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62章 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迎祥池四周站满了信男善女,虔诚的念着阿弥陀佛。

    李信挡在李桐身后,看着青空大和尚将事先挑中的老龟红鲤放生进迎祥池,那条红鲤猛的一划尾巴,将水溅的老高,惊恐的游走了,老龟则一头沉了下去。

    李信看的失笑,“这就叫功德?”

    “功德在那里。”李桐指着他们对面一圈走马灯,走马灯下,几个僧人周围围了很多人。“这个放生法会,说是从青空大和尚手里办起来的,听无智法师说,青空大和尚怜惜穷苦农人青黄不接的时候断粮可怜,每年上元节在这里放生,募集善款,买了粗粮沿村施舍。”

    “这是真正的放生,功德无量。”李信叹了句,看到宁海从走马灯方向一溜小跑回来,转头看着李桐笑道:“我陪你逛逛再回去?”

    “好。”李桐正有几分兴奋的转头看着四周。

    这迎祥池,她已经有好些年没来过了。从前阿娘在的时候,她年年都是和阿娘一起来看放生法会、施舍银两,后来阿娘没了,她再也没来看过迎祥池放生法会,连迎祥池这一带,都几乎没再来过。

    她几乎忘了迎祥池的热闹繁华。

    “这会儿都热闹成这样,往年得热闹成什么样儿?”李信看着流光溢彩,人声鼎沸的四周,感慨不已。

    宁海听到李信的感慨,笑起来,“大爷,往年也比这会儿热闹不到哪儿去,差不多。”

    李信一愣,随即笑起来,这就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吧。

    李桐对迎祥池一带的记忆早就遥远模糊了,李信是头一趟看到上元节这一天的迎祥池,兄妹两个看什么都稀奇,走走停停,看东西的时候比走路的时候多。

    大大小小的铺子门口,都挂着各式各样精心准备的灯笼,大多数灯笼下都挂着几个灯谜儿,猜中了就有彩头,也有些挂着几个上联,对上下联也有彩头,往往一个灯笼下,挂着好几个下联,不时围上来几个人,点评哪一个下联最恰当。

    离春闱只有两个来月,各地应试的举人多数已经到了,三五成群,在迎祥池闲逛看热闹。

    李桐和李信一路走一路看,看到稀奇好看的灯笼,李桐停步细看,李信背着手站在她身后,替她挡着如织的行人,等她看好,碰到多贴了几个下联、或是一个下联也没贴出来的灯笼,李信就停下来细细品味,李桐站在旁边,也跟着念一遍那些下联。

    逛了大半条街,两个人站在一只比别家大了许多,挂了足有十几二十张下联的灯笼前,李信刚伸手转过上联看了,再挨个去看下联。

    季疏影穿了件银白薄丝袍,外面一件银白素绸面白狐里斗蓬,带着两个小厮,在如织的人流中顺流而走,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

    远远的,季疏影的目光落在一高一矮两件虽然是同样的银白色,却在人群中格外显眼的斗蓬上,眼睛一亮,急忙拨一人群往前疾走。

    两个小厮愣了下,急忙紧跑几步跟上,一个在前冲开人群,一个在后。

    季疏影眼睛盯在那件行动间银光闪动的俏丽斗蓬,心急如焚往前冲,一头冲到两件斗蓬旁边,身上已经密密一层细汗。

    “大郎?”季疏影微微有些喘。

    李信急忙回头,李桐也转头看过来,季疏影看着李信,眼角余光却清清楚楚的看着李桐的笑容,“远远的看着眼熟,果然是大郎,这是令妹?”

    季疏影问了句,没等李信答话,就冲李桐拱手长揖,抬起头,目光扫过李桐,又急忙移开,李桐笑着回礼。

    “你一个人?”李信看了看,随口问道,“没和吕大郎一起来?”

    季疏影在李桐的注视中,浑身拘谨不自在,“我就是随便逛逛,没想到迎祥池今天这么热闹。”

    “可不是,我和妹妹刚才还说起这个,听说上回太后薨逝时,这里放生法会之后,就没什么人了。”李信示意季疏影往前走,一边说着话,一边不停的瞄着李桐这边,时不时伸手到李桐面前挡一挡其实已经被宁海等人挡住的人群。

    “说是宁娘娘从皇上那儿请了旨意,要在今天的放生法会上为周娘娘祈来世之福。差不多的人家都来了,有些放生法会之后就回去了。”季疏影顺口说着话,下意识的瞄过去,仿佛他只是顺着李信的目光而已。

    “怪不得。”李信恍然笑道,李桐听着季疏影的话,立刻想到了长公主,不知道她逛没逛过上元节的迎祥池。

    季疏影的目光由下而上,从银白斗蓬上绣着的银丝蝙蝠桂花往上,看到斗蓬带上线条美好的下巴,不敢再往上看,再一点点看下去。

    一条街走到头,刚才来时还十分疏朗的空地上,已经挤满了玩杂耍的,卖各式各样小东西的,热闹的有些不堪了。

    “过去看看?”李信看着李桐问道,李桐忙点头,她有多少年没看过这样的热闹了?

    从长街两旁明亮的灯光下出来,黑暗中,季疏影莫名的舒了口气,隔着李信,大着胆子看上去,看着李桐脸上的笑容,和闪着亮光的双眼,犹如满天烟花在眼前绽放。

    “李兄,季兄!”宁远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一手一个拍在李信和季疏影肩膀上,“真是巧,你们也出来逛?不会文了?”

    李信还好,季疏影被他拍的肩膀斜歪着往下矮了矮。

    “有张有驰,不能总会文。”季疏影没好气的答了句。

    “这话说的也是!”宁远将两人往两边推开,从中间挤过来,冲李桐拱手,“李姑娘也来啦,我一个人逛的无聊,正好,咱们一起!”说着,往旁边一步,站到李桐另一边,手往前一指,“前面热闹,哪儿热闹咱们往哪儿去!”

    “七爷真是好雅兴!”季疏影更加没好气,怎么碰到了这么位浑不吝,他不往红楼脂粉堆里去逛,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来就来了,还撞上了他们,可真够晦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