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57章 都有心事了

第457章 都有心事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让厨房把拿手菜都上来,再去樊楼要几样,熬了一个多月,得好好吃一顿。”宁远吩咐多多。

    “还有酒,就上回那酒,三十年的女儿红,多拿几坛,我跟远哥,还有小七好好喝几杯。”周六心里不痛快。

    多多上上下下跑的飞快,片刻功夫,就摆了满桌,酒也温好了。

    多多刚把温好的酒倒进小银壶里,周六就抓过银壶,自斟自饮,一连喝了两三杯。宁远伸手按住,“你这么喝,一会儿就得醉了,先吃点,酒得慢慢喝。”

    “好。”周六顺从的放下杯子。

    “小六这是怎么了?”墨七看的有些纳闷,“因为你姑母?不至于吧?你也是个看得很开的人,这生生死死,人之常情,长辈肯定走在咱们前头。”

    “不是。”周六闷声答了句,“不算是因为姑母,姑母……唉,痛哭了一个月了,再难过也难过过去了。”

    “那有什么事?除了你姑母这事,你们府上还有不好的事?全是好事儿啊!”墨七啧啧有声,“我听我阿爹说了,你阿爹封爵的事,礼部已经在议了,等十六开了衙,说不定旨意就下来了,听说也是个国公,一门两国公,满京城就你们一家!”

    阿萝听的眼睛都睁大了,“那以后,六少爷也是国公府的世子爷了?”

    “那当然!”墨七给周六的杯子斟了小半杯酒,自己斟满,“这杯贺你。”

    “你太婆的病怎么样了?没见好?”宁远关切的问道。

    “见好点儿了。”周六答道:“皇上一天派人看好几趟,太医说,太婆虽然心伤失守,好在都哭出来了,没有郁结在心里,再调理半个月一个月就能好了。”

    “那就好,只要你太婆好好儿的……这事儿已经过去,咱们都好好儿的,来来来,喝一杯。”宁远的话中途一个转弯,举杯示意两人。

    周六又喝了两杯,举着空杯子看着,眼泪汪汪。

    “远哥,我心里难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难受,我想过了,不是因为姑母死了,姑母死了我是难过,可不是这个难过,那个不闷,现在我心里闷,远哥,我心里闷得很,都快透不过气了。”

    周六泪眼花花,宁远伸手拍着他,“别急,慢慢说,说出来就不闷了。”宁远说着,给阿萝使了个眼色,阿萝呆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墨七这一回反应快了,吩咐多多,“你先到楼下,有事再叫你。”

    “也不是太婆的病,太婆年纪这么大,哪年都病,又不是好不了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一直闷,闷的……睡不着,做梦……”

    周六倒在他远哥怀里,呜呜的哭。

    “我大嫂,也病了,病的……我不知道,大哥不理她,大伯娘也病了,也不是病了……我也不知道,家里人……都找阿娘,阿娘说句话……大伯娘从小就疼我。”

    周六的话断断续续,含糊零乱,宁远却听的明明白白,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皇子高墙圈禁,紧紧站在大皇子身边的周家长房,这会儿不知道吓成什么样儿,贺氏病倒,也不知道请了大夫没有……

    “成王败寇,唉。”连墨七也听明白了,一声长叹,“别难过了,好在你们这一房是成王这边的。”

    宁远没说话,拍着在他怀里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周六,也不知道是被周六哭的,还是想到了什么,心里也是一片凄然。

    周六痛哭一场,哭声渐低,一声接一声抽泣着抬起头,“我……好多了,我知道,好了。”

    “哭出来就好了。”墨七拍着周六的肩膀,“你们府上这事……唉,换了我我也想哭,其实我还真想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觉得一年比一年不痛快,就这两年开始,从前多好,哪有什么不痛快的时候?这两年……唉!”

    周六好了,墨七伤感了,“七哥你说,这场大事,真要是小六这一房,跟他们长房掉个个儿,掉个个儿还好,真要是象……从前多少家那样,抄了家灭了族,咱们再也见不到小六了,那得多难过?”

    “怎么说话呢你!”周六心里不那么闷了,酒好象也醒了不少,一听墨七的话就不乐意了,“你们家要是抄了家灭了族,我和远哥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才难过呢!”

    “就是个比方,唉!我跟你说啊小六,就算不抄家不灭族,只怕你以后也见不到我了!”墨七一脸哭丧。

    “出什么事了?”宁远吓了一跳。

    “太婆说,要给我说媳妇儿了。”墨七眼泪掉下来了,宁远和周六瞪着他,周六突然窜起来,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小爷还以为你要掉脑袋了!”

    “不跟掉脑袋差不多?我跟你说七哥,太婆说了,得挑个能管得了我的,七哥你不知道,我一想起来这个,我就睡不着觉,这日子……”

    墨七一把一把的抹上眼泪了。

    阿萝瞪着他,想笑又觉得他哭成那样,不能笑,不笑吧,又实在憋的难受。

    “我阿娘也在给我挑媳妇呢。”周六耷拉着肩膀看着抹眼泪的墨七,“刚才我出来的时候,看到好几个媒婆往我娘院子里去。”

    “六少爷家门槛都快被媒婆踩破了吧?”阿萝用力咳了几声,顺口接过周六的话,她得说说话了,不然憋的难受。

    “还有七爷,七爷定过亲没有?”阿萝顺便问了宁远一句,三个人中间,她最关心宁七奶奶这个人。

    “我这山高皇帝远的,定什么亲?”宁远随口答了句,周六抬手拍了拍他,“从前是山高皇帝远,你爹你娘都管不了你,可现在你姐在宫里呢,你比我大几岁?你也该说亲娶媳妇了。唉!我也不想成亲,这样多好?成什么亲哪!”

    “就是!”墨七极其赞同周六的话,成亲本来就没意思,太婆还要给他找个能管得了他的!那日子,还有什么意思?

    宁远愣愣的出了神,他还从来没想过成亲这件事,想到成亲,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浮起了李桐的影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