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58章 咱们兄弟

第458章 咱们兄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六一场痛哭透过来气了,又被墨七成不成亲,几句话说的头顶乌云,连宁远都把肩膀耷拉下去了,三个人都垂头丧气没心情了,一杯接一杯碰着喝闷酒。www.

    周六先倒下去了,墨七多撑了一会儿,宁远一人喝无趣,阿萝赶紧拿杯子陪着,一会儿功夫阿萝就喝的心跳脸红,身子一个劲儿的往宁远身上歪。

    宁远叫多多进来把阿萝扶到一边,自己又闷声不响喝了大半坛子女儿红,晕晕乎乎觉得有了酒意,站起来往外走,下了楼,风一吹才想起来,周六和墨七还在楼上呢,打了个酒嗝,转身上楼,一手拖一个出来,站在楼梯口,转过来转过去试了半天,楼梯太窄,一边拖一个再加上他自己,怎么也下不去,随手丢下一个,扛着墨七先下了楼,扔到楼下,再上来把周六扛下去。

    楼下的闲人,加个杜妈妈,看宁远面色如常,神色如常,压根没想到他也喝多了,直到他上楼拖下来一个,又拖下来一个,才意识他可能酒多了,不然肯定叫小厮了,哪会自己这么傻呼呼的一趟一趟的跑。

    杜妈妈不敢多话,赶紧让人叫了周六和墨七的小厮进来,马是不能骑了,赶紧找车。

    宁远是把两个人都扛下来了,可他压根没想起来斗蓬这件事,连他在内,三个人光着头,一件薄棉袍站在寒风里,宁远还好,他穿不穿斗蓬无所谓,等杜妈妈急如星火的把三个人的斗蓬拿下来,墨七和周六都冻的至少有了三四分清醒了。

    杜妈妈拿下来斗蓬,又急急忙忙让人拿了三个手炉过来,宁远没要,墨七和周六抱在怀里,周六连打了四五个嗝,猛一拍额头,“远哥,差点忘了件大事!”

    周六摇摇晃晃往前冲了两步,转个身再冲回来,冲到宁远和墨七面前,一把揪住墨七的斗蓬,脸凑到宁远面前。

    “远哥,我来的时候,我阿爹交待了……件事,让我探探你的话,你,到底带了多少人进京啊?我阿爹说,你肯定带了不少人进京,还都挺厉害,你到底带了多少人哪?给我个实话,我好跟我阿爹交差!”

    周六啪啪拍着墨七胸前,宁远本来七八分的酒意,被冷风一冲,再听了周六这番话,用力咬了下舌尖,心里一阵清明,眯眼看着周六,抬起胳膊压在周六肩膀上,俯耳过去,“多少人?屁的人!小爷是被我爹,我那个大哥赶出来的,能带多少人?还不少?做梦呢!我告诉你,我知道你爹……这是咋回事,我告诉你,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听到没有?”

    周六不停的点头,墨七也不停的点头,这事跟他有关没关,他这会儿搞不清。

    “我去接我那个大姐,你知道我大姐是谁吧?”

    周六点头,“这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呗。”

    “对,就是她。接到半路,下大雨,大雨!这么下!”宁远在周六和墨七头上各拍了一巴掌,“特别大!大雨中,有刺客!”

    周六和墨七还是不停的点头,杜妈妈听的两只眼睛瞪的溜圆,急忙挥手把几个帮闲赶的远远的,自己也赶紧往后退,退到听不见的地方。天哪,这不是她们该听到的话!

    “刺客,人多!乌央央全是,象雨点那么多!不过全是蠢货,一个不蠢的都没有,小爷我!”宁远啪啪拍了两个胸膛,胳膊一下接一下的挥。

    “一刀一个,一刀一个,一刀一个,就这个,全砍死了,大英呢!”宁远吼了一声,大英应声而来,“你告诉他们,七少爷和六少爷,告诉他们,小爷的功夫,杀人的功夫,好不好!”

    “好!天下第一好!”看样子这样的活大英没少干,答的溜极了。

    “我跟你说,那些刺客,太蠢,就跟……你们府上的小厮,就那样,别说小爷我这十几号人,就是咱们那群狗,都能咬死他们,一个不剩!”

    宁远啪啪拍的周六脑门都疼了。

    “什么小爷还有多少人,是兄弟我才告诉你,你爹手底下那帮蠢货,太蠢了,怕你爹嫌他们没用杀了他们,就胡说八道什么小爷不是凭本事是凭人多,几百人被十几个人杀没了,这简直……太他娘的丢脸了,要是几百人被几千人杀了,那就是英勇!对吧?你爹被这帮蠢货骗了!”

    周六不停的点头,这话他虽然头晕的太厉害没想明白,不过既然是远哥说的,那就太有道理了!

    墨七被小厮扶上车,坐在车里晃来晃去,直到进了府门,下了车,晃晃悠悠进了二门,还在用力的想,刚才小六和七哥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墨二爷正要出去,迎头撞上两条腿打着结,一只手划来划去,拧着眉头想的十分执着痛苦的墨七,气儿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是一巴掌,“怎么喝成这样!”

    “阿爹!”墨七晃了几晃,认清楚是他爹,一颗心放下来,“阿爹,有件大事,儿子总觉得,好象是大事。”

    “什么事!”墨二爷默默念了几遍:这是她生的,这是他的儿子,这是她生的……勉强压下心里的恼怒问了句,等他酒醒了再收拾他!

    “大事!”墨七靠到他爹身上,将刚才周六和宁远那些话颠三倒四,说三句漏一句再重复四五遍,亏的他爹聪明的不一般,竟然全听明白了,只听的脸都青了。

    “周六少爷说的是探话?你听清楚了?”

    “清楚!我一点没醉!清楚得很,儿子当时还笑,跟七哥还用探话?阿爹你说是吧?”墨七呵呵的笑,墨二爷一把拖起儿子,“从现在起,闭上你的嘴!”

    说着,也不叫下人,自己拖着墨七,直奔进钱老夫人的上房,将墨七刚才的话三言两语说了,钱老夫人揉了几把脸,一边叹气一边挥手,“我知道了,小七酒醒之前,我亲自看着他,你赶紧去,跟你阿爹说一声,唉,周枢密也可怜,养了这么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