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65章 那个嫡母

第465章 那个嫡母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姜焕璋冷着张脸,他本来打算等墨兰出了月子,好好审审她,问清楚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她倒是聪明,不等满月,扔下孩子跑了!

    派人找就得闹出动静,这几个月,绥宁伯府总算安生了一阵子,再闹出动静……

    就算找回来,审出孩子是谁的,送不送回去都是桩笑话儿,如今他们府上,什么事都没有才最好。

    走了就走了,这孩子接回来,一个月左右的孩子,谁知道养得大养不大,真要是有点什么……嗯,正好。

    “独山呢,你走一趟,把孩子抱回来。”姜焕璋打定主意,吩咐独山。

    “那墨兰呢?世子爷,得赶紧打发人去找找她,她还没出月子,这几个月又吃不好睡不好,万一……”王婆子急了。

    “京城这么大,找个人跟海底捞针有什么分别?她一个大人,能有什么事?想回来,过几天自然回来了,你带独山先去把孩子抱过来。”姜焕璋几句话打发了王婆子。

    姜婉和姜宁听明白了,悄悄退出去,直奔陈夫人正院,去报告这件大事。

    陈夫人听说孩子饿的哭的嗓子都哑了,心疼的直淌眼泪,这可是他们姜家长孙,这个墨兰,真不是个东西,哪有这样当娘的?

    “你走一趟,把孩子抱到我这里来。”陈夫人吩咐捧云,“大爷也是的,怎么让独山去,独山一个傻小子,他哪会抱孩子?万一碰着伤着可怎么办?捧云呢?到二门外迎一迎,这孩子肯定饿坏了,叫上奶娘,孩子一到赶紧喂他吃饱,可怜我的大孙子……”

    陈夫人兴奋的絮絮叨叨,还没见面,这大孙子就要成为老太太的命根子了。

    捧云领了吩咐,却没敢往谷兰院叫奶娘,可不叫奶娘孩子吃什么?出来正院犹豫了又犹豫,不去还是不行,鼓足勇气到谷兰院门口,看着大门紧闭的谷兰院,又鼓了半天勇气,上前敲门。

    刚敲了一两下,院门就从里打开了,婆子伸出头,见是捧云,露出丝笑容,“唉哟是捧云姑娘,来找我们大奶奶?”

    “大奶奶还没歇下?”捧云惊讶道,这眼看天都要亮了。

    “歇是歇下了,刚刚大爷打发人来传话,不就反大奶奶吵醒了。”婆子反正要等着里头会话的人走了,关了门才能回去歇下,不急不慢的和捧云说话。

    “是墨兰那个孩子的事?”捧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墨兰那个孩子?那孩子怎么了?”门房婆子一脸八卦两眼放光的问道。

    “没什么,说是要抱回府里养着,夫人让抱过去,再叫个奶娘过去侍候。”捧云答道,这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

    “那墨兰姑娘呢?一起接进府?那咱们大爷还是四个姨娘?四个姨娘三个儿子,可真是热闹。”守门婆子连声唉哟,真好,可有好一阵子没热闹看了。

    捧云没接婆子的话,看着垂花门内,等传话的人出来,大爷让人来传话,肯定说的是大少爷的事。

    片刻功夫,一个婆子从垂花门内出来,捧云急忙迎上去,“大少爷的事?大爷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让大奶奶好好照顾大少爷。”婆子半夜被人叫醒来传话,心情十分不好。

    “夫人刚才说把大少爷抱过去。”捧云皱眉道。

    “姑娘这话跟我说有什么用?”婆子堵了捧云一句,甩手走了,捧云呆站着犹豫一决,守门的婆子打着呵欠催促,“捧云姑娘,要是没什么事,我可要关门了,明儿一早还得起来扫院子呢。”

    “我先去给夫人回个话。”捧云又犹豫了片刻,算了,还是先跟夫人说一声,看看夫人怎么说。

    陈夫人听说儿子吩咐把她的大孙子抱给曲大奶奶带,一通抱怨又抹了几把眼泪,就想开了,“……你们大爷这么安排没错儿,大家子里,就是得这样讲规矩,这孩子就得嫡母带在身边教导,你们大奶奶再怎么……你们大爷安排的不错,能在嫡母身边长大,这是你们大少爷的福气……这墨兰也太狠心了,怎么能扔下孩子就跑了?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这人怎么能狠心成这样?亏得你们大爷……”

    陈夫人絮絮叨叨,车轱辘话说了不知道多少遍,总算说累睡下了。

    谷兰院里,曲大奶奶躺在床上,一张脸拉得老长,让她带他的野种……哼,带就带……也好!

    “你去!”曲大奶奶一枕头砸在蜷在地上不敢睡也不敢起的春妍身上,“我渴了,把**都给我挤出来,放几片雪花冰糖,熬开了给我端过来,都给我挤干净,一滴儿也不许留!快去!”

    春妍答应了,先捡起枕头重新放回曲大奶奶身后,披上靛蓝布大厚棉袄,往后罩房喊起两个奶娘挤奶去了。

    婆子把墨兰生的、姜焕璋的长子抱进来时,曲大奶奶刚刚慢条斯理的喝完了大半碗加了冰糖的人奶,看着春妍接过孩子,冷眼斜了片刻,“抱过来,让我瞧瞧这个野种。”

    春妍将孩子抱到曲大奶奶面前,曲大奶奶冷眼看着吃的白白胖胖的小婴儿,伸手留着长长指甲的手指,按在孩子细嫩的脸上,春妍看的心都提起来了,唯恐她一指甲下去,在孩子脸上挖上一指甲。

    “你看看,哪一点儿象大爷了?这明明是个野种!还有后院那两个,三个,都是野种!”曲大奶奶这句话简直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春妍抱着哭累了又饿极了似睡非睡的小婴儿,大气不敢出。

    “抱过去给顾氏,告诉她把孩子喂饱,往后,就让那两个一替一天喂,一天一只猪蹄呢,也别浪费了。”曲大奶奶手指从孩子脸上收回去,慢悠悠吩咐。

    春妍一句话不敢多说,抱着孩子往顾姨娘和青书院里去。

    出了院门,迎面一阵冷风,吹的春妍满心的凄惶悲苦,难过的恨不能放声痛哭一场,她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留下来了呢?这生不如死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