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53章 丁旺

第453章 丁旺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叔祖,那真不是我的孩子。”姜焕璋只觉得欲哭无泪。

    “唉,你这孩子,那顾氏就那么好?先前我听说你因为顾氏做了那些事……唉,算了算了,不说了,二叔祖最疼你,焕璋啊,你真要这么怕顾氏,这孩子你不敢带回府里,那也行,二叔祖就把他接回来,让你婶子养着,那是咱们姜家子孙,焕璋,你可不能这样。”

    姜焕璋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可是,那真不是他的孩子!

    “二叔祖,那不是姜家子孙,那是个野种!”姜焕璋再次努力,想让二叔祖明白,那真不是他的孩子,不是姜家子孙。

    “唉!你也不小了,这糊涂也不知道糊涂到啥时候,二叔祖年青的时候也糊涂过,可也没象你这样,一门心思就是糊涂,二叔祖象你这么大……”

    “二叔祖,我还有事,先走了。”姜焕璋头痛欲裂,站起来,不等二叔祖答话,站起来就往外走。

    “……你看看你这孩子,真是糊涂的……中了邪了……”二叔祖看着姜焕璋的背影,饶是他脾气好,也觉得心里有点生气了。

    姜焕璋从二叔祖家里出来,站在大门外,仰头看着昏暗不明的星光,呆了一会儿,转身往绥宁伯府回去。

    二叔祖的话里,一件事他听明白了,他们都认定了他是因为怕顾氏生气,才不敢认这个孩子。

    他是偏爱顾氏,可他什么时候怕过顾氏?顾氏性子最柔顺……想着顾氏,姜焕璋边走边想出了神,为什么现在的顾氏和从前的顾氏几乎判若两人?从前顾氏见识卓越、才情出众,凡事都看的明白,哪是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这一世她和从前截然不同了?

    他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东西?他得好好想想,也许想明白了为什么顾氏和从前大相径庭,他就能弄明白为什么这一世和从前竟然全不相同了……

    …………

    整个京城的高官和命妇给周贵妃守了一个月的灵,再将棺椁送到大相国寺暂寄,诸人总算能回家洗澡换衣服了。

    宁远回到定北侯府,痛痛快快洗了个澡,里里外外收拾清爽了,长长透过口气,刚端起杯子想舒舒服服喝杯茶,大英在门外禀报,崔信请见。

    宁远急忙叫进,崔信进来,见了礼,从怀里摸出几张纸双手递过去,“七爷看看这个。”

    宁远接过翻了翻,是脉案和药方,“周氏的?”

    “是。”崔信目光灼灼,“让七爷说准了,七爷看,周贵妃死时面皮紫黑,七窍出血,唇口上有齿痕,这些都是中了鹤顶红的症状,可七爷看这一张,周贵妃当时先是肚子疼,还有四肢无力,上吐下泻,太医用了绿豆、金银花和甘草煎水解毒。这是断肠草的症状,还有这里,七爷看,这些话,可是话里有话,当时在场的太医,应该都十分清楚,周贵妃中了两种毒,除了大爷自己交待的鹤顶红,应该还有一味断肠草。”

    “这就对了。”宁远满意的看着手里的几张纸,“太医院那边暂时不要惊动,惊动了太医院,只怕就惊动了老四,派人盯紧当时在场的几个太医,保护好,到时候,这些都是人证。这断肠草必定是老四的手笔,去查老四从哪儿得来的断肠草,先查清楚这件再说,记着,要拿到证据,最好物证人证俱全。”

    “爷,只怕不容易。”崔信皱眉道。

    “嗯,我知道,爷做的这件事,本来就不容易。”宁远将那几张纸放到几上,崔信应了一声,“小的知道了,小的告退。”

    崔信退几步出门走了,宁远叫了大英进来问道:“李姑娘搬回京城了?这一个月都有什么事儿?说说。”

    “是。回爷,爷进宫守灵第二天,李姑娘一家就搬回京城了。这一个月里没啥大事,年里年外,绥宁伯府添了三个儿子,长子生在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是顾姨娘那个丫头墨兰生的,不过。”

    大英顿了顿,“说是姜焕璋说,那个孩子不是他的。”

    “不是他的?”宁远一呆,随即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你接着说!”

    “是,小年那天,他得了喜信儿,去过一趟姜家辈份最高的那位二叔祖家,小的寻了个能说得上话的闲人找这位二叔祖喝了趟酒,二叔祖说是姜焕璋找他,是不想认墨兰生的长子,说不是他的孩子,是个野种。”

    “我知道我知道。”宁远乐不可支,“往下说。”

    “是,年后初六,顾氏生了个儿子,初九,那个叫青书的也生了个儿子,都平安顺利,生在姜家家庙里的长子,姜焕璋打发人送了些吃食衣服过去,顾氏和青书的儿子,奶娘说是姜焕璋亲自寻来的,因为曲夫人不肯给这两个儿子请奶娘,曲夫人说,让顾氏和青书自己奶自己的孩子,还说搁她眼里,这两个孩子就是野种。”

    宁远噗一声,一口茶全喷了出去。

    “姜焕璋请的这两个奶娘,到现在,一口也没奶过孩子,这两个奶娘都被曲夫人叫过去了,让她们挤奶给她喝。”大英十分淡定,接着说姜家的八卦。“姜焕璋大概还不知道奶娘的奶其实都被曲夫人喝了这件事。”

    “那两个孩子呢?”宁远再次在心里赞叹了文二爷的好眼力。

    “青书刚生完孩子就下奶了,奶水足,自己奶孩子了,顾氏头一天没奶,第二天哭了一天,拿了十几个大钱,让厨房给熬了通草水,第三天有了点儿奶,现在说是一天一大盆猪脚通草汤喝着,也差不多够孩子吃的了。”

    “这么大事姜焕璋不知道?”

    “说是陈夫人说月子里的女人,男人见了要血光之灾,好象就把孩子抱出来看过一回,姜焕璋年里年外几乎天天往大相国寺跑,一去就是一天半天,初二那天没去大相国寺,一大早站在杨舅爷院门口,看着杨舅爷和媳妇出门上车,又跟在伍家门口,看了半天才走,其它全没什么事。”

    宁远皱起了眉头,跑大相国寺还好,他在杨舅爷门口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