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47章 哭崩的形象

第447章 哭崩的形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皇后伸手去拉宁远,两条胳膊哆嗦着,拉着好几次,也没能拉起来,想说话,喉咙紧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轻轻拍着宁远,任由他哭的惊天动地。

    五皇子两只眼睛瞪的溜圆,直直的看着哭的眼泪横流,鼻涕都出来了的舅舅。刚才宁远穿越层层重门,跃马而来的帅气英武,在眼泪中哗啦啦倒塌,从此以后,终至五皇子一生,舅舅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再也没能竖起来。

    五皇子往前挪了挪,半蹲在宁远面前,仰着头,仔细看着舅舅那张哭的只能看到眼泪和鼻涕的脸,满脸惊叹,不时低低的哇喔几声。

    宁远透过滂沱的泪眼,看着眼前五皇子那张有些模糊的、惊叹不已的脸,呃的噎了一声。

    “舅舅慢慢哭。”五皇子伸出手,拍着宁远后背。

    “七爷快别哭了,五哥儿都要看您的笑话儿了。”素心又是心酸又是想笑的劝道。

    “都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指甲盖大的一点小事也能哭的水淹七军。”宁皇后伸手去拉宁远,宁远顺势站起来,五皇子一脸失望,仰头看着宁远,“舅舅你不哭了?再哭一会儿呗。”

    宁远瞪了五皇子一眼,接过素心递上的湿帕子,用力抹了把脸,“姐,我做梦都想你。”

    “嗯。”宁皇后想笑又想哭,伸手拂了拂宁远的斗蓬前襟,又替他理了理斗蓬带子,“都长这么高了,我走的时候,你才跟五哥儿这么大,如今姐姐要仰头看你了。”

    “娘娘,七爷,进屋说话吧,外头冷。”素心的提醒提醒了宁远,“姐,咱们得赶紧走,旨意上说是明天寅末前,您就得在宫里了,东西都收拾好了吧?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我都带来了,车子在外头,进不来,咱们得立刻启程。”

    “好,走吧。”宁皇后极其爽利,伸手牵起五皇子,素心等人一人挽了一个小包袱,跟在宁皇后身后。

    宁远咧嘴笑起来,“姐姐还跟从前行军打仗的时候一样,说走就能走,咱们走!”宁远一声呼哨,他那匹高大神俊的黑马跑过来,乖觉的跟在宁远身后,五皇子看的两眼放光,“舅舅舅舅,让我骑一骑,抱我上去,我会骑马!”

    “五哥儿,阿娘怎么跟你说的?”宁皇后声音微沉。

    “可是阿娘,还没出离宫大门,咱们还在离宫里啊。”五哥儿仰头讲理。

    宁远哈哈大笑,“小五真好,象我!三辈不离姥娘门!外甥肖舅!来,舅舅抱你上去,咱们宁家人,不会走路就会骑马。”

    宁远卡着五皇子的腰,抱起来,将他放到马鞍上,伸手牵住了缰绳,五皇子骑在马上,兴奋的哇哇乱叫,宁皇后仰头看着兴奋的两眼放光的儿子,心里一阵酸涩,既然还在离宫,那就让他高兴高兴吧。

    出了离殿大门,宁皇后扫了眼跪了一地的离宫护卫,回头看了眼次第重门最深处的那间宫殿,那个小院,这是关了她将近十年的地方。

    宁皇后看了片刻,扭回头,宁远已经把五皇子从马上抱进了车里,宁皇后跟在后面上了车,素心跟进去侍候,其余几个侍女婆子,从宁远带来的护卫手里接过马,有些陌生,却又极熟练的整理了马鞍,放好东西,翻身上马。

    宁远也上了马,一马当先,护卫抖了个鞭花,两匹马昂首前冲,三辆在侍女和护卫的拱卫中,直冲往前,跑出了一射之地,六月带着先一步赶来的众护卫,现身围在大车和宁远前后,纵马往京城奔去。

    宁皇后上了车,挑起帘子,看着六月带人护卫上来,将帘子挑开些,仔细看了一会儿,满意的点了点头,小七这些年历经出来了。

    宁皇后放下帘子,转头打量着车厢,素心已经拉开了一只小抽屉,又从小抽屉旁边抽出块上面刻着各式凹槽嵌着红铜扣环的紫檀木板子,翻过来看到折进去的四条腿,拉开,一眼看到厚厚的垫子上四个圆圆的洞,眼睛一亮,忙将四条腿放进去,用力按了按,四声轻而清脆的卡嗒声响起,素心推了推,小桌子已经牢牢的扣在了车厢板上。

    “真是精巧。”素心失声笑道,宁皇后已经打量了一圈,伸手按了按包了棉的车厢四壁,五皇子也看的有意思,挪过去,和素心一起,从车厢四周找抽屉,看着藏的到处都是抽屉,兴奋的笑个不停。

    素心找到了红铜暖窠,茶杯,四五样点心,甚至还有一本书,宁皇后在她身边的车厢壁上摸了摸,按了下摸到的红铜按钮,一只小小的抽屉弹出来,抽屉里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叠本白绣花叠帛帕子,宁皇后拿出一块帕子,抖开,看着帕子四角绣工精致非常的蝶戏牡丹,转了转,看着帕子角上小小的一个篆书桐字。

    宁皇后将余下的帕子也拿出来,一条条看,都有一个桐字,宁皇后抖了抖帕子,伸手挑开车帘,探头看着骑在马上的弟弟,再低头看看帕子,轻轻哼了一声,放下车帘,将帕子收进抽屉,将抽屉推了回去。

    素心已经找的差不多了,倒了杯茶给五皇子,又将点心匣子扣在桌子上,五皇子抿着茶,正和素心说话,“……咱们什么时候能到京城?进京城的时候我要看看城门。”

    “进城的时候天肯定黑了,不过天黑了也能看到城门,城门上挂着好多灯笼。”

    “素心姑姑,京城真有几十个津河码头那么大吗?”

    “不止啊,得有几百个津河码头那么大吧。”

    ……

    宁皇后慢慢往后靠到软软的车厢上,随手抓了个锦垫垫在后面,看着和素心说着话的儿子,很久以前那隐隐的一线生机,终于生根发芽,萌发出希冀,这会儿,这份希冀在她心里舒展开几片枝叶,为了儿子,她要让这份希冀长到枝繁叶茂,长到足以护佑儿子一生平安。

    车外的马蹄声渐渐单调,五皇子已经睡着了,宁皇后也迷迷糊糊似睡非睡。远远的,一声沉闷而遥远的雷声响起,片刻,密集的雨点砸在车上,砸的车顶噼啪乱响。

    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