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七二章 好亲

第四百七二章 好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大清早,安远侯府墨夫人就在墨相府二门里下了车,急匆匆去寻阿娘钱老夫人。

    钱老夫人正和孙女儿墨六娘子说着家务,墨夫人进了屋,刚见了礼就往外打发墨六娘子和众丫头婆子,“阿娘,我有话跟您说,六姐儿出去逛逛。”

    钱老夫人屏退众人,墨夫人侧身坐到炕沿上,一脸苦相,“阿娘,您得给我拿个主意,这事儿真是!”

    “又出什么事儿了?”钱老夫人微微皱眉。

    “还不是宫里要挑人的事儿!”墨夫人挪了挪,“这事怎么传的这么快?昨天天都黑透了,三房那位二奶奶就带着她那个四姑娘找到我这里,只把她家四姑娘夸的一朵花儿,二奶奶还没走,二房大奶奶就到了,昨天一晚上,前前后后来了四五拨人,要送姑娘进宫候选,阿娘您说,这是不是失心疯了?”

    墨夫人一脸忿忿然。

    “嗯!”钱老夫人重重的嗯了一声,苏家这门风,都是在老安远侯手里坏下来的!这十几年二十年,有她和相爷一力撑着,姑娘和姑爷都听话,侯府家风渐渐是好了,可苏氏一族,唉!一有点儿什么事,底儿全露出来了!

    “你的意思呢?”钱老夫人先问女儿。

    “这是什么好事儿?先头姑奶奶的事,不是在那儿摆着的?那还是老侯爷在,苏家烈火烹油的时候呢!这一个个都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们以为送进去一个姑娘,就能是第二个苏娘娘?真是疯了!”

    墨夫人忿然极了。

    “那侯爷的意思呢?”钱老夫人再问姑爷苏侯爷的意思。

    “他跟我吱吱唔唔,我知道他那意思,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呗,反正没坏处。是他觉得反正没坏处,我没跟他多说,阿娘又不是不知道他,总念着他们苏家风光无限那时候,没本事没胆子,倒是有心思。”

    墨夫人看样子气的不轻。

    “你跟岚哥儿商量没有?”钱老夫人又问道。

    “阿娘这是怎么了?问问侯爷也就算了,岚哥儿一个孩子,我跟他商量这个?他能懂?”墨夫人脾气略急,这事儿又让她十分上火。

    “岚哥儿不小了,姑爷那样,不是个能撑家的,我和你阿爹上了年纪,还能看着你们姐弟几年?你阿爹常说,岚哥儿至少比他爹强点,他不小了,去年又领了一年的差使,这样的事,你该跟他商量商量,让他去寻你阿爹,或是你弟弟请教商量,这场大事经历下来,岚哥儿就历练出来了,往后你们府上,就能有个人支撑了。”

    “阿娘教导的是。”墨夫人呆了呆,明白过来,忙站起来给阿娘曲了一礼,“我这就回去跟岚哥儿商量商量。”

    墨夫人一向风风火火,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脚踏出门,立刻又缩回来,几步走到炕前,看着钱老夫人,神情极其郑重道:“阿娘,刚才那句话,以后您别再说,您和阿爹得看我一辈子!您长命百岁,阿爹也长命百岁!”

    “好。”钱老夫人心里一软,笑着挥手,“快去吧,好好商量个主意出来,杨娘娘升位的旨意,只怕今天早朝之后就下来了,设宴庆贺的事,也就这几天,快去吧,你们族里,你记着,该下狠手就得狠下心狠下手。”

    “这我知道,阿娘放心,我走了。”墨夫人辞了钱老夫人,急匆匆赶回去找儿子商量去了。

    …………

    永安伯府,永安伯老夫人闵氏眼圈微黑,见媳妇儿华夫人进来,忙微微欠身,“快过来坐,外头冷。”

    华夫人见了礼,侧身坐到炕沿上,“老夫人昨天夜里没歇好?”

    “可不是没歇着,一夜就没怎么睡着。”闵老夫人抬手按了按眼圈。

    说是老夫人,其实闵氏年纪并不大,她是老永安伯的继室,只比继子媳妇、如今的永安伯夫人华氏大了四五岁。

    闵老夫人商户出身,自知娘家身份儿低,对继子继女们一直客气的简直有几分讨好。华夫人嫁进来后,她更是退避三舍,客气的不能再客气了,她客气,华夫人也就敬重她,加上两个人很投脾气,这十几年下来,彼此之间情份很厚。

    闵老夫人进门之后,就生了赵冉一个女儿,过了年十九了,去年年里年外,赵冉看上了姜焕璋,两家相过亲,后来李家托人到姜家探话,姜家就定下了李桐,因为这事,赵冉还大病了一场。

    “你不是因为宫里挑人生了心吧?”华夫人对闵老夫人十分了解。

    “也不算是生了心。”闵老夫人揉着眉间,“冉姐儿的脾气你最知道,一点心眼都没有,我想了一夜,实在是不放心,可说起来,周娘娘也不是个有心眼的,这事儿……皇上都四十多了,可再一想,那是皇上……这事儿,你替我做个主。”

    “昨天我跟伯爷说到这事,伯爷倒是很想让冉姐儿进宫,不说很得宠,有个差不多,一年两年再生了孩子,好歹比现在强。”

    华夫人先说永安伯的意思,闵老夫人一边听一边点头,等华夫人的话告一段落,想想不对,又开始摇头,“皇上到底四十多了……”

    “我也是这个意思。”华夫人接过闵老夫人的话,“皇上都四十多了,冉姐儿真进了宫,只怕三十来岁就成了太妃,可正年青着呢,老夫人就冉姐儿一个,可要想好了。”

    华夫人说到为止,这种事,她不能替闵氏母女作主。

    “唉,算了算了,冉姐儿没那份大福,还是安安稳稳找个门当户对的吧!”闵老夫人想着自己二十多岁就守了寡,在继子继媳手里讨生活,亏得她运气好,继子媳妇是个好的,一想想女儿要是也象她这样,她这心揪揪的痛。

    “您看随国公府六少爷怎么样?”听闵老夫人这么说,华夫人神情一松,随即笑问道。

    “四房的小六?”闵老夫人皱起眉头,周家六少爷可是出了名的没出息。

    “四房的爵位,说是已经板上钉钉了,就算不是世袭罔替,可到六少爷这里,再到下一辈都还是有的,六少爷他爹又能干,我那个堂姑姑脾气又好,我觉得是门难得的好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