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七三章 劫问

第四百七三章 劫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要是有爵位,那真是门好亲,就怕人家瞧不上咱们。”闵老夫人一向姿态很低,华夫人笑起来,“咱们冉姐儿再怎么也是伯府小娘子,就算周家四房能封个国公,也不能算高攀,老夫人既然觉得好,明儿我就去一趟随国公府,探探姑姑的话儿。”

    …………

    因为周贵妃的死,原本在正月十六的新年第一次朝会,推到了正月二十,这一年的新年第一次朝会,没有了往年的喜庆精神,除了太子,大约是皇上和诸臣的疲惫收敛,显的刚刚册立的太子格外神彩飞扬。

    散了早朝,皇上招手叫了宁远,进了紫极殿,皇上疲惫的歪在炕上,示意宁远离的近些,“你过来。”

    宁远急忙近前,半跪在炕前,微微仰头看着皇上等吩咐。

    “前儿,你姐姐说,你们宁家的功夫强身健体极好,想让你教五哥儿些功夫,好让他身体强健些,朕看你天天闲着也是淘气,从明天起,一天半个时辰一个时辰都行,你带五哥儿练一练。”

    皇上声音低缓,他说一句,宁远的脸就往苦里垮一点,等皇上吩咐完,宁远一张脸快拧成一团了。

    “皇上,我那功夫,哪学出来了?再教五哥儿,那不更得走样了?皇上,殿前侍卫里多的是高手,皇上您看……”

    “又胡说!”皇上无奈的看着宁远,“你也不小了,不能总这么不务正业,荆国公说你很有几分本事,朕看也是,你就收收心,一来好好教教五哥儿,二来,有你在五哥儿身边,你姐姐也能放心些。”

    “这是京城,又不是边关,有什么不放心的?”宁远心里猛的一跳,故意往歪了说了句。

    “五哥儿身子骨弱,你姐姐看得紧,长这么大也没让他出去逛过……”

    皇上的话突然顿住,脸上有几分怅然,“都这么大了……天真得很,听说京城但凡好吃好喝好玩的地方,没有你不熟不精通的?五哥儿有你陪着,朕也放心。”

    “皇上,您别说那些就会嚼舌头根子肯定不会干正事的混帐胡说,要论精通,我哪比得过周小六?连墨相家小七也比不过!皇上您别听他们瞎说!”

    宁远一脸正气。

    皇上斜着他,“朕又没怎么着你!你看看你这样子,这就把小六和墨相家小七拖出来了?别跟朕推三阻四,第一,好好教五哥儿练几套功夫,第二,好好看好五哥儿,那是你外甥!”

    “是。”宁远一个是字应的干脆,对着皇上的那张脸上却堆满了委屈,皇上被他委屈的又气又笑,撑起上身,伸手拍在宁远头上,“给朕把这一脸的委屈收了!就这点差使你就能委屈成这样?这么大个人,朕就不能使唤使唤你了?白养着你?”

    “宁远不敢。没委屈!姐夫您看,一点儿也没委屈!”宁远从委屈里挤出点儿笑。

    皇上哼了一声,“还有件事,你也不小了,从前你姐姐一直病着,如今总算病好有点精神,你这亲事,朕已经吩咐你姐姐了,让她给你在京城挑门好亲。”

    “皇上!”宁远一声惨叫,“在京城?皇上我要回去的!皇上,您看我这一年,听话吧?一点儿祸都没闯,皇上,您看我是不是该回北三路了?皇上我年前就想跟您说回北三路的事,正好,我也老大不小了,该回家挑个媳妇儿成亲了,皇上,我娘说过她要给我挑个好媳妇,我还有……那个阿爹,皇上,我娶媳妇儿这点小事,哪用得着麻烦皇上和娘娘!皇上还是发句话,让我回家吧。”

    皇上盯着神情真切、苦恼中夹杂着渴望的宁远,慢吞吞道:“你不留在京城帮一帮你姐姐,看着点儿五哥儿,这个时候,回什么家?”

    “皇上,”宁远神情更加真切,“皇上您也知道,我小时候就是我姐管着我,后来我大了,她管不了我……可现在,她在皇上面前……皇上,我还是回家吧。”

    “听你这意思,朕从前是太放纵你了。”皇上斜着宁远。

    “不是……”

    “听说你接你姐姐和五哥儿回来时,路上有人劫杀?”皇上突然打断宁远的话问道。

    宁远一个愣神,“劫杀?哪有?就几个小毛贼,下着大雨,天又黑,真有人劫杀?这不可能吧?劫杀是劫谁?我姐?谁敢?五哥儿?不可能吧?要不就是我?可我没得罪谁啊?皇上,这您可得严惩!这还得了!”

    宁远一个愣神之后,立刻怒气冲冲。

    “几个小毛贼?几个?”皇上斜睨着宁远问道。

    “不知道,那天下着大雨,天又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一群两条腿的小贼,马一冲就过去了,我就在马上砍了几刀,停都没停,砍没砍死也不知道,想着不是大事,就几个拦路抢劫的毛贼而已,没想到是劫杀。”

    宁远一脸愣愣呵呵的懊恼,“回到京城,本来想跟皇上禀一声,后来看皇上……皇上那时候那个样子,我觉得不是大事,就没提。”

    “这事,你姐姐知道吗?”

    “不知道知不知道。”宁远一脸老实相,“我没跟她说,我当时觉得不是大事,是姐姐跟您说的?”

    皇上似是而非的唔了一声,“你跟小六是怎么说的?几百个人?”

    宁远趴在地上磕头,“是……那个啥,在软香楼,当着阿萝的面,臣多说了几个,也没说几百个,就说……臣可厉害了,一刀一个,一刀一个。”

    皇上顺手抓起个折子砸在宁远头上,沉着脸训斥道:“你可真是厉害!这么大的事,你也敢瞒下?一刀一个,哼!还真是一刀一个!杀人杀痛快了,所以回来一声不敢吭吧?你怎么不想想,离京城不过百余里,哪来的那么多毛贼?糊涂!”

    宁远趴在地上,一声不敢吭,皇上问了周六?还是通过墨相知道的?还是软香楼有谁的眼线?皇上什么时候知道的?知道多少?查了没有?查出来多少?

    宁远越想越惊心,头挨着地,一声不敢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