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27章 成了精的猫

第427章 成了精的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游廊不远,有脚步声传来,正想着怎么将计就计的四皇子心里一紧,有人来了!要是有人看到他……四皇子急的一身燥汗,要是让人看到他,让老大知道他在这儿……一切都完了!

    怎么办?四皇子转头四看,四下里没有一个能藏身的地方。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四皇子急的一额头汗,正当他准备牙一咬眼一闭,猫着腰撞运气硬冲出去的时候,正殿廊下突然传来一阵惊叫,接着是一片鹦鹉的凄厉尖叫,和一片叮咣乱响,四皇子急忙转过身,冒出一点头往游廊上看。

    隔间门口,内侍正伸长脖子往正殿门口看,大皇子也一步窜出来,带着丝惶恐不安,看向正殿方向,刚取了獾油回来的两个侍女,以及找到湿布的年长女使,也都停了步,转身看向正殿廊下。

    没等她们看清楚,混乱已经从正殿前飞一般漫延过来,几只象是猫,却比一般的猫长大许多的动物忽上忽下窜的飞快,挂满廊下的各色鹦鹉不知道怎么都飞出来了,惊恐乱叫着,到处乱飞,躲避着那些猫的扑杀,或者是晕头涨脑的把自己往那些猫嘴里送。

    廊下的灯笼也掉下来不少,蜡烛点燃了灯笼,一团一团烧的很旺。

    长宁宫的侍女和内侍全都跑出来了,拿沙子或是水灭火的灭火,打猫的打猫,捉鹦鹉的捉鹦鹉。

    这些鹦鹉都是贵妃娘娘的宝贝,重要程度仅次于皇上和两位皇子,要是死了几只,这长宁宫里不知道会搭进去几条人命!

    慌乱之中,一声惊恐的声音又叫起来,“有刺客!快!有刺客!”

    又有灯笼掉下来,乱成一团的长宁宫更加混乱了,大皇子一步窜出隔间,急切的奔向正殿,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奔向正殿,大约是因为刺客两个字刺激了他。

    四皇子呼的站起来,直直的盯着空无一人的隔间,突然一只手撑着栏杆,利落之极的翻上来,两步冲进隔间,一手打开沙吊盖子,一只手飞快的取出怀里的小瓷瓶,将瓷瓶里的东西全数倒进去,拿起沙吊子晃了几下,正要一步退出,又顿住,转身从花盆里摸出大皇子埋的那个瓷瓶,看一眼,左右看了看,将瓷瓶丢在了红泥炉下,窜出隔间,沿着空无一人的廊下,一口气跑出长宁宫,站在院门口,左右看了看,一阵狂奔,进了离长宁宫不远的一间空屋子里,反手关了门,背靠着屋门,气喘如牛。

    大皇子奔到正殿门口,突然反应过来,转身就往回跑,跑的比来时更快,一头扎进隔间,冲到沙吊子前,伸手碰了碰,长长吐出口气,往后跌退了两步,哑着声音叫道:“来人!把药倒出来!”

    喊了两声,无人答应,大皇子抬起头,隔间门口空无一人,大皇子动了动,挪出隔间,指着迎面匆匆跑来的一个侍女,“过来,把娘娘的药倒出来。”

    侍女顿住步,应了一声,却没敢往隔间里进,茶水间以及这个隔间,不是谁都能进去的,侍女左右转头寻找专事煎药的侍女,大皇子看着光曲膝点头就是不动的侍女,一阵恼怒,看看,连她们也觉出来了,她们也开始不拿他当回事,不听他的吩咐了。

    “我的话,你没听到?把娘娘的药倒出来!”大皇子一声厉喝,侍女哆嗦了下,不敢再犹豫,赶紧进屋,垫着垫布端起沙吊子,小心的将药汁倒进旁边红漆托盘上的细瓷碗里。

    侍女倒好药汁,大皇子吩咐她端着,让她走在前面,眼睛盯着那碗冒着热气的汤药,进了长宁殿。

    长宁殿内,周贵妃正气的简直要浑身哆嗦了,“……给我去查,查到底!这宫里哪儿来的野猫?还是个成了精的!我这院子里,连野猫都敢进来了?真是反了天了,都到外面跪着去,养你们有什么用?几只鹦鹉都看不好!给我查,是谁把野猫放进来了?真是反了天了!”

    “阿娘,消消气,药好了,该吃药了。”大皇子站在炕上劝了句,侍女托着托盘,躬身举高,托到大皇子面前,照规矩,这侍候吃药,也就是侍女将药碗递到大皇子手里,大皇子拿起来转给周贵妃,可大皇子却极不愿意去碰那碗药,侍女将托盘托到他面前,大皇子却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半步。

    “你看看这帮没用的东西!几只鹦鹉都看不好,你说说她们还有什么用?这几年我身子骨不好,这宫里就越来越不象话,这样的废物,要搁从前,早就一顿乱棍打死了!真是气死我了。”

    周贵妃看样子真是气的不轻,她最喜欢的一只鹦鹉,被猫咬死了。

    “阿娘,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不值得,你要是觉得不好,发到苦役,再挑好的就是了,不值得生气。”大皇子脾气从未有过的好,耐心的再劝。

    “不是我生气,你看看,多不让人省心,就几只野猫,就能闹成这样,是谁喊的刺客来了?给我查,一件一件都给我查清楚,给我查到底!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们,反了天了你们这是!”

    周贵妃越说越气,大皇子眼角余光瞄着那碗仿佛已经凉了的药汤,示意侍女,“把药拿给娘娘。阿娘,别生气了,跟他们生气不值得,照儿子看,也不用查不查的,都发去做苦役,再挑好的就是了,阿娘,先把药吃了,再不吃就凉了。”

    “说是不生气,怎么不生气?真是气死我了,多好的鹦鹉,跟了我七八年了,生生被她们害死了。”周贵妃心疼的抹起了眼泪,她没别的爱好,就喜欢鹦鹉。

    大皇子侧身坐到炕沿上,指着侍女手里的托盘再次催促,“阿娘,先把药吃了,吃了药再说话,回头我让人多寻几只好鹦鹉给阿娘送来,一只鸟儿罢了,阿娘也别太心疼。”

    “话是这么说。”周贵妃用帕子试着眼泪,伸手端起汤药碗,“你也知道,我最见不得这鸟儿不好,阿娘心软,最见不得那鸟儿雀儿受罪,你看看,她们连几只鸟儿都看不住,让野猫生生给咬死了,我这心里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