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55章 宁皇后和五皇子

第455章 宁皇后和五皇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要嫌不好,下次你带过来些。”福安长公主侧头斜了眼李桐,李桐拿起茶针,“还好,不算太差,你就住在这里了?”

    “嗯,虽说破旧了些,好在宽敞。”福安长公主腿往前伸了伸,看起来十分自在,“过来的时候,看到延庆宫了吗?”

    “看到了。”李桐点头,福安长公主一脸笑,“太子催着小五赶紧住进去,已经住进去了,真有意思。”

    是挺有意思,李桐笑意漫延到一半,又凝住了,住在那间皇太子宫里,做了皇太子却丢了性命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太子催着五爷住进去,是冲着丢了性命催的吧。

    “福人居福地,堂堂太子,整天琢磨这些鸡零狗碎上不得台面的事,唉!”福安长公主说到一半一声长叹。

    李桐没理她这句话,沏好茶推过去,微微欠身看着福安长公主,“这一个月熬下来,你还好吧?”

    “嗯,过得去。”福安长公主端起茶,握在手里慢慢转着圈,“说起来,我有六七年没见杨嫔了,上次见她,还是母亲去世的时候。”

    听福安长公主提到杨嫔,李桐脸色微凛,侧头看着她,凝神听她说杨嫔。

    “她倒没怎么变,也没见老,还和从前一样,低眉顺眼。”福安长公主停了一会儿,看向李桐,“她在宁皇后面前执婢礼,就象从前在周贵妃面前一样,她本来就是周贵妃的侍女,照理说,也没什么不对。”

    李桐眉头微皱,自始至终,她对这位以仁爱著称的杨太后都没法打心眼里尊敬。年青的时候,好多事看不清楚,只隐隐约约觉得她就是让她觉得心里不舒服,后来年岁渐长,看的明白了,就更不舒服了。

    “对上恭对下必倨,今天能弯得下腰行婢礼,要是有朝一日事易时移,别人不对她行婢礼,她是不是会觉得别人对她不够恭敬?”

    “嗯,上恭下倨,强恭弱倨,富恭穷倨,一脉相承。”福安长公主抿了口茶,“从前我看她对周氏行婢礼,倒没觉得什么,她本来就是周氏的侍女,在周氏面前执婢礼,能说得上是不忘出身,现在……”

    福安长公主轻轻唉了一声。

    “她对长公主也执婢礼吗?”

    “从来没有。”福安长公主想了想,“她好象没怎么把我放眼里过。”福安长公主笑起来,李桐却没能笑出来,大概就是因为从来没把她放眼里过,才敢强硬的下了指婚旨意。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小丫头走的眼看就要跑起来,从窗前经过,两人同时看向门口,片刻,绿云站进来禀报,“皇后娘娘来了。”

    “去迎迎吧。”福安长公主站起来,嘀咕了一句,“这脾气可真够急的。”

    李桐跟在福安长公主身后,出了厢房,院门口,宁皇后牵着五皇子,刚刚迈进院门。

    宁皇后走的不紧不慢,福安长公主迎的不紧不慢,跟在福安长公主身后的李桐,从宁皇后的裙角看回福安长公主的裙角,一颗心提在半空,福安长公主给她的感觉,不是迎客,而是迎战。

    离了四五步远,福安长公主停步,宁皇后也停下,几乎同时,两人都是微微颌首,算是见了礼。

    “长公主可安好?”

    “娘娘可安好?”

    李桐微微低着头,不敢看两人的脸,只瞄着两件黑色的斗蓬,这两句柔声问候里的刀剑撞击声刺的她一颗心乱颤。

    五皇子一进院门先看到了李桐,一眼看到,两只眼睛就瞪大了,好不容易摆着大人样撑到现在,用力将手从宁皇后手里抽出来,一脸严肃的给长公主见了礼,“给姑姑请安。”

    一揖而起,不等福安长公主答话,就轻快的跳到李桐面前,仰着头,一脸兴奋,“姐姐可好?我可想姐姐了!做梦都能梦到姐姐!”

    “姐姐好,谢五爷掂记。”李桐曲膝见礼,五皇子再往前一步,伸手拉住李桐的手,将手塞进她手里,“还想姐姐家的点心,还有小悠姐姐做的菜,那个野菜饺子,素白姑姑说,野菜也分好多少种,有猪母菜、马前草好多,我忘了问小悠姐姐是什么野菜了,素白姑姑说她做不出来是因为不知道是什么野菜。”

    五皇子兴奋的说个不停,宁皇后的目光从儿子身上收回,微微曲膝,“多谢你。”

    福安长公主正一脸惊愕意外的看着五皇子,她一年见他一回,回回他都象个没嘴的葫芦,一个人在她别庄园子里跑来跑去的闷玩,从来到走一整天,说不了几句话,怎么才半年不到,就变成话痨儿了?

    几个人进了西厢,绿云已经让人又搬了两把扶手椅子,摆了几样点心上来。

    宁皇后坐了李桐刚才的位置,五皇子挪了挪椅子,紧挨李桐坐着,和她叽叽咕咕说个不停,“……还有水莲姐姐,对了对了,我跟阿娘说姐姐看我的鞋面就知道用的是龙纹缂丝,阿娘不信,姐姐你看我这个鞋子,你告诉阿娘这是什么料子。”

    五皇子把脚抬起来踩在椅子上,李桐哭笑不得,伸手把他的脚从椅子上拿下去,五皇子又抬起来,“姐姐你看看你快告诉阿娘,阿娘不相信。”

    “小五!”宁皇后沉声叫了声,语调里带着隐隐的警告,再抬头看向李桐,一脸歉意,“这位姑娘,还请多担待。”

    “这是什么料子?”福安长公主也有几分好奇,指着五皇子不情不愿落下去,看样子十分想再抬起来的脚问道。

    “象是泾州的方胜花,絮了点薄棉。”李桐含糊的说了句棉,里面絮的应该是丝棉,不过周贵妃刚死,她追封了皇后,照民间的礼法,五皇子至少半个三个月内,是不好用丝绸丝棉之类,不过这是民间的,皇家的礼数,她不是十分清楚。

    宁皇后惊讶的探头看了看五皇子鞋面,明明是羊毛料子,宁皇后转头看向侍立在身后的素心,素心冲她点了下头,好奇问道:“是方胜花,可姑娘怎么知道是泾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