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99章 猞猁和猫

第399章 猞猁和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见过猞猁吧?长的象猫,极其凶猛,要是女人是猫的话,那长公主就是猞猁,混在猫堆里,看着象猫,其实不是猫。”宁远又打了个比方。

    李桐听的目瞪口呆,直瞪着宁远。

    宁远摊着手,“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咱们两个,一向实话实说,说真心话,我一直没觉得长公主能嫁人,这就象你能养只猫逗逗玩玩,可没人养猞猁逗着玩儿,对吧?所以,我的意思是说……你别这么看着我行不行?你这么看着我,我……”

    “你这话的意思,既然你没把长公主当女人,那你就能对她下手了对不对?”李桐的反应快而准确。

    “你想哪儿去了,我哪敢对她下手?”宁远一脸冤枉,“我干嘛要对她下手?我犯不着惹一只成精的猞猁……那个啥,我的意思是,长公主那里,也就你能说得上话,你是个明白人,你得告诉她,不是个女人,就别总把自己当女人,多难受?猞猁就是猞猁,成不了猫,该干嘛就得干嘛,我要说的是这个。”

    李桐斜着宁远,一言不发,她就知道他拿了这包糖,后头肯定跟着大钩子!

    宁远迎着李桐的目光,一会儿功夫就开始左右躲闪,“得让那只猞猁知道她不是猫,这不也是你的意思?大家殊途同归。”

    李桐站起来,理也没理宁远,径直往回走,宁远跟在后面,“唉!怎么又这样,别说走就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好吧,算了,天不早了,那我告辞了,你慢走。”

    宁远对着空空的月洞门挥着手。

    …………

    第二天,李桐比往常早到了一刻多钟,福安长公主已经到了,穿着件银灰绸面灰鼠里裙子,一件深桃红小袄,双手搭在扶手椅上,脚翘在茶桌上,出神的看着窗户。

    李桐走到她面前,仔细打量她,至少看起来还算平和,只是有些憔悴。

    “挡过去了?”李桐在福安长公主对面坐下,问了句。

    “嗯。”福安长公主明显不愿意多说,李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将椅子挪了挪,靠近茶桌,开始沏茶。

    “紫藤山庄有个厨娘,叫小悠,”李桐一边焙着茶,一边说起了小悠,“小悠四五岁上,就跟在她娘后面打杂学厨艺,她很有天赋,到七八岁时,就做的一手好茶饭,十七八岁的时候,她娘一病没了,小悠就接着她娘,进了班楼做厨娘,一年能挣上百两银子。”

    福安长公主移回目光,看着李桐。

    “小悠定过亲,是青梅竹马的邻居,后来男方悔了婚,小悠是个很不寻常的姑娘,她娘死后,她就打定主意,这辈子不准备再嫁人了。她说她不喜欢小孩子,不喜欢侍候男人,也不喜欢做家务,不喜欢在公婆面前立规矩陪小意,更不喜欢家长里短成天说嘴烦心,她就觉得天天忙着做各种各样好吃的,和大家说说笑笑,收了工愿意热闹就和大家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累了就回屋一头倒下,这样的日子最好最开心,她就要这样过一辈子。”

    李桐沏好了一杯茶,放到长公主面前。

    “头两年还好,虽说总有好事儿的给她说亲,她回了也就回了,没什么事,再往后,她过了二十,各种闲话儿就出来了,班楼里还好,有几个生了心的,也不过是缠着她送这送那,成天凑到她眼前讨好,动动嘴还不敢动手,可外面的人胆子就大了,有一回,有个无赖竟躲在她屋里,想先奸后娶,这事儿之后没多久,我阿娘就把她叫进家里,专门给我做茶饭点心。”

    长公主慢慢啜着茶,李桐抬头看了她一眼,接着道:“小悠进府有两三年了,日子过的很快活,我们家里的小丫头,象小悠这样不愿意嫁人的,还有一两个,阿娘从来不强逼她们嫁人,不愿意嫁就不嫁,小悠前儿和我说,她这辈子也不会离开李家,阿娘在她就跟着阿娘,阿娘不在了,她就跟着我,侍候我一辈子。”

    李桐看着福安长公主,“小悠要是还在班楼,现在,她要么被逼嫁人,认了命,要是不认命,大概早就死了,是阿娘庇佑了她,李家给了她一片安身之处。”

    福安长公主脸色有几分苍白。

    “宁远身边有位功夫极好的仆妇,叫卫凤娘,她也是立志一辈子不嫁人的,她就算没在宁七爷身边侍候,大约也没人敢逼她,她功夫好,没几个男人能打得过她。你看,世俗之下,要想不嫁人,总得有点依恃,要么有人护着你,要么,你得能护得住自己。”

    福安长公主靠在椅背上,目无焦距的看着那扇半开的窗,李桐看了她一会儿,也不说话了。屋里静的只有银壶里的水还在咕嘟咕嘟的响。

    “小悠的庇佑所,一座紫藤山庄就够了,我呢?”杯子里的茶凉透了,福安长公主将杯子轻轻放到茶案上,声音清泠不似平时。李桐抬头看着她。

    “这座京城?你和你阿娘能庇佑小悠,这天下谁能庇佑我?”福安长公主的下巴一点点抬起,“除了我自己。”

    李桐伸手拿过杯子,倒了凉茶,从茶海中又取了只干净杯子,擦干,放茶粉,沏茶。

    “我林念真生而不凡,我是阿爹最心爱的孩子,我是这帝国最尊贵的公主,老娘怎么就不能凭着自己心意活着了?”

    福安长公主猛一巴掌拍在茶案上,震的茶托上的杯盏叮咣一阵乱响,李桐手里的银壶一歪,热水浇了半桌子。

    福安长公主一巴掌下去,人已经站起来,几步冲到窗前,伸手将窗户推的大开,李桐扭过身,看了一会儿才站起来,拿干净帕子过来,清理茶案。

    福安长公主站了一会儿,转身回来,看着已经重新沏好茶的李桐,一脸冷意,“树欲静而风不止,她们难道以为我跟她们一样,动起来也就是个泼妇打架?”

    李桐觉得后背隐隐有一层寒意袭来,回头看到敞开的窗户,起身去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