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七五章 底儿掉

第四百七五章 底儿掉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福安长公主哼了一声,别过脸不理他了。

    “你是来给长公主请安的?”宁皇后看着宁远问道。

    “是。”宁远转了半个身,低眉垂眼,老实无比的答着宁皇后的话,“我先去给大姐请安,说是大姐在宝箓宫陪长公主喝茶,我就过来了,除了请安,还有几件事要请大姐和姐的示下。”

    “什么事?”

    “今天早朝后,皇上说您说了,让我教五哥儿练练功夫,每天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的,姐,五哥儿都这么大了,身子又弱,哪能练得出来?这不是白费功夫么?要不您跟皇上说一声,还是算了吧。”

    “我跟皇上说让你带五哥儿练练功夫,我再跟皇上说算了?”宁皇后眉毛都抬起来了,她这个弟弟,好象真有点不着调。

    福安长公主噗的笑出了声,李桐倒还淡定,相比之下,她见得多了。

    “那也是。”宁远肩膀往下耷拉,“那说第二件事,皇上说了,五哥儿一直病着,哪儿也没去过,京城吃喝玩乐什么的,让我陪着见识见识。”

    “嗯,皇上想的很周到。”宁皇后这句话说的很淡,七八岁的孩子,见识吃喝玩乐,嗯,很好。

    “用其所长,真是难得。”福安长公主这句难得意味含糊,是皇上能用其所长难得呢,还是宁远竟然还有点所长难得?分不清楚,宁皇后看了她一眼。

    “姐,吃喝还行,玩乐我真不擅长。”宁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脸严肃的和福安长公主解释,“要说玩乐,随国公……现在是荆国公了,荆国公世子周六少爷最擅长,还有墨相家七少爷,玩乐这一条,他俩是真擅长,我不大好这一口,回回都是陪着他俩才去的。”

    福安长公主眉毛都挑起来,斜着宁远上上下下的打量。

    “不信你问我姐,你问问她,当年在北三路时,她见我往那种地方去过没有?”宁远迎着福安长公主半点相信的意思也没有的目光,急忙指着宁皇后找证明。

    “我进京城的时候你才十来岁,你想往哪种地方去?这十来年,听说你在北三路混的好大名头,但凡象点样儿的伶人女伎,都能跟你扯上点什么事儿,就连进京的路上,你也是走一路见识一路,怎么到了京城,你就不好这一口了?”

    宁皇后的话说的宁远脸都青了,“姐你这是听谁瞎说的?哪有这些事?我……”

    “福伯前儿跟我说的。”宁皇后打断了宁远的话,宁远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片刻才嘟囔了一句,“从前是从前,我现在跟从前不一样。”

    “你跟从前一样不一样,我又不管你这个,只一样,五哥儿还小,你别带他去那种地方,你也别跟我找借口,陪谁不陪谁,当不当得了家作不作得了主的,你的脾气我知道,你想去,别说我,阿爹阿娘都管不了你,谁都管不了你,你不想去,也没谁能把你拽过去,你,我不管,五哥儿不行!”

    宁皇后这几句话说的很严厉,这个弟弟小时候就无法无天,现在看好象没好哪儿去,五哥儿不得不放到他手里,她极其放心,又极其不放心,五哥儿不姓宁,他长大后不能象他这样无法无天、天大地天。

    “知道了。”宁远从眉眼到肩膀一路耷拉下去,今天流日不利,不该过来!

    “还有事吗?”福安长公主看的有意思,笑眯眯问道。

    “有。”宁远犹豫了片刻,先斜了眼福安长公主,再看着宁皇后道:“皇上今天还说我的亲事,是你跟皇上提的?”

    “不是我。”宁皇后眉头微蹙,真不是她,难道有人打上了小七的主意?要把哪家姑娘说给他?

    “皇上说我老大不小该定亲了,我现在不想成亲,来前阿爹答应过我,等我回家再说成亲不成亲的事。”

    “我不管你的亲事,不过皇上那边我可管不着。”宁皇后担忧的看着弟弟,她不是周贵妃,没有左右皇上的力量,皇上真要是觉得哪家姑娘好,开了口要定给小七,还真是件极其麻烦的事。

    “从前母亲在的时候,最愿意张罗小辈的亲事。”福安长公主看着宁远,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可话没落音,幸灾乐祸就化成了凉意,她也是小辈之一。

    “还有事吗?”宁皇后接着问了句,宁远整个人都灰了,摇了摇头。

    “五哥儿寅末起,跟着翰林读一个时辰书,你辰正前后过去,带他练一个时辰功夫,不用教那些杀人的抬数,强身健体而已,巳正到午初练半个时辰字,下午再跟着翰林念一个时辰书,申正过后,你要是得空,就带他出去转转。”

    宁皇后将五皇子一天的安排仔细说了一遍,交待宁远,又象是专程说给福安长公主听。

    福安长公主专心抿茶,只当没听见。

    “知道了。”宁远答了句,垂着头从宁皇后到李桐,“大姐,姐,妹子,我走了。”

    宁远退出去,宁皇后也站起来,“多谢李姑娘的茶,后天的庆贺宴,李姑娘也来玩玩,我让人送张贴子给你。”

    “不用贴子,她跟我一起,用不着贴子。”没等李桐答话,福安长公主先接道,宁皇后笑应了,起身告辞。

    李桐送走宁皇后,回来重新坐回炕上,看着怔怔出神看着窗外的福安长公主。

    “你看到了吧,她来一趟,就往前进一步。”好一会儿,福安长公主才收回目光,带着三分恼意,却有七分怅然道。

    “长公主说的是御厨房的事?”李桐的反应敏锐而准确。

    “嗯。”福安长公主往后靠在那堆靠枕里,显的十分寥落。

    “今天这样的局面,长公主肯定早就想到了。”李桐看着因为寥落而显的十分单薄的长公主,“宁娘娘既然回到了宫里,眼看着又要广选贵女,充实后宫,她不把后宫拿在手里,怎么应付以后的事?”

    福安长公主慢慢将杯子举到唇边,似有似无的啜着茶,看着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