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42章 悟

第442章 悟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智急忙合什答礼,“姜长史安好,还请姜长史稍稍等一等,小僧陪吴老爷……”

    “法师只管去陪这位爷,我自己出去就好!”那位吴老爷听无智称呼长史,知道姜焕璋是官身,忙打断了无智的话,客气之极的将无智让给姜焕璋。

    无智目送吴老爷出了大雄宝殿,这才转身将姜焕璋往里让。“姜长史脸色很不好,今天冷得很,姜长史到客厅喝碗热汤暖一暖吧。”

    “多谢,我没事,青空大和尚在不在?我想见见他,请他指点迷津。”姜焕璋仿佛缓过来一些了,至少没那么失魂落魄了。

    “真是不巧,”无智一脸遗憾,“师父这个月初闭关入定了。”

    姜焕璋呆了呆,一脸失落,闭关入定了,所谓的不想见就没有缘吗?

    “大和尚大概什么时候出关?”姜焕璋勉强问了句。

    “这可没有个准,短的时候,一天半天就出关的有过,长的,半年一年不出关的也有过。”无智一脸抱歉,他真不知道。

    “那……”姜焕璋犹豫了下,“法师带我去抽根签吧。”

    “这里就有签桶。”无智指着放在大雄宝殿一角高桌上的签桶,热情的让着姜焕璋,姜焕璋看了眼签桶问道:“这是多一根的那个签桶?”

    无智一愣,“多一根?哪有什么多一根,大相国寺的签桶都是一样的,哪能多一根。”

    “法师还是带我去那个真签桶,今天在哪位菩萨面前?”姜焕璋看着无智,心平气和,要是一个月前,无智这几句装傻的话,他就要生气了。

    “姜长史这话,我是真不懂,从来没听说寺里有多一根的签桶,要说签桶真假,是有个最早的签桶,总有人觉得那个签桶灵不灵的,其实都一样,求签这事,原本就是心诚则灵,哪个签桶是哪个,我从来分不出来,真要分,大概只有师父能分出来了,可是师父闭关了,要是没闭关,我就跑一趟,问问师父。”

    无智解释的极其诚恳,让人不能不信。

    姜焕璋默然看着无智,幽幽道:“签桶里多一根签的事,还是无智法师告诉我的。”

    无智吓了一跑,“姜长史慎言,哪有这样的事?我真不知道多一根少一根这样的事,我在这大相国寺做了十几年知客僧,头一回听说签还能多一根,阿弥陀佛,姜长史可不好这么说话。”

    姜焕璋长长叹了口气,慢吞吞走到殿角的签桶前,伸手擎了根签出来,无智忙伸头去看,签上一行字黑墨细细:梦中说得是多财,声名云外终虚来,水远山遥难信实……最后一行字,字迹模糊的已经认不出了。

    “擎签这事,真不能全信,以前师父就常说,这就是让世人求个心安的东西,我常常见到不少妇人来擎签,拿出一枝不好,就放回去,再擎,再不好,再放回去,直到求到好签,这才欢天喜地的去了。”

    见这签文实在差的没法回转,无智话风一转,不评签文,只说抽签这件事。

    姜焕璋呆呆的看着签文,面如死灰,无智的话,他听进去了,又没听到。

    从前他并不十分相信这些东西,可现在,他深信不移。

    姜焕璋将签塞到无智手里,转身就往外走,出门时一脚绊在门槛上,踉跄了几步,脚步更加急匆的冲了出去。

    无智拿着那根签,低头看着签文,看到最后一行,用手擦了擦,十分奇怪,这最后一句怎么模糊成这样了?无智走到殿门口,对着光,举起来看了半天,还是没能看清楚最后一行是什么字,犹豫了片刻,转身进来,将签又扔回了签桶。

    姜炮璋一头冲出大相国寺,正在对面喝着碗擂茶的独山看到,急忙放下碗,解了缰绳跟在后面,叫了几声爷,姜焕璋头也没回,独山不叫了,牵着马跟在后面,回到绥宁伯府,姜焕璋直直冲进二门,独山牵着马该干嘛干嘛去了。

    姜焕璋越走越快,几乎一路小跑,冲进后园,沿着湖边,一直冲到那间亭子里,站在亭子中间,慢慢转身看着四周。

    这一回,他没看到从前的繁花似锦,他只看到了眼下的破败,湖里的淤泥不知道积了多少年,九曲桥已经不能走人了,园子里野草丛生,眼睛所及处,都是枯败。

    姜焕璋慢慢退了两步,坐到鹅颈椅上,鹅颈椅发出一阵难听的咯吱噼啪声,仿佛要断了一样。

    姜焕璋垂下头,双手捂着脸,痛苦象寒风一样,从四面八方扑上来。

    他明白她那几句话的意思了。

    她已经不是昨天的她了,他也不是昨天的他,他却混沌无知,直到今天……

    …………

    晋王送走姜焕璋,坐着喝了两杯茶,心情略略平静了,才站起来,往后宅回去。

    晋王妃听晋王庆幸不已的说了大皇子毒死周贵妃,四皇子立了太子这件大事,看着晋王,眼里波光闪闪。

    “王爷有什么打算?”晋王妃轻声问道。

    “嗯?什么打算?”晋王一愣。

    “季天官说的那些事。”见晋王反应不过来,晋王妃只好点明,晋王笑了,“这事啊,还能有什么打算?老四立了太子了。”

    “王爷,”晋王妃伸手握住晋王的手,“贵妃死了,没有人护着四爷了,就算立了太子,王爷,万一,皇上又纳了新欢,又生了皇子呢?皇上才四十几岁。”

    晋王轻轻抽了口凉气,“你说的是,要是皇上纳了新欢……不会再有第二个周贵妃了吧?”

    “那谁知道,就算没有……宁皇后是不是要回宫了?”晋王妃突然想起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轻呼了一声,瞪大眼睛问道。晋王一愣,他没想到这个。

    “我这就让人去打听打听!”晋王妃急忙叫人进来吩咐了。

    “我怎么觉得,好象要乱起来了呢。”晋王喃喃说了句。

    “是要乱起来了。”晋王妃声音很轻,“没有了贵妃娘娘,咱们就不用再怕四爷了,就算他立了太子,说起来,我还没见过宁皇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