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97章 夜访

第397章 夜访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心里纷乱无比,东想一想,西想一想,越想越心烦。

    “姑娘,那位卫娘子……”水莲掀帘进来,话没说完,卫凤娘从水莲肩膀上探出半个头,“是我,我们七爷来了,有事跟您说。”

    李桐一下子从炕上跳下来,“赶紧,穿衣服!”

    周家这样逼亲长公主,这事说不定就和宁远脱不开关系,他肯定知道不少事!

    水莲急忙抱了衣服过来,动作极快的给李桐穿戴好,绾了头发,将斗蓬给她穿上,刚走到门口,卫凤娘一脚踩在门槛外,回头道:“外面起风了,冷,把斗蓬帽子戴上。”

    跟在后面的水莲急忙掂脚将帽子拉起,搭在李桐头上,李桐拉了拉,裹紧了,跟着卫凤娘出来。

    李家在京城的宅子不大,李桐居住的这间小院没有小花园,不象紫藤山庄那样方便。

    “我们爷在西角门门房里,姑娘看?”卫凤娘看着李桐问道。

    “就在那里吧。”

    西角门自从张太太搬到紫藤山庄陪女儿起,就锁上没再开启过,不用人值守,两间门房也就一直空着。西角门离李桐的院子最近,又十分僻静,确实非常适合这种不足为外人道的见面。

    见李桐走近,宁远从门房里出来,李桐越过他进了门房,“在屋里说话吧。”

    外面月光微弱,门房黑的离伸手不见五指差不太多,进了屋,李桐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宁远的目力明显比李桐好太多了,搬了把椅子放到她能感觉到的地方,“坐吧,擦过了,干净的。”

    “这两间屋子虽然锁了,隔一天也要打扫一遍的。”李桐接了句,这屋里的东西,不擦也是干净的。

    黑暗中,李桐看不到宁远的神情,只听到他搬动椅子的声音,隐约中,感觉他坐到了她对面,好象很近。

    “长公主今天早上被召进宫了。”李桐直入正题。

    “我听说了。”

    “随国公府逼婚,你做的手脚?”李桐声气里透着不善。

    宁远看着她,话就谨慎了,“不能算,我够不到随国公府里去,我只是问了周六少爷几句,长公主明年嫁不出去,后年再嫁,可就是三十多岁才嫁人了。”

    李桐坐的笔直,果然和他有关,果然和自己有关,果然……

    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万一因为她的伸手,因为宁远的挑唆,那场吞金的悲剧提前了呢?

    “长公主不会有事的。”见李桐直直的端坐着,一言不发,宁远心里有几分忐忑,不由放柔了声音宽慰道。

    “你不懂!”李桐的声音隐隐透着急切和尖利,她推了一把,可要是长公主不象她想的那样,一步冲前,而是心灰意冷以死逃之呢?

    “你听我说,”宁远有些意外,她一向冷静的让他都觉得过了份,这次这么激动急切,他意外之余,又有几分说不上来的心软。

    “召长公主进宫,肯定是让她挑个人点个头,长公主今年快三十了,太后从她十四五岁就开始替她挑人家,这样的事,她不知道应付过多少回了,她太知道怎么应付这种事,你不用担心她。”

    可这一次跟从前不一样!

    李桐紧紧抿着嘴,一言不发。她有点后悔了,不该和他说长公主的弱点,她对他好象有一种莫名的信任,这是一份不该有的,而且过于浓厚的信任。

    他是要做大事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大事,所有的人,所有的事,能利用的,他都会利用,否则他就得粉身碎骨。

    他没有错,她不该信任他。

    宁远仿佛感受到了李桐身上不同于以往的气息,感受到了她的疏离和警惕。

    “宫里,我没有办法,不是不帮……”宁远不知道这份改变从何而起,凭着直觉,下意识的解释道。

    “不用。”李桐简短的答了两个字,他如果有办法,也许会更糟。

    “你不用担心。”宁远更加不安,想开个玩笑舒缓下:“能有什么事?大不了挑个人嫁了,好就好,不好……”

    李桐被宁远这句玩笑说的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站起来,大步出了门房,连走带跑往回走。

    宁远紧跟在后面出来,追了几步,怔怔的看着很快就没入夜色中的李桐,呆站了好一会儿,心里的不安一点点浓起来,直到浓的象今晚的夜色。

    宁远出了角门,也不骑马,低头看着脚下的青石板,出了巷子,看着还算热闹的街道,吩咐卫凤娘,“去看看周六在哪儿,睡了没有。”

    “是。”卫凤娘退入黑暗。

    宁远带着丝隐隐约约的寥落,低着头,甩着袖子,从一盏盏随风摇曳的大红灯笼下走过,时而光亮,时而黑暗。

    第二天,李桐,李信和文二爷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文二爷宽慰已经显的有几分憔悴的李桐,“姑娘,别担心,没有信儿,就是最好的信儿,有了信儿反倒不好,长公主肯定没事儿,我看,也就明后天,长公主肯定就能回宝林庵外的别庄里去了。”

    “是啊,没有信儿就是好信儿。”李信跟在文二爷后面,干巴巴的安慰道,安慰人的事儿,他不太擅长。

    “我没事。”李桐说着没事,笑容却有些勉强。她最怕的,不是有事没事,而是长公主的脾气,她怕宫里逼的急了,长公主会象上一回那样,把那份狠厉都用在了自己身上。

    除了害怕,还有份自责和茫然,她不知道她是在帮长公主,还是在害她……

    “姑娘,”文二爷看着李桐,又抬头看了李信一眼,“有几句话,得跟姑娘说说。”

    “二爷请讲。”李桐微微欠身。

    “这几天,我和大爷一直在外面,留心长公主嫁不嫁人这件事,市井坊间就不说了,搁他们眼里,不嫁人那简直就是疯了,大相国寺一带,还有国子监一带的士子,提起长公主不嫁人,都觉得长公主必是受到了周家的胁迫,胁迫她嫁给他们想让她嫁的人,或是胁迫她,不让她嫁她想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