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46章 一不做二不休

第446章 一不做二不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软香楼上,杜妈妈也在,正和阿萝一起,听多多刚刚打听回来的传言,听说周六来了,连杜妈妈都手一抖,茶碗里的茶洒了一手。

    “小心点侍候,千万别使性子,不是使性子的时候!”杜妈妈下楼前,再次嘱咐阿萝,阿萝点头如捣蒜,“妈妈放心,我知道轻重!”

    周六扶着栏杆,一步一难过的上了楼,进了屋,一屁股堆在软榻上,“多多呢,给我热壶酒,要三十年的女儿红。”

    “快去!”阿萝推了把多多,多多急忙奔下楼,去开三十年的女儿红。

    “你怎么累成这样?”阿萝挪过去,坐到周六身边,仔细看着他的脸色。

    “不想说话,别理我。”周六有气无力的挥着手,他胸口闷的难受极了,又说不出哪儿让他难受,他不想说话。

    阿萝不敢多话了,想了想,轻手轻脚挪到他背后,小心的替他揉起了头。揉了几下,周六舒服的长长吐了口气,头往后靠在阿萝怀里,由着她揉到多多提着满满一银壶热热的三十年陈女儿红上来。

    多多提着大壶往阿萝手里的小酒壶里添酒,阿萝提着小酒壶,往周六杯子里添酒,周六一杯接一杯喝的飞快。

    两三壶酒下去,周六长长打了个酒嗝,阿萝看着已经满脸酒晕的周六,从他手里拿过杯子,“六少爷,我陪你喝吧。”

    “不用你陪。”周六已经有了七八分醉,伸手去夺杯子,眼前杯子乱晃,伸了几回手,也没拿到。

    “六少爷,来,我喂你喝。”阿萝拿了杯茶,送到周六唇边,周六喝了两口,没喝出来是酒还是茶,阿萝又喂了几口,周六伸手推开,一头倒进阿萝怀里,伸手抱住阿萝,头顶在她怀里,放声大哭。

    “阿萝,我姑母死了!姑母最疼我,姑母死了……”周六开始还能说几句,哭到后来,声噎气短,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阿萝大瞪着双眼,搂着周六,动作生硬的一下下拍着他的后背,唉,原来周贵妃死了,还是有人伤心成这样,哭成这样的……

    周六痛哭了一场,心里那股子闷气都哭出来,长长叹了口气,只觉得浑身舒泰,一头歪在阿萝怀里,睡着了。

    …………

    高书江从宫里出来,脸上沉的简直能滴出水,周副枢密脚步轻快的跟上来,晃了几下肩膀,一脸的轻松愉快,“好了,总算定了大局。”

    “你高兴的也太早了。”高书江冷眼斜着周副枢密,“立了太子又能怎么样?本朝定鼎以来,废过几个太子?又死过几个?”

    “高使司多虑了吧。”周副枢密皱起了眉头。

    “多虑?那位五爷,皇上的嫡子,宁远的外甥,明天就会出现在京城,出现在百官面前,出现在皇上面前,多虑?”高书江连声冷笑。

    “皇上最疼太子爷。”周副枢密心里一紧,一阵不安开始从心底渗出来。

    “哈!”高书江失笑摇头,“到现在你还没看清楚?不是皇上最疼四爷,是贵妃最疼四爷和大爷,皇上最疼贵妃,可现在,贵妃死了!被那个蠢货自毁了长城,把自己搭进了高高的围墙里,也把四爷搭进去了!”

    周副枢密脸色微变,“那还不是一样,皇上对娘娘的情份……”

    “人活着有情份,人死了,情份也死了!”高书江的话极其不客气,“周兄,别自欺欺人了,你好好想想,皇上才四十多岁,还是壮年,这后宫,能空几天?就是贵妃在的时候,这后宫也没断过新人!现在贵妃不在了,这后宫有了新人,皇上有了新的心头好,新的宠妃,该怎么办?要是再怀了胎生下皇子呢?皇上身体一向康健,活到五十来岁,嫡子五爷十八九岁,幼子七八岁,活到六十来岁呢?”

    周副枢密听的脸都青了,这话不是危言耸听。

    “那怎么办?”周副枢密心里凉气嗖嗖,下意识的把斗蓬紧了又紧。

    高书江横着周副枢密,“办法倒是有一个,就看你下不下得去手。”

    “高使司请讲!”周副枢密一脸的豁出去了。

    “你们周家,好象替大爷养了不少死士吧。”高书江的声音低寒入骨,周副枢密脸上一僵。

    “宁远人手不多,一不做,二不休,斩草除根!除掉这个嫡子,至少少了一半威胁。”高书江接着道。

    周副枢密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咬牙道:“好!一不做二不休。”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早年大哥几乎倾尽府里银钱,养下的那些死士,一直紧紧握在手里,不许他沾边,他刚刚一直在盘算,这些死士,能不能从大哥手里拿过来,嗯,这样最好,也不用拿了,直接用了就是了。

    …………

    宁远一路疾驰,午正前后到了离宫外,宁远马速不减,围着离宫转了半圈,在护卫营门口勒住马,扬声呵道:“有旨意!”

    统领急急忙忙从屋里出来,宁远也不下马,伸手胳膊,抖开那卷圣旨,送到统领面前,统领伸长脖子看了,皱着眉头,有些迟疑,宁远哼了一声,将圣旨递到他手里,统领干笑几声,拿过圣旨,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目瞪口呆看着宁远。

    宁远伸手拿圣旨塞进怀里,“贵妃娘娘归天了,皇后娘娘得立刻赶回去主持贵妃娘娘的丧葬大礼,开正门,快!”

    他是奉旨而来的天使,必须从正门进出,姐姐和小五,更要堂堂正正的从正门出,从正门进。

    统领一通忙乱,通往宁皇后住处的大门层层推开,宁远纵马而入,大殿门口,宁皇后牵着五皇子,笔直站着,眯着眼睛,看着纵马如飞,穿过层层重门而来的弟弟。

    五皇子看的瞪大了眼睛,轻轻哇了一声,舅舅真是帅极了!

    宁远冲到大殿门口,离台阶还有十来步,纵身从马上跃下,那马扬起前蹄,落下掉个头,往旁边兜去。

    宁远飞掠而上,一头扑到宁皇后面前,曲膝半跪,仰头喊了姐姐,嘴唇哆嗦了几下,一把抱住宁皇后,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