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68章 牵动

第468章 牵动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祖宗说的是,媳妇儿这就去。”吴夫人答应的极快,对付赵老夫人这个婆婆,她早就熟能生巧,答应的一定要利落,至于做的怎么样,那就全凭她自己了。

    华夫人一肚皮郁闷往回走,她就想不明白了,宁娘娘说的挑不挑人的事是大事,六哥儿和八姐儿的亲事就不是大事了?

    她觉得没什么事比六哥儿挑媳妇和八姐儿挑婆家这事更大了!

    华夫人走到一半,转身往外书房去,老爷在府里,这事老祖宗没空管,她去找老爷商量,只要和老爷商量好了,老祖宗那儿不过通报一句。

    周副枢密正和几个幕僚商量皇上要挑人充实后宫这件事,听说华夫人有急事要见他,想着华夫人刚从宫里回来,急忙出来,听华夫人絮叨了几句,敢情就是周六和八姐儿挑媳妇挑婆家的事,顿时冷下脸,“多少大事!我哪有功夫听你唠叨这些?这事你和老祖宗商量。”

    “哎……”华夫人哎了一志,可没等她多解释一句,周副枢密已经抬脚走了。

    华夫人悻悻然出来,回到自己院里,坐在炕上,闷的唉声叹气,心腹陪嫁嬷嬷洪氏屏退众丫头婆子,沏了杯茶递给她,低低劝道:“夫人,别管我多话,这事我早就和夫人说过,这满府上下,个个都想大事,正正经经的大事却不看在眼里,哥儿和姐儿的亲事,夫人得自己操心,自己作主,夫人可就一个哥儿一个姐儿。”

    “唉,我这不是没见识吗,活了几十年,我连家都没管过,你也知道,前一阵子,她们来问我谁家礼些谁家礼重的事,我都不知道,我不是怕我没见识,挑错了人家,害了六哥儿和八丫头。”华夫人声音低落。

    “夫人这叫妄自菲薄,夫人别怪我多嘴,也不是因为我自小侍候夫人,偏着夫人说话,至少挑媳妇儿、挑婆家这一条上,夫人比她们强多了。这挑媳妇儿挑婆家,又不是外头做大事,不过就是看好人看好家,这一条夫人眼睛看的真着呢。”

    洪嬷嬷是真觉得她家夫人这一条上眼光不错。

    “再说,就算人家有眼光有见识,那也得上了心好好看好好挑才行,夫人看看,这个家里,从老祖宗……我不是说老祖宗不好,老祖宗想的都是大事,从老祖宗起,个个都想着大事,哪有功夫象夫人这样,仔仔细细的挑?再好的眼光见识,不好好挑也没用!”

    “那倒也是。”华夫人点了点头,这话说到她心眼里去了。

    “六哥儿年纪可不小了,咱们这样的人家,从相亲到迎娶,再怎么也得大半年一年的,六哥儿娶了媳妇,八娘子才能出嫁呢,夫人看看,这一年两年,这府里一个两个忙的,哪有功夫?夫人还是自己操心自己作主吧。”

    洪嬷嬷想着这满府上下忙的大事,叹了口气,华夫人不停的点头,这话是,算了,六哥儿和八姐儿的亲事,还是她自己掌眼挑,自己作主定吧。

    白老夫人回到季府,闭目养神半天,声音沉缓的吩咐道:“去看看老爷在不在,要是在,请他来一趟。”

    季天官很快就到了,白老夫人歪在炕上,屏退众丫头婆子,将今天宁皇后那些话说了,“……宁家不出废物,从前你阿爹常说这句话。”

    白老夫人顿了顿,从前他最羡慕宁家的,就是这句话,他还常说,要是季家也能挣到这句话,季家不出废物,那就好了。白老夫人想到季老丞相,心底酸酸的,眼底却十分干涩。

    “不说这个,从前,我只觉得宁家的儿子没有废物,现在想,宁家的女儿,只怕也没有废物,从前周贵妃在,皇上那样,宁氏大约也知道没有机会,她比你妹妹聪明,也比你妹妹运道好,你看看,从她回来。”

    白老夫人连声叹气,“先把杨嫔捧起来,杨嫔升了四妃之一,就太子那样的脾气,晋王这头只怕不容易,你就不容易,挑选美人儿充实后宫,往后,这宫里还有安宁的时候?宫里和朝里从来都是一体,她挑美人儿这一着棋,你应还是不应?”

    季天官目光越来越沉,“杨嫔没辞?”

    “辞什么?我看她都欢喜的傻了,出身见识在那里,是有点小聪明,可也就是一点小聪明而已,她眼里都没有长公主。”

    白老夫人想着杨嫔眼里全无福安长公主的样子,连叹气都不想叹了,也亏的长公主从不把这样的事,以及杨嫔这样的人放眼里,但凡长公主小气一点点,杨嫔早就没命了,她就在别人手心里,还浑然不觉。

    “从宫里出来,我想了一路,这一趟,你走早了,不过既然走了,就一路往前,不能想太多。只一样,影哥儿,你不要管他,我瞧着,他大约跟你想的不一样,随他去,还有影哥儿的亲事,得好好挑一挑,定下来了,他自小儿没娘,这事你也别管了,这个孙媳妇儿,我来挑,你只管做你的事,往后,你的事我不管,影哥儿的事,你也别管,咱们祖孙三个,各走各的路。”

    “是。”季天官的喉咙突然哽住,好象就是从妹妹嫁给了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起,他们季家,就天天走在悬崖边上,就没有一天安稳过。

    他伸了手,站到晋王身边,何尝不是因为****站在悬崖边上,心神交瘁,宁可前进一步,死也好活也罢,他不想再****悬心忧心,日夜不得安宁了。

    这一场大事之后,新朝鼎立的时候,他无所谓,他只盼着阿娘和儿子,能从此心安无恨,可以静下心春看花秋赏月。

    墨相在府里,又有空儿的时候,一年里,大约也只有过年封印这几天了。

    钱老夫人的车停进二门,墨相一身半旧墨绿绸长袍,从门房里出来,伸手扶下钱老夫人。

    “你怎么在这儿?”

    “等你回来,累着没有?”墨相扶下钱老夫人,背着手,和钱老夫人并肩往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