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05章 困顿和愧疚

第405章 困顿和愧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霍氏见说到这里,大爷还没起脚把她踢飞,心渐渐落回去,话说更加流利,“孙氏先怀了胎,若生下来,就是四爷的长子,郑氏怎么甘心,是她想害了孙氏,让孙氏摔掉这个孩子,孙氏说的清清楚楚。大爷,您说,妾害了孙氏有什么好处?妾害了孙氏,岂不是让四爷恼恨大爷?我有什么好处?对大爷有什么好处?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明明是郑氏下的手,可娘娘……妾不敢说娘娘的不是,娘娘非说是妾害了孙氏,妾不敢辩,可是,真不是妾害了孙氏,大爷……“

    霍氏一边说一看紧盯着大皇子的神情,这一回极其难得,大皇子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起来吧,哭什么?这事没什么稀奇的,这样的事,爷经过的比你多多了,行了,不用说了,爷知道不是你的错,这件事跟你无关。哼!”大皇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声冷哼连着一声冷笑,笑声尖利。

    “爷?”霍氏呆了,大爷今天反常的厉害,“您没事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不过看明白了,她这心偏的只有一个了,你回去歇下吧,我出去走走。”大皇子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霍氏呆站在屋里,好半天回不过神,大爷今天太反常了。

    半个时辰后,头一道信儿飞一般传到宁远耳朵里,大皇子去了大相国寺。

    正在府里犹豫着要不要找某人一起吃腊八粥说说话的宁远,没等六月禀报完,就呼的站了起来。

    大皇子的脾气有点儿象皇上,他的日常相当固定,极少去陌生的地方,大相国寺,是宁远紧盯他这一年来,头一次踏足的地方。

    “……爷吩咐过,只要大爷去了以前没去过的地方,就立刻禀报您……”

    “做得对!”宁远打断六月的解释,“盯紧!在大相国寺……一刻钟报一趟,叫上卫凤娘,千万不能让他察觉,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见了什么,神情如何,越细越好,快去!”

    六月见宁远如此重视,不由兴奋起来,压住兴奋答应一声,几步退出,叫了卫凤娘,直奔大相国寺。

    大相国寺的线报一刻钟过来一趟。大皇子进了寺,没理知客僧无智,青空大和尚迎出来了,大皇子没和他说话,也没让他陪。

    大皇子进了大雄宝殿,看了一圈,又进了观音殿;

    又出来了,进了地藏殿,大皇子在地藏菩萨面前站了一刻钟了;

    大皇子坐在地藏菩萨面前,一直看着地藏菩萨,不看了,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还坐着,还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大皇子在地藏菩萨面前坐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站起来,要了香,给地藏菩萨上了香,念念有词祈告了小半刻钟,神情好象有些激愤……

    大皇子出了大相国寺,去一趟宣德门,在宣德门前站了小半刻钟;

    大皇子回府了。

    大皇子回了府,宁远在屋里转着圈,兴奋的毫无睡意。

    大皇子从来没进过寺庙……这话不太对,应该说,从来没主动进过寺庙,以往去,要么是家国大礼,要么奉命尽孝心,只有这次,是随着他自己的心意去的。

    他为什么要去大相国寺?

    福伯说过,世间凡人在什么时候最想求神佛?困顿和愧疚的时候。大皇子肯定是个凡人,他去大相国寺,是困顿,还是愧疚?

    兼而有之?

    困顿,他现在的困顿是看得到的,可他的困顿不是一天两天了……是了,以前他的困顿人人都能看到,可他却意识不到,或者说,他不想意识到,不想承认,现在,他不得不意识到,不得不承认了,出什么事了?

    意识到困顿,正面困顿,然后呢?会怎么样?自己会怎么样?

    他哪能跟自己比?那他这样的蠢货会怎么样?

    宁远竖着一根手指不停的敲着额头,来来回回的踱步,会怎么样?大皇子的脾气,肯定不会就此罢休顺天应命,或者束手放弃,那么……他下了决心,要杀掉对手了?他已经杀过一次,也许不止一次,为什么这一次……

    是了,上一次时,自己还没紧盯他的一举一动,也许那一次之前,他也这样深夜进到大相国寺,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大皇子是个急脾气,拿定了主意,肯定等不了几天,年里年外确实有很多机会……

    “六月!”宁远一声高喝,六月应声而进。

    “听着,盯死大爷,但凡有一星半点不一样,立刻禀报,不管什么时候!”宁远声音严厉凝重,六月心神一凛,垂手答应。

    大皇子府,侧妃赵氏听说大皇子神情平和,安安然然出府走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看清楚了?霍贱人跪在地上?又哭又说?是说的今天这事?”

    “是,婢子特意靠近了些,听到了一句两句,确实说的今天的事,怕爷发觉,小的听了一句两句,知道是今天的事,就赶紧退后了。”婆子恭敬答道。

    “爷没发脾气?怎么可能?”大皇子的脾气,赵氏甚至比霍氏更清楚几分。

    “是,爷一直很平和,后头,”婆子顿了顿,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好象还笑了笑,后来就出府了,王妃看起来很高兴。”

    “贱人!”赵氏气的头痛,“她肯定没说就是她把水洒在地上,滑倒了孙氏,姓孙的也是个贱人!大爷没发脾气?哼,还不知道她怎么跟大爷说的呢!不能便宜了这个贱人,去,让人看着,大爷回来立刻禀报……算了,还是我过去等着吧,我一定要告诉大爷,霍贱人做的这件蠢事,她想害死大爷,我一定要让她不死也得脱层皮!”

    赵氏穿了斗蓬,带着丫头婆子,直奔离二门最近的暖阁,伸长脖子等大皇子回来,她一定要告的霍贱人厚厚脱一层皮!

    赵氏有心腹,霍氏也有心腹,赵氏刚出了自己院子,就有人跟霍氏禀报,听说赵氏坐在离二门最近的暖阁里,一幅要长等下去的架势,霍氏一听就明白了,赵氏一定是见她好好儿的,不甘心,要等大爷回来告状,要害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