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12章 寸步不让

第412章 寸步不让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说是吧,那好……”卫凤娘伸手挽袖子。

    阿萝顿时慌了,“姐姐姐姐!好姐姐,不是不说,是真……真不是不说,我就是在想怎么说,其实真没什么事,就是说了几句闲话,全是闲话,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说!”卫凤娘这个说字里,阿萝听出了一团杀气,顿时身子一矮,立刻开始一五一十的往外倒,“真……都是闲话,四爷好象挺高兴,说今天他特别高兴,说妓女就是会侍候人,他说他府上没有象我这么知情知趣儿的,我就说那是因为我对他有情,有情就有趣,没情就没趣……”

    卫凤娘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大了,这妮子作起死来真是花样百出,照她这话的意思一想,敢情四皇子府里那些女眷,个个都对四皇子无情?真是作得一手好死!

    “后来,四爷又说什么父母之恩,说那个……他父母特别疼他……”阿萝将她和四皇子后面的话,他怎么说,她又怎么说,几乎一句没漏学了一遍。

    卫凤娘听完,瞪着阿萝,好一会儿才吁出口气,“你疯啦?”

    “我也觉得我那会儿肯定是疯了。”阿萝缩着脖子,她可不是疯了!

    “回去吧。”卫凤娘沉着脸,看着前面十来步外的软香楼后门,冲阿萝努了努嘴。

    “凤娘姐姐,”阿萝把自己做的错事都倒光了,心里别提多忐忑了,“我就顺口说了几句实话,是不该说,那个……”

    “回去!”卫凤娘揪起阿萝,紧几步过去,将她扔进后角门,关上门,转身走了。

    阿萝贴着门缝,看着卫凤娘走远了,转身靠在角门上,长长叹了口气,今天晚上,痛快是痛快了,乐也乐了,接下来,等卫凤娘报给宁七爷知道了,大概她就该哭了。

    卫凤娘疾奔回定北侯府,宁远已经沐浴洗漱,正坐在桌子边抄经静心。

    听了卫凤娘的禀报,宁远呆了片刻,噗笑出声,笑了好一会儿,才抬手按着额头,一脸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妮子心里有气,大约是怎么给四皇子添堵,她就怎么说,这一回倒聪明了,句句都让她堵在了正点子上。

    “爷,要不要吩咐她几句,因为之前爷有吩咐,刚才我一句话没敢多说。”卫凤娘躬身请示。

    “不用。”宁远摆手,“她心眼少,又藏不住事,她那边,最多拨一拨,就足够了,别的……”宁远眼睛微眯,“让她凭着心意去做吧,虽说经常坏事,偶尔也有神来之笔。拿一千两银子给她,快过年了,让她添几件新衣服。”

    “是。”卫凤娘答应一声,出去支了银子,立刻就给阿萝送了过去,好让她睡个安稳觉。

    …………

    落了黑,季尚书从衙门里出来,又进了那条黑暗的小巷子,从巷子深处,进了那间茶坊后院,同样的雅间里,晋王带着姜焕璋已经到了。

    季天官进来,姜焕璋起身见礼,晋王没再起来,只欠身抬起半个屁股,冲季天官恭敬致意。

    季天官先给晋王长揖见了礼,又冲姜焕璋拱了拱手算是还了礼,坐到晋王下首,开门见山道:“这次请王爷到这里来,是有几句要紧的话,要跟王爷说一说。”

    “季天官请讲。”晋王颌首欠身,十分恭敬。姜焕璋斜了季天官一眼,低头喝茶。

    “王爷领了办年的差使,不能光低头做事,老实说,宫里过年过了几十年上百年了,什么规矩都是成例,看不看都走不了样,差使这头,王爷不用多管,王爷要多进宫,借着办年,多和皇上禀报,多和贵妃禀报,让皇上和贵妃看到王爷的孝心,这才是这个差使的要紧之处。”

    季天官声音柔和,话说的极其浅显直白,不直白他怕晋王听不懂,或者说懂了装听不懂。

    “有大爷和四爷在,贵妃能看到别人的孝心?”没等晋王答话,姜焕璋先接上了话,“贵妃妒嫉心之强,史上少有,若是按照天官的意思,王爷到贵妃面前表孝心,就怕孝心没表成,倒惹的贵妃厌恶,说不定还要连累了宫里的杨娘娘。”

    季天官顿时沉了脸,姜焕璋错开目光,对着季天官一脸的阴沉,根本不以为然,晋王夹在中间,十分尴尬,干巴巴笑道:“天官说的是,昭华说的也对,天官看?”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贵妃上了年纪,跟从前大不一样。”季天官沉声道。

    “再上了年纪,妒嫉还是妒嫉的。”姜焕璋半分不让,“而且,如今大爷和四爷水火不容,明刀明枪你来我往,这大半年,就没消停过一天,天官让王爷这个时候往宫里跑,跟让王爷往万箭齐发的战场上去有什么分别?这太危险了。”

    “富贵险中求!”季天官恼怒上来了,“就是因为水火不容,才有了今年办年这个差使,要是一切平安祥和,这样站一站就能领到大功劳的差使,能轮到王爷头上?”

    “险中求?有多险?”姜焕璋冷笑,“险到要把王爷的身家性命搭进去吗?人都搭进去了,还求什么?我的意思,第一,有大爷和四爷在,轮不着别人;第二,若是大爷和四爷两败俱伤,那就只能是王爷,且等着看大爷和四爷争到何种程度就行了,为什么要冒什么险?”

    “王爷,”季天官懒得再理会姜焕璋,只看着晋王说话。

    “第一,大爷和四爷在,也不见得轮不着别人;第二,大爷和四爷两败俱伤,还有位五爷呢,王爷别忘了,宁远现在就在京城,从他进了京城,他可从来没闲着过;第三,大爷和四爷两虎相争,谁说非得两败俱伤?若是伤了四爷,大爷民心已失,下一步,只怕就是三王相争,王爷不早早出手,到时候岂不被动?若是伤了大爷,我算着,宁远必定出手,打击四爷,到时候什么局面,还不知道呢,王爷这会儿不站出来先争下一份人气,真到那时候,王爷凭什么和四爷,和五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