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八二章 底气

第四百八二章 底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懒散的仿佛没了骨头一样瘫在椅子里,又东扯西扯说了一会儿话,眼看着将近戌正,用力撑着扶手站起来,辞了李桐,拎着斗蓬出门,边走边披,走到进来的女墙边,跺了跺脚,却突然转身冲正要回去的水莲招手道:“跳墙不雅相,你给我把角门开开。”

    水莲一脸无语,进屋取了角门钥匙,给他开开,宁远伸手,“钥匙给我吧。”

    水莲急忙将钥匙背到身后,没答宁远的话,退后半步,咣的将角门关上锁住。

    宁远站在角门外,伸着手,哈了一声,“这丫头,脾气不小!算了,爷不跟你计较。”

    …………

    第二天早饭后,李桐正和张太太对着满炕的衣服首饰,商量后天宫里那场必定热闹无比的宴会上穿什么才最合适,婆子进来传话,大爷寻姑娘说几句要紧的话。

    李桐忙辞了张太太出来,正院外,李信背着手站在株石榴树下,神情严肃。

    “大哥,出什么事了?”李桐心里顿时一紧,紧几步上前问道。

    “天刚亮,吕大郎就打发人请我过去请吃早茶,说是吕相让你递句话给长公主,朝里准备再推一位副相,说是让你问问长公主,推谁合适。”

    李信直截了当的说了这桩大事,李桐愕然,“问长公主谁合适?这是?”

    “我想了一路。”李信抬手揉了把脸,“吕相这一问,是问长公主的意思,还是通过长公主,问别人的意思?”

    “别人?谁?宁娘娘?皇上?还能有谁劳动长公主递话?”李桐心里隐隐有一丝感觉,吕相问的,就是长公主的意思,没有别人。

    “我就是想着不像。”李信眉头紧皱,“还有件事,今年的主考定下了礼部解尚书,吕大郎说,他翁翁让他考中之后,再考庶吉士,进翰林院呆几年,说是让我也进翰林院呆几年,教导五爷。”

    李桐呆了呆才反应过来,“恭喜大哥,大哥的意思呢?”

    “我原本也是打算若是这一科中了,先做几年京官,进翰林院和做京官也没什么在区别,能教导五爷几年,我也很愿意。”

    李信直言不讳,李桐点头,从前那位太子,就是大哥的学生,这一回,难道大哥还是帝师,只不过换了一位?

    “我这就去请见长公主。”李桐仰头看着大哥,“大哥好好备考,前儿长公主说过,大爷圈了进去,五爷还小,应该能消停几年。”后面的话李桐没再说,只怕宁远不会消停,不过这句话这会儿最好别说,等大哥考出春闱再说不晚。

    “好。”李信刚要转身回去,转到一半又问道:“宁七爷还来找你说话吗?”

    “嗯,昨天还过来说话。”李桐直认不讳,李信看着她,神情有几分古怪,片刻,嗯了一声,转身走了。

    李桐和张太太打了招呼出来,直奔东华门。

    福安长公主刚从宫里回来,见了李桐,上下打量了一遍,“出什么事了?”

    “吕炎一大早把大哥叫出去,让他转告我,过来问你:朝里有推举一位副相,长公主觉得推谁合适。”

    长公主手里的杯子僵在唇边,好一会儿才慢慢放下,脸上说不清什么表情,“我小时候,阿爹和诸臣议事,常常问我:真真怎么看?我那时小,多数是童年稚语,偶尔说的还过得去,阿爹就会哈哈大笑,夸季老丞相教导的好,季老丞相回回都说,公主天姿聪慧,臣不敢贪天之功。”

    李桐在福安长公主对面坐下,默然看着她。

    “有几年,我一直在想,要是阿爹再晚走几年,会怎么样。”福安长公主手指微微有些抖,慢慢放下杯子,深吸了口气,慢慢吐出来。

    “我避居宝林庵时,吕相去见过我。”福安长公主垂下眼帘,好一会儿才接着道:“我从来没有过乱政的想法,也从来没往朝里伸过手,再怎么,我们都是女子。你怎么想?”

    “长公主说的这些,都是家国大事,我不怎么懂。”李桐直视着福安长公主,“我只说说我们家,我家大约是祖坟风水不好,从我曾外婆起,到我阿娘,一连三代,都是少年寡居,还都是只有一个独养女儿,可我曾外婆,外婆,我阿娘,都能顺着自己心意,不再改嫁,金娇玉贵的养大女儿,再十里红妆的送女儿嫁人,是因为从我曾外婆起,就是嫁妆极其丰厚,又有本事善经营,我外婆说过,有银子就有底气。”

    福安长公主脸色微凛。

    “长公主也得有底气,才能顺心顺意的过日子,只是,我不知道象长公主这样的身份,怎么样才算是有底气。”

    “我知道了。”好半天,福安长公主面色渐渐缓回来,看着李桐,目光闪闪,脸上渐渐露出丝丝笑容,“你这妮子,心里明镜儿一样,偏跟我说什么你不懂这样的话。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你跟我说的这些话,句句大逆不道。”

    福安长公主悠悠叹了口气,“能以大逆不道之话劝我,也只有你了,行了,你回去吧,后天早点过来,跟我一起进宫,别穿的太素净,用不着。”

    “好。”李桐笑应了,站起来,退几步出去了。

    福安长公主端坐在炕上,自己动手,慢慢沏了杯茶,慢慢喝了,举着杯子又出了半天神,放下杯子,叫进绿云,淡淡吩咐道:“你亲自走一趟,去跟吕相说:户部尚书楚怀贤最佳。”

    “是。”绿云脸上一丝愕然闪过,随即又压回愕然,低头应了,低着头出了厢房,慢慢走到院门口,再抬起头,已经神色如常。

    …………

    宁远散了朝,在侍卫房说了一会儿闲话,出宣德门上了马,吩咐大英去寻周六。

    周六是个闲人,听说宁远寻他,来的飞快,宁远已经在凌云楼摆了一桌子,见周六进来,忙示意他,“你这点儿踩的可真准,刚刚上齐了,早饭吃了没?陪我再吃两口,一大早起来,就喝了两口燕窝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