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17章 栽死人头上

第417章 栽死人头上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皇子慢慢转头,斜着皇上和周贵妃,一声没吭,慢慢退后一步,看着众女侍将霍氏抬到旁边矮榻上,再看着女侍们动作飞快的将炕上所有用具全部换过,直看的眼睛眯起,一脸冷笑。

    皇上扶着周贵妃歪在炕上,女侍和太医团团围在炕前,送汤送水送茶打扇诊脉……

    七八个太医轮流诊了一遍,禀报周贵妃虽略受了惊吓,好在已经疏散出来,并无大碍,只要吃几服宁神汤就能好了,皇上松了口气,周贵妃也舒了口气,觉得自己总算又熬过了一关。

    确定周贵妃平安无事,皇上这才转头看了眼霍氏,又转头看了看低眉垂首站在殿角的郑氏,板着脸问侍候的宫人:“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闹出人命来了?”

    四皇子看向郑氏,郑氏低眉垂首站的笃定极了,这件事儿,跟她八杆子打不上,她只管安心看一场热闹。

    大皇子却紧紧盯着周贵妃,怎么回事,这话应该问她吧,她的手段,阿爹难道不知道?没想到,她这手段竟然用到了自己儿子身上,虎毒还不食子呢……

    “说是在后园子里落了水,送王妃和夫人回来的内侍,在殿外候着回话。”宫人曲膝答道,皇上嗯了一声吩咐:“叫进来回话。”

    候在殿外的内侍躬腰垂头进来,跪在地上回话:“回皇上,小的们正在后园当值,听到九曲桥上有人喊救命,赶紧奔过去,过去时,就看到王妃和夫人都在水里,王妃和夫人的丫头在桥上,小的们下湖救起王妃和夫人时,王妃还好,夫人已经不行了。”

    “两个丫头呢?”皇上话音刚落,大皇子突然盯着周贵妃问道:“她们到九曲桥干什么去了?阿娘让她们去九曲桥做什么?一进隆冬,不是不许往九曲桥上去吗?阿娘让她们去九曲桥干什么?”

    “怎么跟你阿娘说话呢?”不等周贵妃答话,皇上脸上已经变了色,厉声训斥大皇了,大皇子梗着脖子,拧开了头不看皇上。

    四皇子瞄着皇上,再看看梗着脖子的大皇子,头一回,皇上训斥老大,他心里没有了喜悦之情,反而酸溜溜十分难受,这就是爱之深,责之切!

    霍氏的丫头桃夭和侧妃赵氏的丫头宝珠一前一后进了长宁殿,跪在皇上面前,桃夭抖个不停,宝珠僵直跪着,眼珠直直的,几乎一动不动,主子们当着她们的面掉进湖里,一个死了,一个离死不远了,她们两个,哪还有活路?

    “怎么回事?说!”大皇子刚才那一嗓子,让皇上心情很不好,语调比刚才严厉了许多。

    桃夭更加害怕,不会把她们凌迟了吧……一想到凌迟,直吓的想哭又不敢哭,憋的两条胳膊抖个不停。

    “说话!”大皇子猛一声喝,呆若僵尸的宝珠突然伏地磕头如捣蒜,桃夭一个机灵,倒不哆嗦了,直直的看着皇上,立刻答道:“是夫人!是夫人……夫人说,要走九曲桥穿过去,夫人说她冷,夫人还说,说要跟王妃说说话,九曲桥上方便说话,王妃就跟着夫人上了九曲桥,夫人在前,王妃在后,后来……”

    桃夭想着王妃揪着夫人扔到湖里时,那幅凶神恶煞一般的模样,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榻上面白气弱、却比刚才好了太多的霍氏。

    “后来怎么样了?”皇上眉头蹙起,“后来,夫人说要和王妃说话,让婢子们离得远点,婢子和宝珠就跟在后头,婢子和宝珠到湖中亭时,看到夫人和王妃停下来说话,婢子离得远,听不到说什么,后来,就看到……看到……”

    桃夭不停的斜着已经不磕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宝珠,期期艾艾,她看到了,宝珠也看到了,就算看不全,也差不多,要是宝珠……

    那自己就咬死说宝珠胡说!

    “夫人推王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象是夫人脚底下滑了,往湖里栽下去,王妃伸手拉她,也掉进去了,婢子们离得远,只好喊救命,求皇上明查。”

    桃夭心横下来,豁出去了,话利落了,人也机灵多了。

    “是这样?”皇上看着宝珠问道,宝珠还是趴在地上,桃夭推了推她,“皇上问你话呢。”

    宝珠慢慢抬起头,目光呆直,她家夫人已经死了,她们这些人,陪夫人出门前,太太发过话,夫人若好,她们自然好,夫人若是不好,她们就是个死字,夫人死了,她也是个死字。

    “这贱婢吓傻了。”周贵妃厌恶的看着目光呆直的宝珠,她最瞧不上这种半点出息也没有的贱婢。

    “还知道个怕字。”皇上的目光从呆傻的宝珠身上移开,上下打量着桃夭,只看的桃夭浑身寒毛竖起,心里一阵绝望涌上来,她要死了!

    “退下!”片刻,皇上带着几分厌烦吩咐道。

    桃夭如蒙大赦,急忙磕了个头,站起来,刚退了半步,又赶紧上前,用力拽起宝珠,拖着她往殿外退出去。

    “敢情是大哥府上闹家务,争风吃醋都争到宫里来了,大哥,你好歹也花点功夫,把你那府里好好理一理,闹成这样,惊着了阿娘不说,这也太丢人了。”四皇子满眼鄙夷的看着大皇子,又斜了皇上和周贵妃一眼,他就是要提醒他们,老大是何等不堪,责之切、寄以厚望?呸!

    “你哪只狗眼看到我府上争风吃醋了?我府上就是争风吃醋了,关你什么事?”大皇子满腔的愤懑正在找可以发泄的出口。

    “大哥这是怎么说话呢?”

    这是长宁殿,阿爹和阿娘都在,四皇子可不怕大皇子,就是不在长宁殿,没在阿爹和阿娘面前,他也不怕他,他什么时候都没怕过他,更没让过他。

    “我是狗眼,那大哥的眼是什么眼?阿爹和阿娘呢?大哥这话……”四皇子正指着皇上和周贵妃,抓着大皇子的话缝要一抓到底,大皇子突然抡起胳膊,重重一拳砸在四皇子那张可恶之极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