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八七章 花枝招展

第四百八七章 花枝招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六娘子见机的快,紧一步上到台阶上,和李桐曲膝见礼。

    “长公主已经到了?我还当我是个早的。”钱老夫人早就看到李桐,上了台阶,含笑和李桐搭话。

    “是,白老夫人也到了,吩咐我过来迎一迎老夫人。”李桐领着长公主和白老夫人的吩咐,不过微微曲了一礼。

    “今儿娘娘是主家,最忙的就是您,娘娘只管去忙,让李家姐儿侍候我就行。”钱老夫人回身和杨淑妃客气,杨淑妃刚才已经瞄见又有人到了,客气了两句,就转身下了台阶,晋王妃秦氏犹豫了下,才跟在杨淑妃身后,去迎别的客人了。

    钱老夫人一进到殿内,白老夫人先笑道:“你也到的这么早?六姐儿,来,到太婆这里来,让太婆瞧瞧。”

    李桐的目光在白老夫人,以及和白老夫人十分亲呢熟捻的墨六娘子身上多停了一会儿。

    大约这个时候,或者在这之前,白老夫人就看中墨六娘子了。

    都说墨六娘子和季疏影是一对神仙眷侣,才子才女,门当户对,可她总觉得墨六娘子和季疏影过于举案齐眉了些,墨六娘子只有两个女儿,生第二个女儿时,伤了身子,说是不能再生育,好象就是隔年,她替季疏影纳了个以才名著称的秀才家姑娘,秀才家姑娘三年生了两个儿子,据说极知道进退。

    墨六娘子生的二女儿六岁那年,墨六娘子一病不起,在病榻上缠绵了半年,就走了,她当时过府吊丧,看着哭的死去活来的两个女孩子,当时那份揪心的痛,现在想起来,还在隐隐的痛。

    李桐有些怔神的看着神情灵动活泼,说话如叮叮咚咚珠落玉盘的墨六娘子,从前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墨六娘子,从前那一回,她见到墨六娘子时,她已经是季大奶奶了。

    这一回,周贵妃死了,死在自己儿子手里,季疏影大约不会象从前那样,对周贵妃和周家耿耿于怀了一辈子,至少现在,他看起来比从前疏朗开阔了很多。

    李桐想着今年正月十五那天的季疏影,嘴角露出丝丝模糊的笑意,疏朗开阔的季疏影,也许能让成亲后的墨六娘子也象现在这样,灵动活泼,话若珠落。

    “想到什么了?”福安长公主用拂尘捅了捅李桐。

    “噢,”李桐顿了顿,“我在想白老夫人和六娘子有点儿象一家人。”

    “你想多了。”福安长公主扫了眼钱老夫人,钱老夫人抿着茶,正含笑看着白老夫人、以及和白老夫人说话的墨六娘子。“季天官站了队,季疏影可是独子,亲倒是门好亲,就是太烫手。本朝两大丞相,吕相是面上谨慎,骨子里却不见得,常有惊人之举,墨相说是勇猛,其实骨子里,他才是真谨慎,就算是面上的勇猛,那也是吕相那一团和气衬出来的。”

    李桐想了想,低低嗯了一声,确实如此,季疏影是季家独子,墨六娘子得钱老夫人和墨相的宠爱程度,几乎和墨七差不多,这在京城几乎无人不知,这两个人若是结了亲,只怕七八成的人,都会认为墨相和季天官再也撕虏不开,这对季天官极其有利,对墨相却是极为不利,和从前比,现在这门亲事有了阻碍。

    “太子妃来了。”福安长公主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外面,站起来,向李桐努了努嘴,两人往后走了几步,在殿角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

    钱老夫人盯着重新坐到殿角的福安长公主和李桐看了一会儿,掉开了目光,那两个都是号称修行的人,这样的场合躲一躲极符合身份,她得端坐在这个显眼地方,等着各种寒暄之后,才能象她俩那样,找个地方清清静静看看热闹。

    白老夫人只顾拉着墨六娘子说话,仿佛压根没注意到福安长公主和李桐的退转。

    瑶华殿外,太子妃站在杨淑妃和晋王妃秦氏身后四五步,犹犹豫豫,进一步,又退一步,跟在杨淑妃身后和诸人寒暄吧,她是太子妃,好象有些掉身价,不跟在后面客套吧,又显得她太拿大傲慢了些……

    正犹豫不定,一看瞄见从茶花丛中转出来的宁皇后,急忙提着裙子,急步如飞迎上去。

    宁娘娘来了就好了,宁娘娘是她任谁也挑不出理儿的正经婆婆,她就跟在她身后了。

    杨淑妃比太子妃可恭敬多了,一路半躬着身子,毕恭毕敬将宁娘娘侍候进殿内,让到上座,亲手奉了茶,垂手站在宁娘娘身边,把素心挤到了后面。

    “今天你是主人家。”宁娘娘抿了口茶,微微欠身和杨淑妃笑道:“不用多管我,我和两位老夫人说话就行。”

    “是。”杨淑妃比素心还听话,退后两步,吩咐晋王妃秦氏,“好好侍候娘娘。”

    “让她跟你去忙,让太子妃陪我们说说话儿就行,来,你到这里坐。”宁皇后接过杨淑妃的话,又抬手示意太子妃郑氏坐到自己身边。

    晋王妃秦氏低眉顺眼,依旧跟在杨淑妃身后张罗。

    宁皇后脖子微微伸长了些,环顾殿内,没等素心指示给她,钱老夫人先笑着指道:“在那儿呢,娘娘看看,多会找地方儿,又清静又适意,别人看不到她,她看别人可方便。”

    福安长公主有几分不情愿的站起来,走到宁皇后面前,甩起拂尘双手合什,“我和师妹清静惯了,实在是应对不了,还请娘娘见谅。”

    “这有什么见谅不见谅,我只怕你和桐姐儿不自在,只要你们觉得好,那就怎么都好。”宁皇后微微欠身,极其客气的答了句。

    “那就多谢娘娘体谅。”福安长公主不客气的接了句,拂尘一甩,转身冲李桐使了个眼色,又回到了那个小角落里坐着。

    “你就不能多应付几句?”李桐坐下,瞄了眼已经和白老夫人说起话的宁皇后。

    “她要的是这个后宫,我给了,那就皆大欢喜,有什么好应付的?放心吧,我不应付她,她就不用应付我,皆大欢喜!”福安长公主不再看宁皇后,将小角窗推的开一些,看向越来越热闹的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