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63章 拆台专家

第463章 拆台专家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哪有什么雅兴?跟季公子不能比。”宁远立刻回了句。

    李信悄悄捏了下季疏影,季疏影明白李信的意思,对上宁远这么个滚刀肉浑不吝,还是避其锋芒的好。

    本来逛的安静闲适的三人,加上个宁远,这气氛立刻就变了。

    “李姑娘喜欢玩什么?投壶?射箭?摔跤?那边还有空手砍砖的!”宁远目力相当好。

    季疏影无语的斜着宁远,李桐面不改色只当没听见,李信噗一声笑起来,“只怕舍妹要有负宁七爷期望了。”

    “李姑娘要是喜欢,这彩头我替你拿,这家怎么样?”宁远指着前面几步的箭术赌彩头的摊子,“李姑娘看中哪个?只管说,李兄季兄也别客气,一句话。”

    宁远几步站到摊子前,跃跃欲试。

    “宁七爷这样的身手,使这个彩头,譬如拳打三岁小儿,脚踢八十老翁,跟欺负人有什么分别?”李桐极不客气的说了句。

    季疏影笑出了声,李信急忙看向宁远,见他抬手摸了摸鼻子,一脸讪讪,呆了下,又转头看向李桐。

    “那就让大英射几箭。”

    “拳打四岁小儿,脚踢七十老翁。”李桐接了句。

    李信看着一脸干笑的宁远,再看看李桐,目光慢慢移回来,饶有兴致的看着旁边不知道什么热闹,脚下挪了挪,挡在李桐侧前。

    季疏影笑的声音都有点变了,李姑娘说话真是犀利,这位宁七爷脾气倒是不错。

    周围越来越热闹,李信护着李桐寸步不离,宁远被人流挤着,干脆往前一步,走在李桐前面,季疏影被挤的落在李信和李桐后面半步。

    一行人一路走一种看,宁远再没提彩头的事,只是不管看到什么,都拧着头和李信和李桐稀奇不已。

    走到棵大树下,一群人围着个比一般围棋盘大不少的棋盘,拧眉沉思,棋盘后,一个须皆白的老者盘膝坐在蒲团上,捻着胡须,微微抬着下巴,一幅高人模样。

    宁远先凑上去看了眼,李信也伸头看过去,李桐和季疏影也围上来。

    李桐的围棋,不过知道什么叫活而已,李信略强些,能下,不过是只臭棋篓子,宁远不知道水准如何,不过看他拧眉攒额却一言不,至少这个局,他是解不了的。

    季疏影看了几眼,露出微笑,正要弯腰伸手,却被宁远一把抓住,“季兄,你这样的身手,去解这个局,岂不是拳打三岁小儿,脚踢八十老翁?你看看这位老丈,没有八十也有七十了,你怎么下得去手?”

    季疏影被他说的目瞪口呆,这是哪儿跟哪儿的话?

    李信一边笑一边将两人往棋摊外推,李桐抬手抚额。

    有李桐那几句话在前,凭武力的宁远出不了手,宁远拿不到彩头,他也没让季疏影拿到,李桐文不成武不就,李信不出手,四个人逛个大半圈,半个彩头没得。

    “到前面茶坊歇歇脚吧。”李信想着李桐该累了,指着前面的茶坊建议,宁远连连点头,季疏影也不反对,离茶坊还有四五步,突然听到一声大喊:“七哥!宁七哥!”

    除了宁远,三个人都吓了一跳,宁远头没转过来,先反手拍了一巴掌,“鬼叫什么?你看你把人家吓的!”

    “我怕你听不到。”墨七急忙抬手捂头。

    季疏影,李信和李桐转身,看着猛冲过来的墨七,和在墨七后面,大大方方跟过来的女子。

    “这是我妹妹,行六,六妹妹,这就是宁七爷!”墨七眼里只有宁远,将宁远介绍给他妹妹,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膛,仿佛他跟宁远是亲兄弟,跟他妹妹不是亲兄妹。

    墨六娘子大约是深知她哥这德行,和宁远曲膝见礼,宁远从上到下打量着墨六娘子,眉眼和墨七有几分相似的地方,稳重大方,眼睛明亮灵动,都说墨相家就墨七一个笨人,看样子果真如此。

    “季公子。”墨六娘子和宁远见了礼,又冲季疏影曲膝见礼,季家和墨家,也算得上世交,她从小儿就认识季疏影,季疏影还了礼,顺着墨六娘子的目光,介绍李信和李桐。

    李信有几分拘谨,迎着墨六娘子大方的目光,脸上泛起了几丝红意,宁远目光锐利,看着李信脸上的红意,侧着头,抬起眉***刻落下,转头看了眼一脸兴奋不停说着话的墨七,再看看墨六娘子,从墨六娘子看到李桐,慢慢转起了心思。

    墨七和妹妹墨六娘子也是逛累了过来歇脚,一行人进了茶坊,墨六娘子和李桐坐在一起,时不时打量李桐一眼,抿着茶说了几句客气闲话,有几分迟疑的问道:“我听太婆常常提起一位李姑娘,和长公主一起学经修行,是姐姐吗?”

    “是我。”李桐微笑答道,她知道她想知道的是她是不是绥宁伯府那桩热闹八卦中的李氏,这么问出来,没有唐突,倒有几分高抬。

    “太婆常常夸奖你,今天见了姐姐,真是名不虚传。”墨六娘子的客气十分真诚,墨七不知道听到哪一句,伸头过来,“谁?夸谁了?我怎么不知道?”

    “就你,能知道什么?”宁远伸手把他揪过去。

    “我知道的多了。”墨七回头和宁远说话,“昨天咱们从软香楼出来,你是不是也喝多了?阿萝说她陪你喝了不少……”

    “你妹妹在这儿呢,胡说八道什么!”宁远急忙打断墨七的话,恨不能给他一巴掌,“哪有什么醉不醉的?行了,别胡说八道了,都是没有的事!这茶好象有点不对味儿,你,过来,小七把你的茶拿给他瞧瞧,这茶有点不对!”

    墨六娘子转头瞪了眼一脸莫名其妙的墨七,再看看叫过茶博士,一脸认真指责这茶反正就是不对味儿的宁远,她这个哥哥可真是,她就算了,还有位李姑娘呢,怎么能当着李姑娘的面就说什么软香楼阿萝的!

    李信看看神情淡然浑不在意喝着茶的李桐,再看看又找岔狠拍了墨七一巴掌宁远,眉头微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