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45章 七和六

第445章 七和六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禁军答的十分爽利,上头没吩咐不让传话,而且他要见主事的人,照例是允许的。

    随国公正站在秦王府正门前,背着手看着工匠将大门砌死,听了禁军的禀报,随国公本来就十分阴沉的脸更加阴沉,厌恶的斜着那名禁军,恨不能踹他一脚,真是多管闲事!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敢见他?他见他能有什么用?

    随国公斜了眼大皇子刚刚进去的侧门,往旁边挪了挪,吩咐工匠,“那边,赶紧砌起来。”

    几个禁军上前,安上门槛,正要关门,大皇子从里面扑出来,凄声狂叫:“舅舅!我有话!舅舅!你过来!你听我说!舅舅!”

    几个禁军手下稍顿,侧头看向随国公,随国公三分厌恶七分惊恐,急急忙忙走的离侧门更远,躲在几个护卫后面,恼怒不已的呵责:“怎么当差的?要是让人跑出来怎么办?这是抗旨!”

    几个禁军一把将大皇子推进去,利落的关了门,锁上,旁边等候的工匠急忙上前,用铁汁将锁灌实,等在旁边的几个瓦工一起上前,叮叮咣咣的用砖将门砌死。

    侧门内,大皇子拼命拍打嘶叫道:“舅舅!求求你!舅舅!看在阿娘的面上,舅舅!舅舅!你这个畜生!你不敢见我?你这个畜生!”

    禁军们面无表情,瓦工们个个紧绷着脸,手里的砖头飞来飞去,砌的飞快,大皇子的声音一点一点被砌进了高墙内。

    王府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渐渐升起的高墙,最初的惊恐已经过去了,高墙内哭声喊声响成一片,夹杂着大皇子嘶哑的已经没有人腔的尖叫怒骂,一幅地狱降临的末日景象。

    桃夭扶着脸色苍白的霍氏,站在窗前,远远看着已经能够看到的、还在往上升起的高墙。

    “王妃。”桃夭看的浑身微微颤抖。

    “没有这墙,咱们也没出过几回大门,砌不砌的,跟咱们有什么相干?”看着高墙,霍氏心里十分平静,除了平静之外,没有她以为的恐惧难过,倒是有几分痛快之意,就象那天她揪着赵氏,把那个贱人扔进湖里之后那样的痛快。

    要死大家一起死,

    …………

    安远侯府,苏子岚在自己院子里不停的转圈,时不时停下来,两个胳膊用力挥几下,再喊两声。一边转了十几二十圈,苏子岚停下,招手叫过站在门口看热闹的小厮,“去看看,侯爷准备好了没有,什么时候出城。”

    小厮答应一声,飞奔而出,很快就飞奔回来,“世子爷,说是侯爷和夫人正准备进宫守灵的东西,不出城了。”

    “什么?”苏子岚重重哼了一声,又转了几圈,叉腰站住,他这满腹激动,得出去散散。

    “我出去走走,夫人要问,就说我一会儿就回来。”苏子岚吩咐一声,大步出门,上了马,走到巷子口,左看看右看看,迟疑不决,去哪儿呢?嗯,去找小七说说话,他这一肚皮的话,也就能跟小七说一说。

    苏子岚勒马直奔墨相府上,他常来常往,不用通传,直奔墨七的小院找墨七说话。

    因为周贵妃暴死这件大事,墨二爷已经替墨七告了假,吩咐他在家呆着,不许随便出门。

    正在院子里无聊的差点学驴叫的墨七见苏子岚来了,大喜过望,一把拉过他,“你听说没有?宫里死人了!”

    “这么大事还能没听说?周贵妃被大爷一碗毒酒灌死了!”一说到这个,苏子岚兴奋的眉毛乱抖。

    “这事……是真的?”墨七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夜雨跟我说,我没敢信!大爷怎么给贵妃灌上毒药了?要灌,他也应该给四爷灌吧?你说,是不是灌错人了?”

    “谁知道!总之贵妃死了,大爷高墙圈禁了,四爷要立太子了,件件都是大事。”苏子岚吸着气。

    “可不都是大事!这下姑夫该高兴了吧?”墨七捅了捅苏子岚。

    “高兴,刚听说时不敢信,后来说是真的,叫着姑姑的名字嚎啕大哭,真是……”苏子岚叹着气。

    “姑姑……你姑姑!是可怜,这事得跟你姑姑说一声,让她泉下有知,好早日瞑目。”

    “本来说是要出城跟姑姑说一声,后来,又说怕宫里传召守灵,就不去了。”苏子岚悻悻然,“人都死了,还这么能祸害人,阿爹也是,告一天病就是了,还是去给姑姑上柱香,说一声这件事更要紧吧。”

    “守灵也传不到你们府上吧?再怎么得宠,也就是个贵妃,能怎么着?你阿爹真是!”墨七也跟着抱怨,“要不,咱们出城去跟你姑姑说一声?反正咱们都闲着,闲着也是闲着。”

    “也是!”苏子岚想了想,可不是,给姑姑上香说一声这事,不见得非得阿爹去,他去不就行了?

    “走!”墨七一提出门就兴奋,两人站起来,穿了厚毛斗蓬,带着小厮长随,直奔城外,去祭告屈死的苏氏去了。

    …………

    周六一夜没睡,先是被阿娘叫醒,让他送太婆进宫,送了太婆回来,阿爹又把他叫过来,吩咐他带着护卫家丁,到东华门守着四爷,要是四爷出来了,一定要守好四爷,寸步不能离。

    他守到天明,也没见四爷出来,回到府里,才知道这一夜闹腾,是因为姑母没了,大爷毒死了姑母,四爷立了太子。

    随国公府上上下下乱成一团,太婆进了宫就没出来,他阿娘和伯母也进宫守着太婆去了,阿爹不知道去了哪儿,伯父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他在府里晃了一圈,心里象塞满了棉花,闷的难受,从府里晃出来,直奔京府衙门,远哥不在,再找到定北侯府,说远哥奉旨出门了,今天不一定回得来,周六呆站了半晌,垂头丧气上了马,骑在马顺着马蹄晃了几条街,吩咐去墨相府上。

    到了墨相府上,门房回说七少爷出去了,周六更加郁闷,难过的差点要哭出来,勉强爬到马上,晃晃悠悠,远远的,一眼看到软香楼,指着远香楼,有气无力的吩咐,去那里,他去找阿萝喝几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