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61章 懒散

第461章 懒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明天我和大哥要去放生,不得空儿。”李桐一口回绝了。

    宁远正要再请,帘子掀起,绿梅和文竹捧着暖锅,提着提盒进来,清菊移了张小桌子过来,宁远急忙挪了挪椅子,伸头看了一圈,菜不多:胭脂鹅脯,麻辣兔肉丁,酸辣菜心,凉拌肉皮冻四样凉菜,和一个放了酸笋、白菜心、粉丝等的鸡汤暖锅,以及一小锅米饭。

    宁远顾不上说话了,接过米饭,风卷残云,一会儿功夫吃了两碗米饭,几样凉菜一扫而尽,又将暖锅吃了大半,长长呼了口气,“舒服!这一个多月,总算吃着顿饱饭了。”

    李桐无语的看着他,定北侯府不提了,上上下下上百人就侍候他一个主子,难道没顿饱饭吃?就是宫里,只怕也委屈不到他头上吧?

    “咦!”宁远吃饱,端起杯茶,突然一惊咦,“你刚才说半年不见,小五长高了,你什么时候见的小五?”

    李桐差点呛着,他这反应也太慢了!

    “我在外头不是这样。”好象看出了李桐心里想什么,宁远赶紧解释了一句,“跟你说话我没多想,你也知道,这一个多月我累坏了,你什么时候见的小五?那我姐呢?”

    “就今天,我去宝箓宝看长公主,正好碰上宁娘娘带着五哥儿去看长公主。”李桐简直想叹气。

    “她俩……没事吧?”宁远有几分紧张的问了句。

    “能有什么事?”李桐上下打量着宁远。

    “长公主那只……那个脾气,不能算好,我姐脾气也硬。长公主什么时候回宝林庵?”看起来,宁远很盼着福安长公主赶紧回宝林庵她那个别庄里去。

    “暂时没打算回去。”李桐瞄着宁远那一脸的期待,“我看宁娘娘柔柔弱弱,不象脾气不好的样子,再说,从进了京城,那些事,脾气不好只怕也忍不下来吧。”

    “她那不是脾气好,那是……”话说到一半,宁远抿着嘴不往下说了,大哥说,她当初离开家南下的时候,是抱着为了宁家当牺牲的心进宫的,五六年前,他懂得了大姐不得不嫁的不得已,以及听到大哥这句话后,有半年多,经常半夜被噩梦惊醒,他害怕大姐熬不下去,不想活了。

    “后来,大概是因为五哥儿,为母则强。”宁远接着刚才的话,“我姐难为你没有?”

    “你姐难为我干什么?”

    “也是,她犯不着难为你。你听到我姐跟长公主说什么了?”宁远想到哪儿问哪儿。

    “我一直跟五哥儿说话,没听到宁娘娘说什么。”她确实没听到宁娘娘说什么,后来知道,那是长公主的转述,不算她听到。

    “从那天把姐姐送进宫到现在,我几乎没跟姐姐说上话,也不算没有机会,就隔了一挂厚帘子,好几回我和我姐离了不过十来步,我看着她,她也看到我了,不过我看她那意思,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我就没敢往前凑。”

    宁远话里话外,很有几分抱怨。

    “不知道我姐是怎么想的,你知道我,刚进京那时候,连皇上在内,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冲着我姐和小五来的,当然也确实是冲着我姐和小五来的,皇上问我去不去看姐姐,我哪敢去?现在好不容易把我姐和小五接出来了,我更不敢轻举妄动了,万一功亏一溃怎么办?唉!”

    李桐抿着茶,听他絮絮叨叨。

    “可我姐那边到底怎么样了?我一点信儿没有,多担心!你说我姐她就不能给我使个眼色,递几句话吗?又不是没机会!你下回什么时候去看长公主?”

    “不知道。”李桐被宁远这句急转弯问的一个愣神。

    “你下次去不知道能不能再碰上我姐,要是你下次去再见到我姐,你能不能替我问问我姐怎么样?”

    “不能!”李桐一口回绝。

    “我就知道你肯定说不行,我就随口说一句,你别往心里去。”宁远看起来有几分泄气,“你说,我明天要不要找个机会见见我姐?我真担心明天后天突然一张旨意,再把我姐和小五送回离宫。”

    李桐斜着他一言不发,他跟她絮叨这些干什么?定北侯居然把他送到京城来主持这样的大事,这心得多大?嗯,也许就是因为他这样脾气,才让他进京的,装傻和真傻分不清,这也是一种境界。

    “你下次再去长公主那里,跟我说一声行不行?我过去看看,实在不放心。”宁远又问了句,李桐斩钉截铁的回绝:“不行。”

    “我就知道!好吧,我自己想办法。”宁远悻悻然。

    “天儿不早了,你该走了,还有,这是京城,要不是非来不可,不要老往我这儿来。”李桐瞄了眼屋角的沙漏,站起来。

    “还早呢……你说不早就不早吧,今天就是非来不可,我知道了,你早点歇下吧,唉,这一个月,真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宁远双手撑着椅子扶手,头一下没撑起来,龇牙咧嘴咝咝哈哈的叫痛,一跺脚再一撑,总算站起来了。

    “你明天去哪儿放生?大相国寺?”宁远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问道。

    “迎祥池。”李桐答了句。

    水莲将已经烤干的斗蓬递给宁远,宁远抖开披上,连声夸奖,“你这几个丫头就是好,你替我一人赏五两银子。”

    李桐只当没听见,水莲打起帘子,李桐看着他出了门,穿过耳屋回去了。

    宁远出来,慢吞吞走到角门前,看着灯笼光影下细密的雨丝,紧了紧斗蓬,深吸了口气,一头扎进雨丝里。

    …………

    第二天早上,天气放晴,艳阳高照。吃了午饭,李桐就上了车,李信骑马在前,一起往迎祥池去。

    以往每年,李桐和张太太去迎祥池放生都比今年晚至少一个时辰,可今年因为周贵妃的死,没有灯会,迎祥池的放生仪式,也比往年早了不少。

    没想到今年的放生法会早是早了点,可迎祥池四周,一点也不比往年冷清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