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92章 直面

第392章 直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福安长公主紧紧抿着嘴,李桐叹了口气,“你跟我还不一样,我的事能熬,你的事熬不过去,偏偏我脱身了,你脱不得身。”

    “你先回去吧。”福安长公主冷声说了句,站起来就往后面走。

    李桐看着她的背影,低头沉默了片刻,将碾好的茶粉放进杯子,沏了杯茶,慢慢抿完了,这才站起来,出门回去紫藤山庄。

    第二天一早,李桐刚在宝林庵外下了车,道生师太迎出来,“李居士,长公主让人传了话,说皇上遣了人来,请她进宫说说话儿,她一早就奉旨进宫了。”

    李桐的心猛的往下一沉,“什么时候走的?”道生师太摇了摇头。

    “那什么时候派人来传的信?”

    “至少半个时辰前了。”道生师太看着李桐,好象想说什么,却又垂下眼皮,双手合什微微颌首,转身进去了。

    “去别庄。”李桐上车吩咐大乔,大乔赶着车,直奔别庄。

    别庄大门紧闭,离了一射之地,李桐看着紧闭的别庄大门,吩咐去上次去过的角门。

    看这扇门是没有用的,她印象中,这间别庄的大门一直这么紧紧关着,也不知道开过没有,福安长公主进出,一向只走角门。

    李桐站在角门外,看着水莲拍了半天门,角门内还是静寂一片,水莲手都拍痛了,回头看向李桐,李桐耷拉着肩膀,转身上车,水莲急忙跟在后面上了车,大乔赶着车,往紫藤山庄回去。

    紫藤山庄门口,姜焕璋背着一只手,后背后挺的笔直,站在紫藤架下,紫藤架外,独山牵着马,掂着脚尖,徒劳的想往紫藤山庄里面看进去。

    “姑娘,姜家大爷在咱们山庄门口站着呢。”车子刚弯进笔直通往紫藤山庄的大车路,大乔就看到了姜焕璋和独山,急忙勒住马,用马鞭捅了捅车厢板禀报道。

    大乔勒马勒的太急,李桐在车厢里被晃的上身往前冲,忙伸手按在车厢板上,一把拉住就要掀帘往外看的水莲,“不用勒马,不用看,不管他,咱们回咱们的。”

    “是。”大乔一想也是,不相干的人了,管他干什么?这么一想,大乔有几分羞愧,差点丢了姑娘的脸,大乔赶紧甩起鞭子,摆出一幅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赶着两匹马不急不缓的往紫藤山庄回去。

    姜焕璋听到动静,转过身,看着端坐在车前甩着鞭子的大乔,和大乔身后那辆靛蓝绸围子的大车。

    大车从姜焕璋旁边经过,径直进了侧门,姜焕璋看着车子进了侧门,抖了抖斗蓬,上了台阶,拍响门环,看着从门缝里露出半张脸的门房,“跟你家大姑娘说,我要见她,有几句话要问她。”

    门房犹豫了下,客气答道:“请稍候。”

    李桐一路上都在翻来覆去想着福安长公主突然被召进宫这件事,担忧的心里七上八下没片刻安宁,听了门房的传话,头也不回的吩咐道:“告诉他,我见他不便,要见就请他去见大爷。”

    “大爷没在府里,昨天进城会文,说是明天才回来。”门房跟在李桐后面答道,李桐顿住步,水莲跟在后面建议:“太太在家,让太太见见他吧?要不就说不见,姑娘现在不好再见他。”

    李桐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往离二门最近的暖阁过去,“请他进来吧。”

    “姑娘,你真要见他?他……要不我去请二爷?让二爷跟姑娘一起见他……”水莲有几分慌乱,她对这位从前的姑爷,到现在,心里还是很有几分惧意。

    “不用。”李桐打断了水莲的话,“别担心,没什么事,这事我想到了,我以为他一回到京城就会来,没想到拖到现在。”

    “那我陪着姑娘。”水莲紧紧跟在李桐后面,真有什么事,她就挡在姑娘前面!

    李桐刚进暖阁,姜焕璋也到了,进了暖阁,没看李桐,先转身打量着暖阁,走到暖阁南边窗户前,伸手推开了窗户,“这间暖阁南窗外的景色最好,一年四季都能入画。”

    水莲愕然看着姜焕璋,他怎么知道这间暖阁南窗外景色最好?他来过紫藤山庄?不可能啊?他来过,她不可能不知道!

    “你到外面等着。”李桐见姜焕璋这样作派,转头吩咐水莲,水莲看看李桐,又看看姜焕璋,不敢答应。

    “没事,去吧。”李桐再次吩咐,水莲只好往外退,“是,那我……我去给……我去沏茶!”

    姜焕璋回头,斜着退出暖阁的水莲,他记得这个短命的丫头。

    “有什么话,说吧。”李桐站在椅子旁,没有坐下的意思,姜焕璋也没有坐下的意思,直视着李桐,“曲氏和婚约,是你布的局?”

    “不是。”李桐的回答简洁而干脆,姜焕璋一怔,随即失笑,“是了,你最擅长说谎不认帐,从前几十年里,你一直这样,明明是你做的,你也敢这样直视着我,说:不是!”

    李桐目光里满溢着淡漠,渗杂着无数疲倦,她说不是的时候,都是不是,从来没有过是。

    不过,这会儿,她没有任何解释的欲望,她跟他,连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更不想再看到他,哪怕一眼,他是她已经甩在身后,只愿永远不用再见的东西。

    “还有别的话要说吗?”李桐冷淡的再问了句。

    “当然有,我问你,我姜焕璋哪儿对不起你?姜家哪儿对不起你?”姜焕璋满腔愤懑,都是她,搅乱了他这一生本该顺利高飞的开始,都是她,他还魂回来,步步艰难,身陷困境,都是因为她!因为她设计了他!

    李桐无声而笑,他的话,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更无从答起,她知道他不是装傻,他真的觉得他对她恩比天高,义比山重。

    这真是个笑不出来的笑话儿。

    “姜世子言重了,姜家和曲家有婚约在先,这是令尊亲自定下的,曲姑娘父亡母病,与理与情,姜家都应该重续前约,迎曲姑娘嫁进姜家,曲姑娘书香门第,必定和你琴瑟和鸣,举案齐眉。”