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22章 分歧严重啊

第422章 分歧严重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你是……”大皇子总算能说出话了,缓过点神,这才发现,老者一双眼睛就是两个黑洞,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大皇子一声惊叫,吓的上身往后仰。

    “别吓着贵人,快回来。”老者招手,一团亮光飞到老者手里,老者伸手抓住,将亮光塞进怀里,“别怕,小孩子淘气。”

    老者的和气让大皇子吓的飞散的魂魄回来了一点,“你……你……这是天子脚下,百……百邪……百邪……”

    “我可没去天子脚下,是你闯到了我这里。”老者依旧一脸和气的笑,“也算是咱们有缘,让我看看。”老者脸上两只黑洞对着大皇子,片刻,呵呵笑了两声问道:“你刚刚从地藏菩萨面前过来,嗯,我都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大皇子的魂魄又飞回来几片,大着胆子问道。

    “你的过往,未来,命格,气数,一切。”老者脸上的皱纹一起抖动,“怪不得误入我这里,你命星被掩盖,嗯,这是你命格里最大的一道煞,闯得过,从此顺遂平安,君临天下,闯不过,唉,真龙就该归位了。”

    “求老神仙指点!”大皇子听了老者的话,愕然之余,激动无比,不管是鬼是仙,他遇到的,总之不是人。

    “指点什么?你心里不是明明白白?你不是已经拿定主意了?”老者空空的眼洞仿佛真能看到大皇子。

    “老神仙,您说的这煞,是我的至亲血脉吗?”大皇子急急的问道。

    “嗯。”老神仙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老神仙,我该怎么办?这煞……我下不去手……”大皇子泪流满面,“我……”

    “君临天下,为万民之主,要忍多少不能忍的事,唉,忍字头上一把刀,忍得下,那刀就是杀敌的利器,忍不得,下不去手,这刀就落在你头上。也不是什么大事,真龙归位,再世轮回而已。”

    老者说着,抬起手,“你虽说是真龙转世,可此地也不宜久留,我送你回去。”说着,手指一弹,大皇子仿佛看到了一团烟雾腾起,眼前一黑,再睁开眼,他就回到了那条街道上,两个小厮,一个在前面牵着马,一个提着只红灯笼。

    “停!”大皇子一声厉呵,踩着脚蹬从马上站起来,四下张望,周围还是一片黑暗,远远近近的狗叫声时不时响起。

    “刚才你们看到什么了?”大皇子急忙的问小厮,马前面的两个小厮齐齐回头看着他,一脸莫名其妙,“没看到什么,哪有什么?”

    “刚才,就刚才,有几团光,各种颜色,还有个老……老者,都没看到?”大皇子提着颗心,弯下腰,屏着气盯着小厮。

    两个小厮一脸惊恐的看着大皇子,“爷,什么也没有,小的们什么也没看到,小的们就是……就是什么也没看到!”

    大皇子长长舒了口气,慢慢直起腰,坐在马上,随着马步摇来摇去,愣愣的想出了神。

    …………

    散了早朝,和往常一样,晋王眼角瞄着大皇子和四皇子,和他们两个保持着尽可能远的距离,躲躲闪闪往宣德门外走。

    季天官不远不近缀在他后面,一边和同僚说着话,一边用眼角瞄着他,看的一个劲儿的想叹气。

    出了宣德门,季天官紧几步赶上晋王,从背后轻轻拍了他一下,晋王一个机灵,回头见是季天官,松了口气,“是季天官。”

    “是我,有几句话要跟王爷说。”季天官示意晋王往前走,一边走,一边低低道:“王爷,贵妃病了,照理说,你得进宫探望探望……”

    晋王轻轻打了个寒噤,正要说话,季天官抬手示意他等自己说完,他再说话。

    “可贵妃的脾气和别人不一样,王爷真就这么进宫探病,反倒不好。”

    晋王松了口气,季天官忍不住横了他一眼,这也太沉不住气了。

    “不去是不孝,去了又要惹贵妃生气,这件事,就得想办法取个巧,”季天官接着道:“正好,王爷现在正管着宫内过年这件大事,除夕晚上大傩戏的事,如何安排,是一定要当面禀明皇上,得了皇上首肯,才可以的。”

    晋王连连点头,这件事礼部跟他说过,是极其少数几件需要他动动嘴的事。

    “皇上的晚膳必定要在长宁宫里用,就今天傍晚吧,王爷在晚膳前后递牌子请见,只说大傩戏的事,有点急,得赶紧跟皇上禀报,皇上必定会在长宁宫见你,你禀明大傩红的事,再顺便给贵妃问个安,问几句病情,这一场事,就算应付过去了。”

    季天官交待的详细到不能再详细了,晋王迟疑了下,点了点头,他最怕去的,就是长宁宫,回回去长宁宫都没个好。可探病不探病这事,季天官说的对,他不去探病问候,就是他不孝,无论如何,这场事得应付过去,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了。

    “王爷,记着,要是皇上和贵妃在一起,你禀报大傩戏时,一定记着!先是跟贵妃禀报,其次才是跟皇上禀报。”

    季天官接着交待,晋王一个怔神,“嗯?”这是什么意思,他没明白。

    “大傩戏,贵妃也要看的,贵妃心里高兴,夸个好字,皇上必定高兴,必定说好,皇上夸奖了,余下诸人就只能说好,不敢说不好,您这差使,得了贵妃一个好,就能圆圆满满的办出个好字了,记着,首先要贵妃高兴。”

    晋王听的一嘴巴黄边水,讨贵妃高兴,对他来说太难了,贵妃一看到他,就先有了一肚皮的不高兴了……

    “记着,首先是跟贵妃禀报,其次才是皇上。”季天官又交待了一遍,眼看已经走到等在宣德门外的晋王府小厮面前,季天官拱手告辞。

    晋王上了马,心事忡忡的往晋王府回。

    进了府门,姜焕璋照例迎上来,见晋王心事忡忡,立刻想到季天官,忙跟在后面问道:“王爷,今天早朝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