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10章 敬业的阿萝

第410章 敬业的阿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萝在二门里下了车,跟着婆子,低眉垂目的往里挪。

    她的客人里,要以令人厌恶程度排行,四皇子绝对排第一,第二远远排在后面,对四皇子望尘莫及。

    不过四皇子是目前为止,宁七爷交待给她的唯一一个任务,就是四皇子比现在再讨厌十倍,她也得用力讨好他。

    暖的有点热的上房里,四皇子领口半敞,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阿萝一进屋,就迎上了四皇子****四溢的目光和光着的一半上身,心里一抽,就知道这次又是和以往每一次一样,一句话不说,一个多余的动作没有,就是扯衣服往里捅!

    阿萝一脸的笑容无可挑剔,一进门先抛媚眼,甩着袖子,动作慢慢的款款见礼,她得争取时间,赶紧武装自己,就当眼前是……季公子?宁七爷?还是宁七爷吧……阿萝在心里喊了句七爷,象妈妈说的那样,用力想象着七爷脱了衣服的样子,七爷的手抚在自己身上感觉……

    她真想来的时候用点药,那药妈妈有,可妈妈说不能用,四皇子不知道,可四皇子身边必定有专门侍候这些的婆子或是内侍,那都是行家,卫凤娘也警告过她,不许自作聪明,要是让周贵妃知道她用了药,那就有了一顿乱棍打死她的理由了。

    “过来!”

    没等阿萝将满肚皮乱七八糟的念想都归到七爷的手抚在她身子上的感觉上来,四皇子就不耐烦了,阿萝脸上的媚笑更浓,只好拧着软软的腰肢,一步抬起,顿一顿,再落下,顿了顿,再抬另一步。

    可再慢也慢不哪儿去,而且门离炕又太近,没等阿萝脑子里宁七爷那只手落下来,四皇子就一把抓住她,将她按倒在炕上,乱揪一气,一边揪,一边喘着气吩咐,“脱了!”

    阿萝一只手拉开腰带,另一只手抚在四皇子胸前,用点力往外推,又不敢很用力让四皇子感觉到,虽说四皇子全幅身心只有一个欲望,根本不理她笑的好看不好看,说了什么话,以及别的什么,阿萝还是努力的让自己笑的更妩媚,竭尽全力的说着话,“四爷今天……天气真好……”

    腰带拉开,阿萝的裙子自己就滑下去了,四皇子连阿萝的上衣脱没脱都不理会了,翻到阿萝身上,直直往里顶,阿萝一个机灵,上身弹起来,把四皇子吓了一跳,阿萝这会儿反应快极了,“四爷,奴家有个新鲜花样儿……”

    阿萝反应快,手底下也快,几下扯开自己的上衣和肚兜,伸手去搂四皇子的脖子,四皇子抬手将她往后推倒,再次往里顶。

    阿萝闭着眼睛,伸手去抱四皇子,抱着他,努力贴着他,整个身体顺着他的力道,让自己少些痛楚,身体努力,心里也努力的想:这是宁七爷,是宁七爷的手,宁七爷的……

    阿萝和努力和绵软仿佛起了点作用,四皇子初始的暴躁渐褪,好象悟过来自己有一整个夜可以享用,不用那么着急。

    阿萝闭着眼睛,身体的努力起了作用,心里的努力也有了点作用,身体渐渐柔软湿润。

    四皇子比以往每次都愉悦,完事后没立刻打发阿萝走,而是心情愉快的和她说起了闲话。

    “怪不得小六总夸你,听说你们妓家从几岁起就学着怎么侍候男人?果然不错,我府里就没有一个象你这么知情知趣儿的。”看起来四皇子对刚才的运动十分满意。

    阿萝总算又闯过一关,可下身还是有些刺痛,本来以为这次也和以往每次一样,完了事他立刻就打发她走,没想到他居然不让她走!阿萝满肚皮怨念里夹杂着丝丝恐惧,要是他兴致又来了怎么办?

    满肚皮的怨念忿然化作心头一片恶意,阿萝抿嘴笑道:“我们学侍候男人,是学着怎么说话,怎么柔媚小意儿,这床第上的事儿,以前师父常说,只一个情字就够了。”

    “嗯?一个情字?这话怎么说?”四皇子惊讶了。

    “四爷觉得我侍候得好,那是因为我对四爷有情,我这心里爱慕四爷,这身子自然也爱慕四爷,是因为有了情,四爷才觉得好呢。”阿萝笑的柔媚极了。

    四皇子脸色有点儿不怎么好了,“那要是没情呢?难道你们妓家跟恩客个个有情?不是笑话儿?”

    “要是没有情,这身子肯定僵硬麻木,照我们师父的话说,男人就会觉得你是块木头,这乐事儿就味同嚼蜡。有情没情的,别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没有情份的,我没留他们过过夜。”阿萝越说越溜。

    四皇子的脸色比刚才更加不好了很多,阿萝瞄着他的脸色,他不高兴,她就高兴了。

    “什么情不情的,****无情戏子无义,你那软香楼上,有银子就能过夜,爷看,你跟银子有情还差不多。”

    “四爷这样的,就是****也爱的啊,银子是好,可银子是银子,人是人,我爱的,是四爷的人。”哄人是阿萝的本行。

    “你这嘴跟抹了蜜一样,爷今天高兴,不跟你计较。”四皇子不知道想到什么,又愉快的眉梢飞起。

    “四爷什么事这么高兴?说给阿萝听听,让阿萝也高兴高兴。”阿萝一脸笑,虽然宁七爷没吩咐,但她觉得她有义务在四皇子这里多打听点事儿。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起来,感念父母之恩,心里高兴。”四皇子一脸得意。

    “谁不知道皇上和娘娘最疼四爷,难道四爷今天才知道?”阿萝顺着四皇子的话说话,四皇子笑起来,“以前也知道,不过,不象这些天看的这么清楚。”

    “爷跟我说说,也教导教导我,这疼不疼的,爷是怎么看出来的?怎么才能看到人心呢?”阿萝接着纠缠。

    四皇子笑起来,“好,爷就教导教导你,比如,同样一件事,她做了,爷看到了是要罚的,要是你做了,”四皇子在阿萝额头上弹了下,“爷就当没看见,不罚你,这就叫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