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八八章 过往的感慨

第四百八八章 过往的感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殿外,吕炎母亲袁夫人笑声爽朗的给杨淑妃道了贺,瞄了一圈,进殿找钱老夫人说话去了。

    安远侯府墨夫人热情殷勤的陪着说了好一会儿恭贺吉利话儿,这才一边曲膝一边后退,进殿找阿娘钱老夫人。

    “看看。”福安长公主既没看袁夫人,也没看墨夫人,确切的说,她对单身而来的夫人、老夫人都没兴趣,这会儿,她对带着贺十一娘的随国公府赵老夫人和吴夫人,以及带着周八娘子的荆国公夫人华氏,兴致高涨。

    “绿云呢?去打听打听,跟在赵老夫人身边的小佳人是谁,竟然有几分周贵妃的模样,短短几天,就能找到这样的……只怕是早就备下的,随国公府可真是……啧啧。”

    福安长公主啧啧有声,绿云出去的快,回来的更快,“是贺家十一娘,随国公世子夫人贺氏庶出妹妹。”

    “果然。”福安长公主笑起来,“肥水不流外人田,周八娘子,难道周家还想让周八娘子进宫?就她那脑子,能进宫?是了,周贵妃也没脑子,唉!”

    福安长公主又是啧啧又是叹气,李桐一脸无语的斜着她,她这看热闹的劲头,可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高书江夫人带的是谁?一笑起来可真甜,看起来很有几分贵气,哪家的姑娘?”福安长公主的目光只在小娘子们身上打转。

    “是高家三奶奶汤氏嫡亲的妹妹汤五娘子。”绿云办事利落,刚才出去一趟,但凡她不认识的,都先打听了,好在她不认识的实在不多。

    “汤家……”福安长公主拖长声音,“山西汤家?怎么着,连汤家也准备插一脚进来,分点儿好处了?有这么乱了?有意思!”

    “永安伯府也把姑娘带来了,就她家姑娘这长相心眼……啧,周氏可真是个好榜样,人人都以为可以来撞一撞大运了!”福安长公主一声冷笑,“解家二娘子,赵侍郎家九娘子,楚尚书家三姑娘也来了,很好,这个我得好好看看。”

    福安长公主声音骤冷,李桐忙转头看向她,福安长公主没理她,只紧盯着外面的小娘子,“孙学士家十二娘,嗯,他家紧跟老四跟出了甜头,这是准备替老四扎篱笆呢,还是起了心?有意思!咦!”

    福安长公主手指指着外面,猛转头看向李桐,李桐顺着她的手指,看着畏畏缩缩在人群边缘想往里挤却又明显挤不进去的绥宁伯陈夫人,那位世子夫人曲大奶奶,以及兴奋的到处乱看的姜婉姜宁,目光在姜婉和姜宁那身光彩闪闪的织锦缎袄裙上顿了顿,这是她的衣服,她的陪嫁。

    “怎么了?”李桐打量了一遍,淡然问了句。

    “噢。”福安长公主笑起来,“倒是显得我小气了,你说说,这是晋王的意思,还是姜焕璋的主意?或者是季天官?”

    “宁娘娘请了京城所有三品以上老夫人、夫人,绥宁伯夫人是伯夫人,世子夫人也在三品内,人家自然要来,应该没谁的意思,那两位,坏事有余,可不能成事的人。”

    李桐看着姜婉和姜宁道,从前,这一对给她惹了一辈子祸,也给姜焕璋惹了一辈子祸,姜焕璋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这两个妹妹是什么样人,怎么可能让她们进宫。

    “嗯,那位就是曲氏?”福安长公主细细打量着曲大奶奶,“看这面相,是个狠厉的,薄情寡义,这个人是文涛找的?”

    “应该是。”

    “文涛这是要替你出出气吧。”福安长公主又仔细看了一会儿,笑起来,“他说他自己,心思狠辣,有伤阴德,不宜留后,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瑶华殿外越来越热闹,福安长公主将到场的小娘子点评了一遍,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好些年没见过这样的大热闹了,真是有意思!”

    “离热闹还早呢。”李桐看着殿里渐渐三三两两聚集成群的小娘子和老夫人、夫人们。

    这样的场合,她经历了几十年,周旋了几十年,如今再看,恍然有种浮在半空,真正的居高临下、一览无余的感觉。

    福安长公主嗯了一声,抬起一只脚盘在圈椅上,似喝非喝的抿着茶,挨个打量殿内的老夫人、夫人们。

    李桐的目光慢慢掠过殿内花枝招展的小娘子。

    周六少爷嫡亲的妹妹周八娘子略矮微胖,鼻尖上带着微微的汗意,正仰着头,和孙十二娘说着话。

    从前她头一回见她时,她已经是礼部赵侍郎家小儿子赵明轩的媳妇儿周四奶奶,她是她记忆中的模样,要说不一样,也就是年青了些,她就这样憨憨的、欢快的笑了一辈子,她羡慕了她半辈子。

    李桐的目光从周八娘子身上移向孙十二娘,从前到现在,这是她头一回看到她,从前那一回,孙学士依附四皇子,猛冲直进,在那场兄弟相残中送了命,之后皇上诛连了所有沾得上的人,孙家瞬间分崩离析,她没听说过孙十二娘怎么样,大约是死了吧。

    这一回,不知道孙家能不能逃脱灭门之祸。

    也就一会儿,解二娘子就从诸小娘子中不自觉的脱出来,站在一群小娘子中间,她的光彩最浓最艳。

    李桐定定的看着她。她记得春闱后,她定给了状元陈安邦,陈家是山东旺族,陈安邦人品俊秀,才华出众,当时慕煞了京城所有的小娘子,那一两个月,她嫁了状元陈安邦的事,是京城最热门的话题。

    可没多久,陈安邦在那场两虎相争中殒命,解尚书保下了身怀六甲的孙女儿,陈家却被杀的元气大伤,从此凋零。

    她生了个儿子,带着儿子一直住在京城,在各家周旋,她对她极好,她也很怜惜她,今年春闱的状元,不知道会不会还是陈安邦,她再嫁给陈安邦,大约也不会象从前那样苦命艰难了。

    解二娘子一只手挽着楚三娘子,一只手挽着墨六娘子,正连说带笑,不知道说了什么,站在她对面的赵九娘子笑的跺起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