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56章 后宫空虚可不行

第456章 后宫空虚可不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有泾州才能织出这样细密的羊毛料子。”李桐答了句,见素心明显有几分不服,抿嘴笑道:“泾州出的极品方胜花羊毛料子,一匹不到一斤,十四两左右吧,别的地方,一匹料子没有一斤以下的,初入行做羊毛料生意的,要是眼力不够,都要用秤称一称份量。”

    “这位姑娘是?”宁皇后心里微微一动,看着福安长公主问道。

    “姓李,单名一个桐字,和我一起跟着慧宁师太修习法华经,算是我师妹吧。”

    “梧桐的桐?”宁皇后立刻想到了那叠帕子,和帕子角上勾画精致的桐字。

    “是。”福安长公主答了句。

    宁皇后轻轻噢了一声,看着李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又打量了一遍,看的李桐只觉得后背寒毛都要竖起来了,宁皇后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桐,福安长公主盯着宁皇后,抿嘴笑起来。

    “原来又是长公主援手,多谢。”宁皇后转头看着长公主谢道。

    福安长公主摇头,“这事跟我全不相干,她虽然是我师妹,不过,我可管不了她。”

    宁皇后看看长公主,再看看正和五皇子说着话的李桐,好一会儿,才轻轻噢了一声。

    五皇子拉着李桐说个不停,福安长公主和宁皇后的话,李桐听一句漏十句,这一段话,就听到了慧宁师太和法华经这一句。

    宁皇后坐了一两刻多钟,喝了两三杯茶,站起来告辞,五皇子依依不舍,“……姐姐你送送我,姐姐你下次什么时候来?一定记着把小悠姐姐的方子带来,等我能出去了我就去找姐姐玩……”

    宁皇后拉着拧着头和李桐不停挥手的五皇子走了,福安长公主重新坐回茶桌旁,李桐也坐回去,侧头仔细看福安长公主的脸色。

    “刚才你没听到?”福安长公主看起来至少没什么不高兴。

    李桐摇头,“听五哥儿说话了。”

    “她来找我,两件事,第一,她打算出面请皇上给杨嫔升位,升为贵淑德贤四妃之一,第二,后宫空虚,皇上身边无人侍候,她打算挑选些适龄贵女,充实后宫。”

    福安长公主将脚翘起来,踩到窗台上,一脸的笑,李桐片刻的惊讶过后,也笑起来,“这是施恩,还是添乱?”

    “皇上才四十多点,早着呢,后宫就她一个独杆,那有什么意思?再多招数也没地方使啊。把杨嫔升到贵淑德贤四妃之一,晋王可就被架到火上了,好歹能把盯在五皇子身上的目光分出去一些,挑选贵女充实后宫……”

    福安长公主长长的叹口气,“看吧,这一张旨意出去,朝里和京城就得乱上了,不知道多少人家就得做起白日梦,梦想着自家姑娘成为第二个周氏,要是一年两年再怀上几个……”

    福安长公主啧啧有声,“那太子可就有得忙喽。”

    “你同意了?”李桐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一来,这后宫连着朝里,还真是得乱起来了。

    “这哪是我同意不同意的事儿!”福安长公主白了李桐一眼,“娘娘给皇上挑贵女充实后宫,有我说话的份儿?以后你家嫂子给你哥添小星纳妾抬通房,还得你点头啊?”

    “是不用我点头,不过我要是不肯,这小妾通房肯定抬不了。”李桐极不客气的接了句。福安长公主一脸鄙夷的看着她,“你当我是你啊?我可比你贤惠多了!”

    李桐斜着福安长公主,比她贤惠多了?哈!

    福安长公主翘在窗台的脚不停的点来点去,李桐看着那只鞋上晃来晃去的墨绿绒球,又转头看看看着窗外,仿佛有几分烦躁的福安长公主,皱眉问道:“还有事?”

    “嗯。”福安长公主呼了口气:“说是杨嫔若是升了位,她想请京城五品以上命妇,带各家贵女进宫,一来给杨嫔好好庆贺庆贺,二来,事先看看各家贵女。请我和她一起去看看。”

    “你答应了?”

    “没答应啊!我一个离世清修的槛外人,哪能凑这种热闹?这七八年,我可是修行有成!”福安长公主一脸正气,李桐斜着她没说话,片刻,福安长公主长长一声叹息,“可是,这样热闹的事,十几年没有了,不去看看实在难受!”

    李桐噗一声连笑带咳,“咳……那就去吧,所谓修行有成,不就是天人合一,顺心顺意么。”

    福安长公主抬手捂着脸,“我这好热闹的毛病,怎么就改不了呢!”

    …………

    京城瓦肆、酒楼以及欢场人家,经过的皇家丧事不是一回两回了,都懂,周贵妃的死信一传出来,各家就该低调的低调,该关门的关门,丧事的一个月里肯定是不能歌舞宴乐,一个月后,虽然是个贵妃,照理说丧事后该怎么就怎么样了,可周贵妃一来追封了皇后,二来是太子的生母,能不能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别家不知道,可软香楼,杜妈妈谨慎起见,没敢开门。

    阿萝闲了一个月,百无聊赖,推开窗户,和多多一起趴在窗台上,磕着瓜子看楼下的热闹。

    “小姐小姐,快看快看!”多多眼睛特别好使,老远就看到了骑在马上的宁远等人,一只手指着宁远几个,另一只手啪啪拍着阿萝,瓜子掉了一地。

    “是不是到咱们这儿来的?”阿萝双手撑着窗台,伸长脖子看着宁远等人。

    “肯定是到咱们家来的!我去叫妈妈!七爷来了!”多多一向乐观,提着裙子一路咚咚往下跑,楼槏下到一半,就把一院子的人都惊出来了。

    杜妈妈喜笑颜开,亲看开门,迎进宁远和墨七、周六三人,吩咐多多带上楼,急急忙忙让隔壁飞燕楼的帮闲赶紧去把被她放假回家的诸人叫回来。

    看样子软香楼可以开门做生意了,一个正月,好歹没全耽误进去!

    阿萝简直是欢天喜地的迎进了宁远三人,亲自侍候着脱衣服、拿垫子,端茶送水。

    “一个来月没见,阿萝懂事多了。”墨七简直有点受宠若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