是高手。”宁远大喇喇答道,李桐无语,她知道他脸皮厚,可还是低估了他脸皮的厚度。

    “这棋吧,我还算喜欢,就是不喜欢看人下棋,你知道为什么?因为看棋讲究观棋不语真君子,我看着不说憋的难受,看别人下棋还好,有话就说不难为自己,可她俩……再给我杯茶。”

    李桐听的忍不住笑,又沏了杯茶给他,宁远捏着杯子,微微探头看了眼棋盘,低低嘀咕了句,“这一着真是臭不可闻。”

    刚刚落了子,正伸手去捏棋子的宁皇后两根手指捏起棋子,啪的敲在桌子上,宁远吓的一个机灵,急忙解释:“姐,我不是说您……”

    话没落音,福安长公主也将两根手指夹着的棋子啪的一声敲在桌面上了。

    “公主姐,也不是说您……您两位,我哪敢,我是说,这几天上火,我嘴巴有点臭。”宁远赶紧再解释,宁皇后和福安长公主异鼻同声的哼了一声,李桐笑出了声,他这嘴可真是自找着臭!

    “要不咱们也下盘棋?”又蹲了一会儿,宁远实在无聊极了,转头看着李桐提议,李桐失笑,“我不会下棋!”

    “没事,我教你,我走一步,再教你走一步,下棋容易得很,你这么聪明,我一教你就是高手了。”宁远挪了挪,找了个小板凳,李桐急忙摆手,“我下不来棋,你走一步再教我走一步,那还不如你自己跟自己下棋呢,我不下。”

    “你看你这人,算了,不下就不下吧,她们这一局……看样子还早呢。”宁远坐下来,一脸无聊的扫一眼棋盘,再扫一眼,一边扫一边撇嘴,“你家有一种这么大,薄而脆的小饼,有股子葱香味,特别好吃,叫什么名字?”

    “就叫葱香饼。”李桐随口答了句。

    “怎么做的?你抄个方子给我,你家那个饼酥脆可口,特别香,我让厨房做了几回,葱味儿差不多,就是不如你家的酥,也不如你家的香。”

    “就是普通做饼的法子,不过是把猪油换成从牛乳中澄清出来的牛油就行了。”李桐答的能多简洁就多简洁,人家那边下棋呢,他啰嗦个没完了。

    “他什么吃到你家的葱香饼了?”福安长公主突然横出来问了一句。

    李桐转头看向宁远,她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吃过她家的葱香饼。

    “就是借车用,车子带的有点心,吃了半包,味道不错。”宁远看着福安长公主答了句,说完,下意识的瞟了宁皇后一眼,宁皇后专心看着棋局,仿佛没听到宁远和福安长公主的话。

    “你跟桐姐儿,可真是不见外。”停了一会儿,福安长公主慢吞吞又说了句,这一回,宁皇后抬头了,先瞄了眼李桐,又看向宁远。

    李桐没理会福安长公主的话,福安长公主说话的肆无忌惮和宁远的脸皮,是李桐这一阵子已经比较适应能够淡定的两件事。

    宁远更不在乎,好心提醒道:“姐,您老分心,棋要输了。”

    “哼!”福安长公主斜了他一眼,凝神回到棋盘上,宁皇后也不理会两人了。

    “下棋跟打仗一样,专心无二,一有二就得输,你看,我姐的棋,勇猛锐利,大开大合,公主姐的棋,绵厚缜密,一环接着一环,我姐的棋还能分点心,公主姐的棋可不能分心,完了,你看,我就说吧,要输了……”

    宁远话没说完,就被福安长公主的棋子砸在了脸上,“你就不能闭上嘴?”

    “闭上嘴,也输了。”宁远挣扎着再说一句,才紧紧抿着嘴,以示闭上了。

    “出去!”福安长公主输了棋,看起来心情相当不好,指着门口冲宁远吼了句,“以后不许到我这儿来!出去!”

    宁远站起来,一脸干笑,“一盘棋而已……”

    “出去!”

    “那好,姐,公主姐,我就先告退了,等明儿个我再来给公主姐请安。”宁远礼周貌到,一一长揖别过,才退出去。

    “小七说的对,一局棋而已。”宁皇后嘴角带着笑意,心平气和的劝了句。

    “你们姐弟两个,一个布局,一个胡言乱语扰乱视听,不愧是姐弟俩。”福安长公主哼了一声,宁皇后笑容依旧,“我瞧他对你这个姐姐,可比跟我亲。宫里也该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得回去看看,对了,赵老夫人托付的事,我刚刚想了,长公主不是凡俗女子,这亲事,还是要依长公主为主,长公主先看好了人,再跟我说,余下的事由我来张罗。”

    福安长公主听宁皇后这么说,沉默片刻道:“多谢,皇上那里要是有什么话,你让人传个话给我。”

    “好。”宁皇后答应的极其干脆。

    听着宁皇后的脚步声出了院门,福安长公主的目光从棋盘上移开,轻轻叹了口气,“看她这棋风,真是……这十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从前我以为我熬的艰难,现在看,她这样的性子,那样的熬法,才是真的艰难。”

    “她有五哥儿,为母则强,要是一个人,只怕……”李桐顿了顿,也不一定,从前她也是一个人,不是也熬了那么些年,没有希望、没有期盼,一天天麻木的也熬了那么些年……“也不一定熬不下来,熬的长了,人就麻木了。”

    “听你这话,总觉得你也熬过好些年。”福安长公主探究的看着李桐,“你很有意思,明明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却时不时让人觉得你饱经沧桑,有如活了几十年的老枢一般,这份天赋真是稀奇。”

    “同理同情之心而已。”李桐含糊了句,“我也回去了,明儿我就不过来了。”

    “嗯。”福安长公主应了声,看着李桐出了门,慢慢坐直上身,好半天,叫了绿云进来吩咐道:“找几个妥当人,把山庄里的东西搬过来些吧,以后,只怕要在这儿常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