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八三章 河东和河西

第四百八三章 河东和河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早饭也没吃呢,昨天酒多了,早上没起来,正好。”周六看了一圈,叫过茶酒博士,又要了几样。

    两人吃了早饭,撤了饭菜上了茶,宁远舒舒服服的喝了几口茶,看着周六恭喜道:“还没恭喜你,现在也是世子了。”

    “咱们兄弟还用恭喜?昨天已经收了你那些礼。不瞒远哥说,做了这世子,还真让人扬眉吐气!就一样,这世子要是再加上罔替这两个字,那就更好了。”

    周六不客气的哈哈笑道。宁远斜着他,“那还不容易,等太子爷登上大位,封赏群臣,就冲你跟太子爷这份交情,加个罔替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我也是这么想的!”周六拍着桌子笑声愉快,他跟他远哥总是英雄所见略同。

    “对了,有件事,我得问问你。”宁远转了半天心思了,想来想去,对上周六这种,就是直截了当最好使。

    “什么事?远哥你只管问,小六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咱们兄弟,没有不能说的!”周六拍着胸脯。

    “昨天皇上问我什么刺客不刺客、打劫不打劫的。还说是你说的,我说过遇到刺客这样的话?我怎么不记得了?”宁远一幅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皇上问你了?”周六一只手揉着额角,底气不足浑身气虚,“远哥,这事……那个啥,它吧,是这么回事,我是记得你说过一回,遇到了好几百个刺客,远哥这身手,一刀一个,一刀一个的,可我记不得什么时候、在哪儿听远哥说的了,我那个小厮,说是那一回咱们仨,你、我,还有墨小七,在软香楼喝醉了,你说的这话。”

    “我说过?我怎么不记得?我这人酒量这么好,什么时候喝醉过?”宁远一脸的这怎么可能。

    “远哥你是醉了,我也醉了,小七也醉了,你说过这话,那句一刀一个,我记得清楚,别的就……也不知道记没记住,我阿爹听小厮说了,说这是大事,得跟皇上禀一声,我爹发了话,我想着禀了皇上对远哥你也没坏处,就跟皇上说了。”

    周六努力解释,宁远长长噢了一声,“我就说,皇上怎么知道这事,其实就是几个小毛贼,我那马好,一冲就冲过来了,当时……你知道,你远哥就是好个面子。”

    “我知道我知道。”周六赶紧点头。

    “你跟皇上说的时候,皇上已经知道了吧?”宁远接着问话,周六紧拧着眉头,“让我想想……我还真没看出来,远哥你也知道,皇上心思深沉,谁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事儿?不过我觉得皇上肯定知道了,宁娘娘遇刺这么大事,皇上能不知道?就算别人不说,宁娘娘肯定得说啊!”

    “那倒也是。”见从周六这里问不出什么,宁远立刻收手,周六这货,成事不足,败事可有余,不管谁的事,他败起来都有余!

    “不提这个了,你们府上,一门两国公,那门上的匾额怎么挂?”宁远说起了真正的闲话。

    “太婆说了,在东边另开个大门,算是荆国公府大门,一个府,两个府门,不管哪个门进来都还是一家,等太婆……那啥,府里拦道墙,就是两家了。”周六看起来很满意,等荆国公府大门修好,他再也不从随国公府大门进出了!

    宁远和周六扯了半天修府门的话,不动声色的转了向,“……要推举个副相了,这事你听说没有?”

    “当然听说了!”周六一脸得意,“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如今我也大了,我阿爹跟太子爷商量大事,都带上我,阿爹说了,我得好好历练几年,这么大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是大事?也是,是不小,太子爷肯定要推你阿爹入阁了吧?除了你阿爹,没谁更合适了,你这个荆国公世子,转眼就是相府公子了,恭喜恭喜。”宁远抱拳恭喜。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周六有几分忿忿,“这话不能说,不是不能跟远哥你说,是跟谁都不能说,臣不密丧其身,我得学着守口如瓶,不说了,总之,我阿爹这回入不了阁。”

    “啊?”宁远一脸的这怎么可能,“那这副相不推了?还是太子不管这事了?随他们推谁?就算随他们推谁,那还是非你爹莫属,你爹入不了阁,那还有谁能入阁?”

    “就是这话!”周六猛一拍桌子,宁远这话算是说到他心眼里去了,这满朝上下,哪还有比他爹更有本事更有资历更深得皇上和太子恩宠的?“反正明天就推举了,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跟你说也没事,不算我不密,阿爹说要推高使司,说他最合适。”

    “他合适?”宁远一声惊叫,“笑话儿!他凭什么?不管从哪儿论,他给你爹提鞋都不配!”宁远比周六忿然多了。

    “没办法,阿爹说他答应过,唉!”

    “我觉得你应该再劝劝你爹。”宁远眼珠不转心思转,“入阁拜相这事,也讲究个先来后到,现在高使司先入阁,过个几年,就算你爹又有机会入阁了,那也得排在高使司后头,你爹跟高使司年纪差不多,这一排,哪还有机会当首相?这首相跟次相,差的可厉害了!”

    “可不是!”周六更加忿忿。

    “说起来……”宁远捏着下巴,“高使司要是入了阁拜了相,那以后,高子宜那小子岂不就是相府公子了?那咱们再在一起乐呵,论起座次,他可就坐到你前头去了,墨七是首相府公子,接着就是高子宜了,我还好,好歹我姐是皇后,你可就排远了。”

    宁远用力拍着周六,哈哈大笑,“那你以后得好好巴结巴结高子宜了,真是十年河东转河西,这爵位可比不上权势,真是!一眨眼,你们家跟高家,这一上一下就掉了个个儿了!”

    刚才那些话对周六不痛不痒,宁远现在这番话,听的周六脸都青了,让他巴结一向巴结他的高子宜?还不如拿刀杀了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