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七六章 焕新的局

第四百七六章 焕新的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只有长公主和皇上两个孩子,从前太后在时,后宫是在太后手里,还是在长公主手里,只怕太后并不在意。太后之后,周娘娘大约不大理会这些事,可现在,就算宁娘娘还在离宫,那还有个太子妃呢,周娘娘那样的,也就周娘娘一个。”

    李桐话音刚落,突然想起从前,一道旨意逼长公主出嫁这事,真是杨太后自己的主意么?

    长公主吞金走后几十年,后宫一直紧紧的握在秦皇后手里,一直到赵贵妃进了宫得了宠,要心计有心计,要手段有手段,后宫硬生生被她借着皇上的宠爱橇出了缝,到后来,逼的秦皇后避居到这宝箓宫……

    李桐后背冰凉一片,手心里都是冷汗。

    “怎么了?瞧你脸色都变了。”福安长公主放下杯子,仔细看着李桐的脸色。

    “没什么。”李桐露出丝极其勉强的笑,“我是想,要不是宁娘娘,要是换个人,换一种手段,比如逼着长公主……”

    李桐顿住,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从前那些活生生发生过一回的事,“长公主应该知道,天底下有的是无知无畏,一顿王八拳打死老师傅的人和事。”

    福安长公主脸色也微微发青,后背直挺,直直的盯着窗外,好一会儿才透过口气,一脸苦笑,“我懂了,多谢你,也就你肯这样跟我说话,往后,这后宫的聪明人就多了,我若不避开,早晚深陷其中不能自拨,我既然做了修行人,就该从红尘中超脱出去。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咱们不该留在这里,这里不是修行的地方,宝林庵才是我该呆着的地方。”

    …………

    开年头一天,吕相很晚才回到府里,进门下了车,就让人去看看宝贝孙子吕炎睡了没有。

    吕炎其实已经睡了,听到这么一问,急忙爬起来回话:正在温书,还没睡呢。

    吕炎重新穿戴好直奔翁翁的书房,吕相舒服的靠在摇椅里,看气色倒不怎么疲倦。

    “开年头一天,还顺当?”吕炎坐到翁翁旁边,殷勤的捶腿。

    “还好,别捶啦,不是轻就是重。”吕相嫌弃的抖了抖腿,吕炎忙缩回手,“那我给翁翁沏杯茶?”

    “不用了,好好坐着,陪翁翁说说话儿。”

    “是。”吕炎急忙端正坐好。

    “墨相也刚回府。”吕相声音舒缓,“周贵妃没了,立了太子,如今的朝里,算是焕然一新。年前,墨相和我就商量了,照理说,中书门下一向是一正两副三位主官,这些年,皇上不愿意变动,墨相和我客客气气,没耽误过什么事儿,这一正一副就这样这么多年下来了,现在,不能再这样了。”

    “要再推一位丞相了?”吕炎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这可是大事,这位副相,这位副相推出来,必定要空出个极其重要的位置,一层层推上去……

    这简直是官场上的一场大地震!

    “嗯。”吕相长长吁了口气,看起来十分轻松,“你说说。”

    “是。”吕炎知道翁翁在教导他,急忙凝聚心神,“推举这位副相,是因为立了太子?这位副相,要由太子推出?”

    “是,也不是。”吕相舒服的眯着眼睛,“墨相和我提中书门下缺一位副相,确实是提给太子看的,不过最后推出谁,那可说不定。你接着说。”

    “如今不比从前,周娘娘一死,朝中如今算是三足鼎立,太子看似稳占胜局,其实危若累卵。”吕炎一边说,一边看着翁翁的神色,吕相点了点头。

    “晋王不声不响,看似全无依靠,其实不然,有季天官辅助就不说了,晋王极似皇上,这是最大的优势,朝廷这二十来年,已经习惯了皇上这样的皇上。”

    “说的是!”吕相况味不明的长叹了口气,“唉!就是这样,一群鼠目寸光,皇上只有皇上一个,晋王再肖似,他也不是皇上,你接着说。”

    “五爷内有宁娘娘,外有宁远,又得翁翁倾力支持,只看五爷的脾气禀性了。”说到五皇子,吕炎格外谨慎。

    吕相笑起来,“翁翁是支持五爷,不过可不是倾力,不错,你最近长进不少,有件事,你替翁翁办一办。”

    “翁翁请吩咐。”吕炎两眼放光。

    “明天一早,去寻趟李信,把朝里要再推一位副相的事告诉他。”

    吕炎愕然看着翁翁,这事告诉李信干嘛?吕相斜了孙子一眼,“让他跟他那个妹妹说一声,让他妹妹转告长公主,再问长公主一句,她觉得谁最合适。”

    “啊?”吕炎更加愕然,“问长公主?翁翁这是什么意思?这事能听长公主的?长公主不是说出家……”

    话没说完,迎着翁翁斜过来的目光,吕炎急忙咽下后面的话,连点了几个头,“翁翁放心,必定不走样。可是,翁翁,长公主……她真要说了谁合适,翁翁怎么办?要推谁,翁翁肯定已经有主意了,要是……”

    “这事你就不要多管了,等以后,若是有机会,翁翁再跟你说,好了,赶紧回去歇下吧,还有,春闱的主考已经议定了,是解尚书,今天晚上,他就闭门谢客了,这件事也顺便给李信说一声,从明天起,心无杂念,好好准备春闱的事,老解是个硬脾气,你考的好了他不会埋没你,考不好,谁的面子都没用。”

    “是。”吕炎忙起来答应了,退出书房,回到自己院子里重新又睡下,还是没想明白,翁翁问长公主想要推举谁,这是什么意思?

    …………

    还是一片熙熙攘攘的马行街上,季天官那辆和街上无数靛蓝布围子桐木青油大车几乎没什么分别的大车,顺着人流车流缓缓前行,在一个巷子口转进去,又转了两个弯,停在一处幽静大宅的角门前,车夫跳下车,拍了拍门,几乎立刻,角门从里面打开,季天官下了车,进了角门。

    角门里的园子打理的十分精心,季天官看起来十分悠闲的赏着景,跟着小厮进了梅林深处的一间小小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